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孙文广:“卖国”后我成了“强奸犯”
(博讯2008年06月26日发表)

    孙文广更多文章请看孙文广专栏
    
     孙文广:“卖国”后我成了“强奸犯” (博讯 boxun.com)

    昨(6月24日)晚约十点,我接到电话,对方问:你是孙文广教授吗?答:我是孙文广,你是谁?对方说他是香港记者,想见我。我问:你是香港哪一家报纸的?他不正面回答,只说很想见面和我谈谈。我说,现在不太方便,并问他在济南呆几天?现在哪里?他说,在山大东面一个什么“洗浴中心”,并说明天一早就回香港。我感到其中有诈,于是说,太晚了,我不会去。他说要到我家来,我说,已经很晚了不方便,不要见面了。他最后说,你就是不想见是吧?你等着吧,小心点。
    我刚躺下睡了一会儿,老伴气呼呼的到我这边,问我刚才听到有人砸门吗?我说睡着了没听到。她说,刚才来了一男一女,砸咱家的门,我问他们找谁,他们说,找孙教授,问找他有什么事,他们说,是记者,要找孙教授,还说通过电话了,孙教授让来的。他们死缠着要进屋,我老伴不开铁门,那个男的就拿出一个小喷雾器朝我老伴喷去。我老伴关上门。那一男一女随后跑了。老伴从窗上看到后面还有几个人。
    我们开了门出去看,发现在一楼二楼的过道上,有他们用油漆喷在墙上的大字“卖国”“强奸犯孙文广”“流氓孙文广”,在一楼、二楼之间的粉墙上,还用铁器划出“吓死你”,旁边画了一个骷髅头。在单元前面写了“孙流氓”三个字。
    这些属于侮辱和诽谤行为,我建议济南警方严肃查处在山东大学教工宿舍内发生的这次违法行为。嫌疑人的笔迹还在,昨天晚上给我打来的电话是0831-80685148,我想寻找录音对警方来说也很容易,根据语音、书写的笔迹查找涉案人员,我想并不困难。
    中国警方历来对“反革命案”“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的侦破效率都是非常之高,我希望对发生在山东大学教工宿舍之内的侮辱诽谤行为,也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向受害人做出一个交待。使在山东大学教工宿舍中的人身安全有所保障。
    
    这件事使我想起了“文革”,当时把侮辱诽谤我的大字报贴到了山东大学物理楼,贴到校园,最后贴到了我宿舍,贴到宿舍的床上,当时我的罪名是“反革命”。时过境迁四十多年,现在又发生了类似的情况,只不过把“反革命”变成了“卖国”,变成了“强奸犯”,把大字报变成了用油漆枪喷射到墙上,相当牢固,不像大字报那么容易撕掉,这也为警方侦破案件提供了方便。
    尽管我对北京奥运兴趣已经不大,本人希望,在奥运召开之前,我还是相信有人为了迎奥运,会在行动上做一些缓和行动,为奥运营造良好的气氛。现在的很多事实,使我感到有人讲“和谐”,只是让异议人士“和谐”,而他们自己却可以胡作非为,无法无天。六月三号,我被警方拘押十个小时,不准我去北京。六月十一号,我家电脑被抄走,至今未归还,六月25号,我在家中受到了侮辱、诽谤。
    从2005年我被剥夺了出境探亲权,至今已经三年不放行。
    在这之前,我接受海外媒体的采访,也写了文章批评狭隘民族主义,在网上被骂成“卖国贼”“汉奸”“反华”,昨天又把“卖国”的大字用油枪喷到了我家的门口。如果维持现在这种治安状况、人权状况,我想要举办一个成功的胜利的奥运是很难的。国际友人会根据中国的治安情况人权状况,决定会否到北京来冒险。
    昨晚我老伴给山东大学公安处打电话报警,今早我又多次拔打“110”报警,派出所长很快过来了。
    希望中国当局,先从小事做起,把74岁的孙文广在家中住所里受到侮辱诽谤侦办清楚。向世人说明,中国警方还有没有能力维护退休老教师在大学宿舍里的人身安全。否则,是很难使人相信中国存在良好的社会秩序。
    2008年6月26日于山东大学(0531-88365021 13655317356)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6/20080626145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