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西藏:胡錦濤的诺贝尔和平奖?/裴在美
(博讯2008年04月09日发表)

     部份取材自Charlie Rose電視談話節目
    「 你能想像中國領導人獲諾貝爾和平獎麼?
     如果能達成西藏的和解。那就非常可能。」 (博讯 boxun.com)

    
    
     美國知名電視談話節目主持人Charlie Rose於三月底推出一集有關當前西藏問題的座談。請來四名研究西藏問題的學者專家Robert Thurman, Orville Schell, Pico Lyer,Tashi Rabgey,共同討論他們對目前西藏動亂的觀察,分析,預測以及大膽的假設。其中包括一段零五年Charlie Rose訪問達賴的影片片段。節目並邀請了中國駐美大使以及駐聯合國大使,但二位官員均不克出席。
    
     自從西藏事件爆發以來,我們所看到聽到的報導幾乎全是一面倒的指責中共鎮壓,尤以台灣新聞、媒體為甚。即使這幾人的立場也像一般西方世界的媒體那樣對西藏抱持同情,站在達賴喇嘛這邊。但他們卻能冷靜的就事論事,而且非常清楚中國領導人看待以及處理問題的方式。以下是將他們談話綜合出來的幾個重點。
    
     1)這次西藏動亂,訴求就是爭取自由。這次與八零年代那回有很大不同。八零年代那次還較屬於文的、姿態上的反抗,而這次卻是有決心的對著幹。這次很多藏人騎著機車就這樣衝進公家機關,像自殺式恐怖份子的攻擊法。偏偏這件事在北京奧運即將揭幕前鬧開,無疑的,中國感到非常沒有面子。
    
     2)自從1950年中共派軍以及漢人入藏統治以來,五十多年來想盡各種方法讓藏人漢化,除大量移民漢人,讓藏人說漢語,不准達賴回藏,更不許藏人供奉達賴喇嘛等等高壓措施。近年並讓高中以上的藏人學生到內地求學。結果是,現在很多受內地教育的年輕藏人,不僅絲毫沒有減低他們的藏族意識和身份認同,反而更能以流利的漢文漢語跟漢人溝通他們熾烈緊迫的自治需求。直到今天,中共的西藏政策無疑是失敗的。
    
     3)胡錦濤本人曾做過西藏的黨委書記,他知道藏人與漢人在文化上的巨大差異,基本上他對西藏應該也是同情的。但在漢人以及領導權受到這樣的攻擊之下,中共的做法就只有出兵控制。中共對於處理衝突似乎也只會這樣,他們怎麼樣也沒辦法放從容,用一種雙方討論問題的態度來解決問題。另外,中國更怕的是西藏問題將影響到新疆和台灣的獨立。
    
     4)也因此這個危機正在大大地考驗著胡溫的領導能力。鄧小平和江澤民時代已經過去,現在黨內沒有一個真正強人,這卻也是一個弱點。奧運即將於夏天在北京揭幕。這本是中國夢寐以求向世人展現國力、和平、進步、繁榮的大好機會。但現在,卻有可能因西藏而演變成一場惡夢。奧運當然是這整個情勢中的一張王牌。而且這張王牌早從蘇丹境內的達弗Darfur問題上就已經開始發揮效力了(註)。
    
     5)達賴在零五年的訪問影片中即說,他並不想要西藏獨立,因為西藏落後貧窮,需要中國的扶持。但中國卻不了解藏人的生活文化和宗教,甚至這些年漢人對西藏生態有一定程度的破壞。他只希望成立藏人自治區,僅此而已。
    
     講到此處,Charlie Rose 說:「很難想像居然有人會跟達賴(那麼和善的一個人)對立。」西方世界普遍喜愛達賴。但達賴在西藏卻不僅被追求獨立的年輕人批評為軟弱;同時也被老一輩的認為對中國太過於忍讓。但中國卻又認為達賴才是這次動亂背後的真正主使者。令達賴萬分為難,不得不說出「如果動亂不能平復,講引咎下台」的話來。
    
     6)幾位專家感覺現在中國正處於一個危機與機會的轉戾點上。要收拾目前這個不堪的局面,幾乎是中共自建國以來至北京奧運之前一個最重要、最迫切需要成功的外交行動。如何來贏得全世界的人心和信任?如果中國能夠跟達賴建立互信、做成朋友而不再為敵。如果中國能與達賴達成協議,和平解決西藏問題,包括放達賴回到西藏。那麼,中國領導人極可能拿到諾貝爾和平獎。你能想像嗎?中國領導人獲和平獎?
    
