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脱余秋雨的裤子/胡胜华
(博讯2008年06月08日发表)

    5月24日,余秋雨把在南开大学与网友的交流情况自行投网,冠名曰《驳“天谴论”——余秋雨与网友的一段对话》。这篇对话,名为对话,实则俨然是一场声讨大会。余秋雨善于依托网友甲、乙、丙、丁(各有网名,以此按顺序排列)的感情支持,对“天谴论”者进行了道德上的批判,烘云托月之下,其个人形象顿时“伟光正”起来。——这是研究过戏剧舞台艺术的余秋雨最擅长的手法。
    
     余秋雨的批判,主要是说:“不管是谁,提出这种谬论都是大恶。因为这种谬论把十三亿中国人当作了‘天谴’的对象,把已经死亡的五万多同胞当作了‘天谴’的对象,实在太让我们愤怒了!十三亿中国人做错了什么?五万多同胞做错了什么?究竟是什么样的‘天’在惩罚他们?如果真是这样,我要套用关汉卿的语言对‘天’高喊一句:‘天啊,你残害苍生枉为天!’”又说:“任何人都可以有不同的政治立场和社会理念,对此我予以尊重。我不可容忍的是,这些似乎有文化、有见解的人,居然对数万名骨肉同胞的伤亡无动于衷,而且还在伪造理由,把自然暴力美化成了正义的化身。对他们,我实在不想说什么话。我只想告诉网友:记住,凡是对万众苦难无动于衷的人,不可能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政治观点。今后我们必须把各种眼花缭乱的政见、观点、学派、团体……推到最终的人文底线上:是否救助生命,是否守护民众,是否扬善去恶,是否具有爱心。如果连这条底线也通不过,其他千言万语,我都不想听!” (博讯 boxun.com)

    
    看了这些话,无人不觉得义正词严,并且油然而生敬意。但是,我却有点纳闷。我纳闷的是,所谓“天谴论”,固然是“把自然暴力美化成了正义的化身”的谬论;但是,持有这种“文化”和“见解”的人,不也是余秋雨自己吗?“把自然暴力美化成了正义的化身”, 余秋雨本人不也干过吗?证据在哪里?请翻一翻余秋雨《天灾神话》(《寻觅中华》,作家版二〇〇八年五月)一文,只要一核对其中关于唐山大地震的言论,便可发现,余秋雨其实也跟“天谴论”者半斤八两,甚至还可以同尿一壶呢!
    
    因为在这篇文章中,余秋雨公然说过这些话:
    
    一、“人世间的小灾难天天都有,而大灾难却不可等闲视之,一定包含着某种大警告、大终结、或大开端。可惜,很少人却能够领悟。”——这就是说,他赞成天灾——大的天灾——是有意志的、是天人感应的、是“不可等闲视之的”,只是很多人不懂罢了。很显然,这种话,已逸出科学范畴,其思想认识还停留在汉朝董仲舒的“灾异说”的阶段。关于这一点,网友乙是坚决反对的,因为他在拥护余秋雨的同时,说:“中外地质学家已经明确论证,这次地震是两大地球板快冲撞、断裂所释放出来的能力,此间不存在什么‘天意’,千万不要听这些邪恶的江湖术士的胡言乱语。”不知道网友乙看了余秋雨的“大灾难”说,是否也认为他所烘托的余秋雨先生是“邪恶”、是“江湖术士”、是“胡言乱语”?更讽刺的是,提出“天谴论”的人,其实正是余秋雨所谓的“很少人”之一,先不管其正确与否,按照余秋雨的逻辑,能领悟已属难能可贵。毕竟他悟到了天机,虽然这一所谓天机,实在荒唐之极。
    
    二、当然,少数人是不能不包括余秋雨的。余秋雨天赋异禀,也能领悟到天机。那么,在当时的唐山大地震中,他“领悟”到了什么呢?他说:“这次唐上大地震,包含着什么需要我们领悟的意义呢?我想,人们总是太自以为是。争得一点权力、名声和财富就疯狂膨胀,随心所欲地挑动阶级斗争、族群对立,制造大量的人间悲剧。一场地震,至少昭示天下,谁也没有乾坤在手,宇宙在握。只要天地略略生气,那么刚才还在热闹着的运动、批判、激愤,全都连儿戏也算不上。“——这段话中,“把自然暴力美化成了正义的化身”的意图,十分明显。毫无疑问,唐山大地震是“大灾难”,按照余秋雨的说法,其“包含着某种大警告、大终结、或大开端”,当属“一定”。那么,它在“警告” 什么、“终结”什么呢?查当时情形,还在文革,整个社会“阶级斗争、族群对立”,上方“制造大量的人间悲剧”。 在余秋雨看来,唐山发生大地震,这正是天地在施予正义的警告和终结,试问这难道不也是“把自然暴力美化成了正义的化身”吗?然而,根据“余秋雨与网友的一段对话”,我们知道他是不同意这种观点的。这说明什么?说明了他也在“伪造”,他与提出“天谴论”的人有伪一同。
    
    三、“天地自有天地的宏大手笔,一撇一捺都让万方战栗。这次在唐山出现的让万方战栗的大手笔,显然要结束一段历史。”——这就是说,在余秋雨看来,老天爷是要以“让万方战栗” 的大地震的方式、要以干净利落的大手笔消灭二十万无辜人民的代价,来结束文革十年的历史、来结束那不堪回首的历史、来结束那“随心所欲地挑动阶级斗争、族群对立,制造大量的人间悲剧”的历史。请问,这是不是也是“把自然暴力美化成了正义的化身”?
    
    因此,我要套用余秋雨的话说:“任何人都可以有不同的政治立场和社会理念,对此我予以尊重。我不可容忍的是,像余秋雨这样似乎有文化、有见解的人,居然对数十万同胞亡灵如此不敬,而且还在伪造动机,把自然暴力美化成了正义的化身。对他,我实在不想说什么话。我只想告诉大家:余秋雨翻云覆雨、前后矛盾,并且明于苛人、疏于察己,这种作风,未免太伪善了吧?我是一个没有什么文化的人,用语粗俗;也是一个没有什么高明见解的人,但具常识,固俗人者流,亦下层者辈,我也只有俗人的方式,所以我现在当众把余秋雨的裤子脱下来(我还是比较仁慈的,不象他们姓余的中的某个,动不动就要“剥人家皮”),给大家看。”
    
    
    
    二〇〇八年六月三日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6/20080608214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