[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吕耿松和奥运/陈永和
(博讯2008年07月31日发表)

    
    浙江民主人士和异议作家吕耿松已经失去自由快一年了,也许他已经习惯了监狱生涯,他的家人也接受了这个悲剧性的事实,而那些同情吕耿松的朋友们,则不断的被新的人权灾难比如胡佳案,黄崎案,杜导斌案件等透支愤怒,他们对吕耿松也已经爱莫能助,接受现实。一个骇人听闻的现代文字狱已经成功的被专制体制转化为一个阴郁的记忆。
     (博讯 boxun.com)

    不过,在奥运这场承载专制体制癫狂和最后荣耀的盛典即将拉开帷幕的时候,在庸俗的奥运宣传几乎要窒息我们的时候,在我们需要追问我们到底身在哪里的时候。重新阅读吕耿松的文章以及吕案的判决书也许能给我们一点点指引:狰狞依旧是这个体制的基本面貌。对这种处境把握的越清晰,会让我们越痛苦,也会让我们感觉到越有力量,一个极尽奢华的奥运盛世未必能抵挡的过一个普通个体的内心坚持。没有了信仰和道义,中共将无时无刻不感受到虚弱和无力,以致他们紧张到有些歇斯底里,几乎要与所有民众为敌,奥运到来之际,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庞大集团惶恐不安到了可笑的地步。而吕耿松虽然身陷囹圄,受尽折磨,但是风骨自在。 在道义法庭上,他不必开口,不用诉说,输赢立现,因为他的对手的每一个表达,每一个行为都是在自己傓自己的嘴巴,那是天下人都看得见的一件丑闻。吕耿松的判决书本身就是专制体制自证其耻的一个历史文本:
    
    “吕耿松发表了《民主西进—有感于陈水扁唱国歌》《六四与中国军队---再论军队国家化》《“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自 耳光》, 《论国家及其国家化》,《公安部还是私安部---论警察国家化》,《关于民运与维权的思考》《陈树庆是如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独裁白皮书》,《从萧利彬事件看中国的“多党合作制”》,《从杭州郊区农村的选举看温家宝的“直接选举条件不成熟”》,《论中国当代黑社会的社会基础》,《评中共新政改提纲》《中国武警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再论警察国家化》,《中国最大的特务组织---政法委》
    二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吕耿松采用在网上发表文章,以造谣,诽谤等方式,向公众煽动颠覆我国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其行为已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依法应予惩处。”
    
    在言论自由作为公民最基本权利已经写入宪法这么多年之后,这种公开践踏宪法权威,违背现代文明基本理念的判决书也只有共产党有勇气做。无耻者无畏,信哉斯言!
    
    表面看来,判决吕耿松这一丑剧已经落幕,这幕丑剧的背后导演,前台演戏的主,干活的跑龙套的,包括那些木偶般任人拿捏的检察官,法官们,似乎都可以松一口气了,大家合力干了一件漂亮的脏活之后,总会有点烦恼,有点良心不安,现在丑剧落幕了,他们可以逃离人性和道义的聚光灯,返回到他们平时的社会角色。不过,当他们参与了对一个公民基本权利的谋杀之后,他们可能永远无法洗脱他们曾经沾染的污迹。
    
    更重要的是,这个专制体制本身撕去了面纱,奥运本身让其狰狞面貌丝缕逼显,好端端的一场奥运会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极权主义的性奴。当奢华和伪善以国家的名义四处张扬的时候,当北京奥运变成全国总动员,继而变成一场以普通民众为潜在敌人的人民战争的时候,这就意味着这个体制已经站在了所有公民的对立面,专制主义的没落也在那一刻注定。奥运带来的这些“荣耀”只不过是极权主义的回光返照而已。
    
    也就在这个意义上,吕耿松和奥运发生了关联,一个维护人类基本价值的作家成为了国家敌人,一个弘扬人类尊严的运动会成为了国家秀场,但是那些背后操控者忘记了一点:人性和道义的力量。他们可以监禁吕耿松,强暴奥运,可是人性和道义却已经不在他们这一边。
    
    因此,让无耻者继续无耻,让那些丑陋的遮丑,让选择忘记的人忘记,而那些选择承担的,将选择见证专制体制的崩塌。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7/20080731092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