     但最終,他們的結論並不是那麼的樂觀。
    
    
     *
    
    
     關於西藏,這些年我們不是去過、便都或多或少瞭解他們的情況。漢人跟藏人幾乎是完全不同的兩種人類。漢人總說藏人「又髒又懶」。而在藏人眼裡,我們漢人卻甚麼都是從功利的角度出發。這就有點像白人和印第安人的差異。在美國旅行,車子一開進印第安保留區,就都是一片荒蕪。零零落落的破房子或拖車式的住屋,偶爾出現一兩家賣木刻和手工藝品的小鋪子。印第安人也有點像藏人,他們不似白人或華人那樣無可救藥地追求進步和經濟繁榮;每到一地便大興土木,改變生態環境,不僅蓋上房子還要平地起高樓。印第安人喜歡無所事事,喝酒以及大自然。印第安保留區內最大的收入是賭場。因美國大部分的州都不准賭博,因此賭場只有開在州內印第安的保留區裡(因為是自治區,不受州法律管轄)。很多保留區的賭場甚至不是印第安人自己管理,他們只需把場地和場權租讓給人,就有一定的權益和收入。然後這筆可觀的收入再由那個區裡的印第安族人平分。這樣,他們根本不用工作也都有收入。在澳洲,原住民就更舒服了。因為澳洲法律認定原住民是澳洲的原始地主,因此政府必須每年付每個原住民一筆可觀的「地租」。
    
     如何對待(安撫)境內的原住民和少數民族,其實西方世界早有前例。中國和台灣都可以參考和仿效。中國搞外交,曉得幫人家種稻米蓋水壩;怎麼卻不知道如何安撫善待自己境內的外人?當然,話說回來,如果夏威夷造反,你說美國會不出兵鎮壓嗎?而他們的聰明之處就在不會讓情況惡化到造反才來收拾後果。畢竟,現在中國也不再是關起門來毒打孩子的那種野蠻家長。中國要主辦奧林匹克,要經濟繁榮,更需要西方世界的認同和合作。中國一旦打開大門參與進世界遊戲的圈子,便有一定的遊戲規則要遵守。想想看,如果今年在北京的奧運會上,動不動便有人拉開“Free Tibet” 以及“終止達弗屠殺”的白布條來給記者拍照、甚至搞到老外也跑到中國示威,傳到世界各個角落,中國豈不更沒面子?更糟的是,若演變到西方各國因西藏問題惡化而全面抵制奧運,那就不只是難堪而是恥辱了。
    
     對一個下過五十多年硬功夫都還不奏效的區域和外族,或許現在是改變策略的時候了。特別這兩天,台灣的國民黨取得了政權,將保障台灣最起碼四年以上的穩定。胡錦濤個人或許並不希罕這個諾貝爾和平獎,他更在乎的是中國實質上對西藏的有效控制。但想想這個獎對現階段中國以及中國近程未來的巨大意義。若能放手西藏予達賴,換取奧運的圓滿成功和世人由衷的敬愛。或許,是真值得的。
    
    
    * 可點閱以下link收看此集電視節目.
    
    http://www.charlierose.com/2008/03/20/3/a-discussion-about-unrest-in-tibet
    
    註:達弗Darfur為蘇丹境內,近年連續發生大屠殺。蘇丹靠中國勢力,對屠殺一事不僅不悔改而且試圖隱瞞。經西方人士大力奔走,近年受到美國及聯合國的關注,要求中國約束蘇丹。中國起初相應不理,直到西方以奧運威脅,才稍有績效。
    
    
    原載 美國世界日報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4/20080409121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