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博讯2008年04月04日发表)

    为什么北京政府这么脆弱,连胡佳这样的异议人士也容纳不下?就凭他那微薄的力量,恐怕想颠覆也没有这个力气,因为中共有的是枪炮,西藏的英举已经告诉了世人,几个文弱书生尽管想推翻共产党,共产党也有足够的邪劲镇压下去,要不然,早在上个世纪,共产党就不可能存在了。
    
     中国,已经变成了大监狱,我们民族已经是大监狱被任意强奸、任意宰割的囚徒,胡佳也不过是突出的一员而已,尽管我们不想看到北京与人民的距离逐渐拉大,但他们自己又是怎么做的呢?怪不得有同仁说共产党本身虽然有不少的邪恶之处,也没有邓帮更加邪恶,特别是近些日子,胡锦涛当政以来,更显示出他的铁手腕来。而这个铁的手腕不是对付中国的敌人,而是对付自己的臣民,看来胡主席读的史书和接承灯小平的能耐真的不少,要不然,怎么能有这么大的胆量,与民作对? (博讯 boxun.com)

    
    我也认同了当今的共产党人其实已经堕落了,不再是共产党人的道理了,而且,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也忍耐不了这些假的共产党人肆意妄为,甚至是返原了杀戮的角色,所以,我虽然不赞同把共产党送进历史,但我也确实实名退出了这样的共产党,因为这样的共产党已经是人民的公敌,尽管有新的真正属于人民的共产党一旦再生,我也许可能还会选择共产党。不论什么时代,什么人,什么势力,与民为敌,就只有败亡,别无选择。
    
    展开毛泽东时代的共产党,尽管他们也是独裁专制,但他们还照顾一些民情,现在的邓时代,到了胡时期,民是什么东西?还不是砧板上的菜?决定吃否,不在于菜的感受,而在于杀戮者的肠胃。胡佳之所以被抓,是因为他总是想改变被放在砧板上,甚至还欲救苦救难,与观世音般的心境,结果,邓家的胡中央就不乐意他这样逃出砧板,他应该乖乖地躺在砧板上,不做任何反抗或挣扎,才能相安无事。
    
    而且,我看到的国内抗争者总是那些不愿意躺在砧板上的人们,这对主子来说,怎么得了?都这样了,他们的肠胃用什么来维系其功能?到是不得不开着坦克在北京转了一圈,到广州汕尾去,到西藏去,中国还有好多地方,都需要坦克来倾轧,这到不是受到了入侵,是刁民不老实,总想光着身子还要与手持先进武器的杀戮者玩拳击,岂有不来点硬的道理?
    
    但是,人民虽反抗不了或改变不了现代的杀人技术,可他杀戮者自己,把“羊”杀净了,或者都打断了一条腿,或者把有犄角的羊的犄角都砍下来,有一天,他们会发现,真的有入侵者到来,恐怕是没有人有多少能耐去做他们的挡箭牌了。
    胡佳虽然被判刑,其实正是给了他脸上更多些金色,使他更加伟岸起来。我最相信地藏佛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实际意义,我们这些并不害怕死亡的人,难道就怕了他们来绑架我们,强行把我们的犄角砍掉吗?害怕他们打断我们一条腿吗?恐怕中国人,有我们这样的心态的人,已经不少了吧?这样下去,恐怕对胡中央好不了多久了。
    以此文,送给胡佳君。
    
    附:大纪元记者古清儿采访报导:北京民间关注爱滋病志愿者胡佳案,今天早上九点半,在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宣判,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胡佳被判刑三年零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胡佳于2007年12月27日被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拘留;今年1月30日,当局以同样罪名正式逮捕胡佳;3月7日,检察院将起诉书移送到法院;3月18日,该案在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4/20080404064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