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反迫害、要人权、要民主--堪培拉之行记述(一)/陈用林
(博讯2008年04月26日发表)

    
    在获悉奥运火炬将经过堪培拉后,我们悉尼支持中国民主化工作平台的几个异议人士就不约而同地想到,作为反对派,不能让中共来澳如入无人之境。不久,李清带来魏京生先生给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的指示说:澳大利亚民运人士一定要组织去堪培拉抗议。王军涛先生也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一时,大家干劲更足了。马上联络中国民运墨尔本联盟的郝凤军、高见、张伟强、罗云庚、潘永伟等人。
     (博讯 boxun.com)

    很快就开始筹备。程哲曾经提出放鞭炮、飞机撒传单、租用热汽球、用一组小氢气球挂长幅标语等建议,考虑到法律原因和困难程度,都被一一否决。最后商定火烧中共党旗,最为简便易行,也最能吸引媒体。有人说,中共的国旗“旗面的红色象征着革命;旗上的五颗五角星及其相互关系象征着共产党领导”,也可以烧。但烧国旗恐怕要费劲辩解,没有必要。
    
    由谁来烧?原来孙立勇先生义无反顾地表示由他来做,但考虑到他在做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工作,过于激烈可能导致中共加大打击后援会的力度,经劝告后放弃。我虽然不惧中共加害,但担心不利于树立一个理性的形象,将来会失去对媒体发言的机会。也有些人怕承担法律责任,或者威惧象王千源那样遭受大肆攻击并累及家人。所以到堪城之前始终未定由谁来主烧。
    
    经过两次聚会,迅速作了分工:程哲筹备用一组小氢气球挂长幅标语事宜(因无法确定需要多少气球而作罢);孙立勇准备负责联络和通知;张小刚和我负责联系媒体;“才子”李清写得一手好字,负责书写横幅,做一面中共党旗;陈晓等负责准备摄影和拍照器材。
    
    4月18日,我以“中国异议人士协会”的名义向堪培拉的联邦警察提交了申请。21日与联邦警察进行了电话交谈,询问了对示威有哪些限制,并询问了是否允许烧旗。警方表示,烧旗比较有挑衅性,不鼓励做,因为担心引起冲突,但也不禁止。如果引起冲突,那么就有可能会被警方逮捕。我解释说,在中国人眼里烧党旗不同于烧国旗,中共已经臭名昭著,相信有不少留学生也都对腐败透顶的中共没有好感。并承诺会非常和平地进行,不会伤害任何人。警方表示,他们对示威的限制会很合乎情理的,主要是防止出现伤害事件和中断火炬接力的行为。
    
    21日晚,接到朋友珍妮推荐的舞台表演艺术家威尔·桑得斯的电话。威尔原计划是借一个铁笼子,由我们找1人扮演被囚禁的网络作家或者其他受迫害的人,现找6至12人扮演中共保护奥运圣火的蓝衣特警,表演一个最简短的话剧。但由于运输铁笼子的交通解决不了,只得放弃。最后,他与乔纳森利用一天的时间为我们免费制作了一个记者无疆界组织推出的铁镣手铐五环标志,长2米宽0.6米,银灰色,十分精致。
    
    22日,约李清到孙立勇家院子里写横幅和标牌,从下午4时一直写到晚上9时多。大大小小标牌准备了18块。在孙家用过晚餐后,乘着一点酒劲,李清极为洒脱地在6米长的横幅上写下“反迫害、要人权、要民主”几个遒劲有力的中英文大字。众人看过,无不拍案叫绝!可惜墨汁中参水太多,等拿到室内时已经卒不忍睹。最后,请李清再牺牲一天上班时间购布重写。后写出来的就没有第一次那么有神韵了。李清做的中共党旗也是标准尽寸,看上去跟中共驻悉尼总领馆给留学生和中资机构人员作入党宣誓用的那面完全一样。
    
    4月23日晚7:00所有人员奔赴堪培拉,10点半到达堪城,住在一家小旅馆。已经有很多留学生提前到达,已经没有空房,幸亏方圆先生提前订房。在我们等钥匙时,一位留学生刚想跟我们介绍还有其他旅馆可住,突然听到几句反共的词语,很机警地关上了话闸,象只受了惊吓的小猫匆忙地走开了。
    
    方圆是中国工党主席,大半生投身于中国民主运动。1967年曾以“现行反革命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被释放后,又参与“西单民主墙”运动和1989年“六四”民主运动,后被中共追捕,流亡海外。多年来一直定居在堪培拉。海外大多数民主活动无论在北美还是欧洲都有他的身影。这次堪培拉活动,他自然既是我们的向导,也是我们行动的带头人。
    
    (未完待续)
    
    注:如有疑问,请与作者本人联系[email protected]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4/20080426033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