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方影竹:今日你的冷漠 明天你的遭殃
(博讯2008年03月22日发表)

    
    《民主论坛》文章
     (博讯 boxun.com)

    在世界屋脊上突然迸发血与火的时候,对每一个想以独立思考成为“真正的人”的人,了解那里的真实情况,便是第一要务了。我见到依据亲历者诉说编写的日志,感到其价值真比金子还珍贵。读到下面这段记载时,我震惊了:
    
    “西藏电视台文艺频道和拉萨电视台用藏汉语播放1号、2号、3号通缉令,有超过20名藏人被通缉,其中有2个僧人,1个女性,都是从录像上截取后放大的照片。据说拉萨被逮捕的藏人已达上千,有3个藏人拒捕,跳楼自杀。凡被捕藏人都被军警用铁棒、铁棍严酷殴打。围观者中的藏人都表示同情,不忍目睹;但许多汉人都为之欢呼,连说‘活该’。”(3月19日日志)
    
    这“活该!”二字,岂止让人震惊,简直让人心头滴血。我不怀疑这段话的真实性,因为一系列鲜活的生活经验,让我不能回避这段话的可信性。
    
    先举个较远的例子。
    
    “九一一”事件那天,适值选举日,我在纽约皇后区一处选举场担任中文翻译员。坐在旁边的警察,腰间的报话机希里哇啦地说个不停。这是他的职业象征,没人在意。突然,他示意我们安静,并把报话机放在桌上,于是我们在第一时间听到了世贸大厦被飞机撞击的消息。过了一会儿,选举局通知:选举工作立即停止。
    
    我回家看电视,恐怖袭击的惨景,正一秒不落地播映着。当大厦垂直塌下的时刻,年轻的男解说员几乎哭出声来,重复说着:“大厦,没有了!大厦,没有了!”
    
    很快得知了另一种情况:就在纽约人看到惨景而痛心的那个时刻,一帮大陆来访官员,在纽约一家旅馆电视前,为恐怖份子的得逞,大呼小叫,拍手叫好。而同样为美国这一灾祸称快的贴子,网上也出现千条万条!
    
    那几天,纽约华人聚居区法拉盛的华文报纸,严重脱销。我一早到报摊买报,就在手指触及的报纸的时候,旁边一个中国人,推开我的手,伸双臂抱走所有的报纸!这简直是杜甫说的“欺我老无力,忍能当面为盗贼”的再现。他花十几美元买去,再过一、二小时,就换来几十美元,好精明的一架赚钱机械!而不远处,也发生一件类似的事情:一个华人小贩赶制了一批世贸大厦照片,摆摊叫卖,被一个黑人一脚踢翻。本来应该说黑人不对,但过往行人的鄙视目光却投向被踢的小贩,因为他是为谋利而在纽约人的创口上撒盐啊。
    
    再举较近的例子。  
    
    不久前,山东临沂维权人士陈光诚被中共系狱后,他的妻子袁伟静一直被打手监控。而这些打手都是政府用一天90元人民币雇佣的。有一次一个打手凶神恶煞般驱赶来访者之后,对袁伟静说了一句“良心话”:“俺挣的就是这不要脸的钱!”同样情况,那些黑窑中的监工,正是窑主从奴工中诱之以利而“筛选”出来的。为截访而设的黑监狱里,持电棍折磨访民的,也不乏原来的访民,走了中共为之策划的“新路”。须知官僚巨富,无不以形象大师温家宝的温文尔雅、出口成章为学习榜样,他们才不会让你找到动粗的痕迹呢!
    
    当然,在藏人遭到镇压的此时此刻,喊“活该”的人尚属少数,而“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人,并不是少数。现实告诉我们,冷漠和帮凶之间,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或者说,面对强暴而置之不理的冷漠,正是在助纣为虐。中共今日拒绝政治改革,连昭昭在目的“反右”、“六四”、镇压法轮功等恶行,都样样没有表现过悔意,原因之一离不开“我家没出过右派”、“我家没人参加‘八九民运’”、“我不是法轮功信仰者”而产生的对他人苦难境遇的冷漠。而今天在他人遭到中共迫害时,你不伸出援手,明天你在中共迫害中急需支援时,就无人可求了。既得利益集团为了满足胃口,是不会在甲、乙、丙、丁中舍此求彼的。是一个个成为中共贫困加驯服的奴隶,还是大家拧成一股绳,争取一个民主大家庭兼民族大家庭的早日到来,这就是每个人的选择。
    
    原载《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3/20080322215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