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给黄琦等被绑架朋友的呼吁/田永德
(博讯2008年06月13日发表)

     6月10号晚上,朋友告诉我,黄琦失踪了,具体地说是被绑架了。因为天网的其他义工被警告不许说出真相,无法证实,所以我虽然着急,但也不敢把消息报道出来。今天,我在网上看到了刘正有先生的文章,证实了他和蒲飞等朋友的失踪,便写下了这些文字,一是为我的朋友们说句公道话,二是抗议四川当局的无耻行径,为他和朋友们呼吁。
    
     我和黄琦相识于2005年他刚出狱不久。2007年4月底,黄琦请我去他那里帮一段时间忙。我买了张火车票就去了。黄琦在我眼里是个工作狂。我坐了近40个小时的火车到成都后,还没等休息几个小时,我就开始了工作。当天,我就干到晚上12点多。而黄琦,我在洗澡睡觉后,都快1点了,他还在忙。他说,这是常态。于是,我便每天都看到他至少要工作到凌晨3、4点才睡觉。 (博讯 boxun.com)

    
     他不但工作认真,对待所有到他那里投诉的受不公正待遇者,也无不热情接待,无不耐心解答,无不积极为他们服务。这样的人,不多。于是,他也就只好每天坐在电脑前拼命地工作。有一次,他对我说,他在离开电脑后,眼前常常一片白光。我也劝过,希望他休息一下,他笑笑不置可否,依然疯狂地工作。蒲飞是电脑工程师,黄琦的好朋友,也是天网义工。有一次,他说,老黄,我们什么时候出去玩一会。我看看黄琦,他笑笑,还是没有答应,我也只好不提了。因为,他说过的一句话让我到现在也不能忘记:访民的事情太多了,他们需要我们的帮助。
    
     后来,我离开了天网。但他的安全我一直担心着,可他老说没事,没事。我知道虽然四川当局恨他恨得要死,但因为他一直很理性,很中立地写着所有的报道,所以他能撑到现在还没被直接干涉。地震发生后,他给我看他在地下室工作的照片,我有点着急,希望他休息一阵,但他只是说没事。我的劝说他从来没听过,让我有点生气。再后来,我就听到了他和一些朋友七次去灾区捐款捐物的消息,我还很高兴,一是他可以休息一下了,二是他去灾区应该是一个能降低他危险系数的事情。可我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因为帮助灾民被抓了起来。
    
     这种讽刺剧谁能导演?也就只有四川当局了!我不知道四川当局是怎么想的,如果说生命是最宝贵的,而救助可以让灾民的生存得以保证,那么民间和官方的救助就都是合法合理合情和可贵的,可为什么就只许他们救助,不许黄琦和朋友们去救助呢?这是什么混帐逻辑?他去救灾就那么让你们感到恐慌和害怕吗?他在你们眼里不就是个普通公民吗?你们把他和那些朋友抓起来就不感到愧疚吗?
    
     无耻的四川当局!
    
     我呼吁,尽快释放黄琦和那些朋友,不要再让自己陷落在老百姓的指责声中,因为黄琦的存在不管是对四川当局还是对那些需要他帮助的人来说,都是有好处的。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6/20080613123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