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信息核实古今谈/taodax
(博讯2008年03月08日发表)

    
    taodax 08-03-06 深圳
     (博讯 boxun.com)

    信息核实的功能连蚂蚁都有,一只蚂蚁发现了食物,一会儿就会招来一群伙伴,连拉带拽地把食物运回家.一旦发现了外来的蚂蚁,便群起而攻之.
    
    信息有以下五种:
    
    1 数据,
    2 图像,
    3 事实,
    4 观点,
    5 知识,
    
    
    信息核实的内容:
    
    1 判断是非的原则,
    2 逻辑判断能力,
    3 信息核实的方法,
    4 诚信资本.
    
    如果其中之一遭到破坏,信息核实的功能就被破坏,严重的甚至会引发强权的崩溃.
    
    历史上愚蠢的例子有很多,最严重的几例有:赵高的指鹿为马,周幽王的烽火戏诸侯,和鸦片战争中的奕山骗道光.
    
    赵高破坏的是“判断是非的原则”,继而丧失了他的“诚信资本”,在胡亥自杀后,赵高准备宣布登基时,文武百官竟皆低头不从;随后赵高终被子婴所杀.
    
    周幽王为了博爱姬褒姒一笑,戏弄诸侯,违反了烽火信息的约定,也就丧失了他的“诚信资本”,在犬戎兵来进攻时,点燃烽火却叫不来援兵,周幽王逃跑中也被砍死.
    
    奕山在广州战败,私下给英军赔款议和,然后向道光皇帝谎报战功.清朝的信息核实方法实在太差劲了.以致鸦片战争中的清廷官员和将领都可以对皇帝撒谎.之所以如此,学者易中天分析说,是在专制制度下,当时统治者沉浸在一种“天朝大国”的良好的自我感觉之中.而我要补充说:从信息核实的角度看,专制制度的致命弱点是它的信息核实系统不行.
    
    
    用“信息核实论”回看[万历十五年]
    
    自从中华书局1982年5月出版了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他提出的大历史观还原了常识和科学方法对历史的解释,使历史人物的困境在技术观点下加以观察,再与世界其它民族的历史对照,与历史发展的趋向对照,使读者可以从中得到对今日国家处境的理解.
    
    初读大历史时,这种跨越式的分析使我对历史有拨云见日之感,直到我现在研究环境与生态危机时,发现落后的“信息核实”是危机逐渐加重的症结,而这正是制度的内在因素.昨天重读《万历十五年》发现,黄仁宇先生已经把焦点放在了“数目字管理”,“财政核实”,“高层机构和低层机构间敷设有制度性的联系”,“经济及法治的方法”等问题上:
    
    黄仁宇: [《万历十五年》和我的“大”历史观]中说 :
    
    -----------------------------
    ---“整个国家可以以数目字管理”.
    
    ---“万历十五年公元为1587年,去鸦片战争尚有253年,但是中央集权,技术不能展开,财政无法核实,军备只能以效能最低的因素作标准,则前后相同。”
    
    ---“从大历史的眼光观察,应该在读我书时看出中国传统社会晚期的结构,有如今日美国的“潜水艇夹肉面包”(submarine sandwich),上面是一块长面包,大而无当,此乃文官集团;下面也是一块长面包,也没有有效的组织,此乃成千上万的农民。”
    
    --- “ * 国民党专政期间,创造了一个高层机构,总算结束了军阀混战,但是全靠城市经济维持。
    
      * 共产党的土地革命,在农村中创造了一个新的低层机构。现在中国当前的任务,则是在高层机构和低层机构间敷设有制度性的联系(institutional links)才能从上至下,能够以经济及法治的方法管理,脱离官僚政治的垄断。”
    
    ---“则是现代先进的国家,以商业的法律作高层机构及低层机构的联系。落后的国家以旧式农村的习惯及结构作为行政的基础。”
    
    ---“1689年革命后,普通法的法庭,更受首席法官的指示。以后与商人有关的案子,照商业习惯办理。这样一来,英国的内地及滨海、农村与工商业中心距离缩短,资金对流,实物经济变为金融经济,可以交换的条件(interchangeability)增多,分工较前繁复,所以整个国家可以以数目字管理。同时英国传统上又有司法独立及议会政治的沿革。这样一来,其高层机构及低层之间可以以最灵活的商业原则作联系。一时控制经济力量之雄厚及其效率之高大,世无其四。大英帝国因之称霸世界到好几个世纪。”
    ------------------------------------
    
    这些问题,都是社会最主要的“信息核实”的内容:
    
    经济体系:
    
    靠价格来传递供求信息,靠利润来衡量经济效率;(当苏联和毛泽东的试验打乱的价格体系,整个经济就趋于死火.)
    
    法治体系:
    
    从社会汇集的信息,凝聚成法律,(独裁者胡乱定的法律例外),为社会运转中的纠纷提供判明是非的标准,是司法的信息核实中的依据.(斯大林毛泽东蔑视法律,使整个社会陷入恐怖和混乱.)
    
    高低层机构间制度性的联系:
    
    依靠资金核算和法律规范,现代社会建立了制度化的报告、审议、辩论、听证会...,还有来自人民自由结社和舆论的监督.这些不都是信息核实吗?(大跃进-大饥荒不就是缺乏这种“制度性的联系”吗?)
    
    而黄仁宇先生提到的英国1689年向现代化演进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国家可以“以数目字管理”,司法独立及议会政治使“其高层机构及低层之间可以以最灵活的商业原则作联系”,这样,现代民主制度的发展不就可以理解为“信息核实”制度的发展吗?
    
    黄仁宇先生在[《万历十五年》自序] 中说:
    --------------------------------
    “即是中国革命业已成功,全国已经能在数目字上管理。如果中国历史过去全靠自辟门径,今后则可以像太空的人造卫星一样,和其他人造卫星在空间联系,虽有所谓资本主义及社会主义的差别,也无妨大局。”
    --------------------------------
    资本主义是靠价格传递信息的经济制度,今天的中国和前苏联东欧集团国家都程度不同地走上了这条路.难道是黄仁宇先生只局限性于“数目字管理国家”而未能看到“信息核实”的更宽广的图景吗?
    
    中国的GDP漏算了环境生态健康成本.比如,2006年公布的国家“沙漠化”973项目研究成果《中国沙漠与沙漠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3/20080308162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