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李鹏留下的六四之页等着继任者去翻/万生
(博讯2008年02月13日发表)

    万生更多文章请看万生专栏
    提起李鹏,印象最深的是他八九年宣布戒严时凶神恶煞的形态。 六四屠杀后,嚣张跋扈的李鹏就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西方政客从此对时任中共总理的屠夫惟恐避之不及,泱泱大国被迫再次闭关锁国,连中共半条腿的经济改革也不得不停滞不前。 作为唯一还活着的六四屠杀罪魁祸首之一,李鹏在他写的「关键时刻」书稿中,意图在有生之年把责任推卸到死鬼一人头上,可邓小平的后人并不买帐,一再“澄清”是集体选择。 如此人命关天的决定,与其公然散布谣言(其中肯定有一方)制造“不稳定”,不如公堂对证让法庭来判决。
     (博讯 boxun.com)

    酒酸不止一缸,坏事非仅一桩。 三峡工程是由李鹏主导下中国最大的“胡图”工程,养肥了以李家为主的一大窝千夫所指的“电霸”硕鼠。 笔者曾嘲讽为中共的“三瞎”工程,指其造成对数百万移民的伤害、长江流域环境的不可逆破坏、库区历史文化遗迹的消失,中共却视而不见。 此前发生在主要集中于长江流域的大雪灾,中共最引以为荣的三峡电力网竟也临机一瞎,对受灾百姓落井下石。 从三峡大坝的“封箱效应”,国际水利专家沃克马‧费理森早已预测到干旱的酷暑和暴雪的寒冬,而中共一概埋天怨地成“百年不遇”。 如今始作蛹者突然中风,口歪眼斜,说不准还是老天爷对中共习以为常转嫁的不白之冤所给的报应。
    
    据海外新闻报道,李鹏中风的消息是由中共高层奔走相告传出。 龙头蛇尾的三峡大坝工程竣工典礼,中共高层明智地避而远之。 但中共高层假如弃包袱似的等着李鹏之亡,反倒显得鼠目寸光。 要知道,冤有头,债有主。 李鹏尚若可活到被正义法庭审判的哪一天,其他人就不用为他被黑锅。 要不然,早夭的李鹏理所当然地要留给继承人其“遗产”,经济上的问题自然有他的家人承担,由于专制体系的一脉相承,政治上的恶行则由中共现任领导人接班,其负担无疑更加沉重。 专制导致的罪恶象影子一样跟随着统治者,中共领导人想逃跑得更快,影子也会跟得更紧。 只要暴露于专制烈日之下,独裁者就难逃畏影恶迹的命运。
    
    正本清源地寻回社会良心,历史的正义之剑迟早会押送独裁者到法庭,为后世而警戒。 红色高棉政权残酷统治柬埔寨四年,三十年后,四名红色高棉领导成员都分别以反人道罪行等被提出起诉,尽管其中之一声泪俱下的忏悔说因不了解大屠杀内情。 东欧各国一直在清算前红色政权遗留的罪恶,俄罗斯正在修补共产帝国的痛创,去年10月30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莫科南郊“布托沃射击场”悼念七十年前大清洗的遇难者。 今天世界上还负隅顽抗残存的几个共产专制国家,也已是风声鹤唳,摇摇欲坠。
    
    孔子道:“死欲速贫,丧欲速朽”,笔者以为,“贫”指思想的贫瘠,“朽”意政权的腐朽。 韩非子亦云:“大臣挟愚污之人,下与之收利,侵渔朋党,比周相与,一口惑主败法,以乱士民,使国家危削,主上劳辱,此大罪也。 臣有大罪而主弗禁,此大失也。 使其主有大失于上,臣有大罪於下,索国之不亡者,不可得也。” 若用以描述当今中国社会,恰也惟妙惟肖。 中共独裁统治近六十年,积累的罪恶已罄竹难书。 中国社会和道德土崩瓦解,突发性事件增长率急剧上升,清算中共反人道罪的时间恐怕不会等太长。 从下到上的清算难免携带暴力报复,从上到下的追究则会引导以理性去召唤生命尊严。
    
    从专制的替罪羊转为反专制的世界伟人,戈尔巴乔夫不愧为统治者的楷模。 “亡秦者胡”,中共专政就是现代的秦,胡核也许并非胡亥。 对专制后果的全面清算仅需容许一个政治开放的社会,其利一则为后代立德,二可让社会立言,三也使统治者立功。 今至鼠年,民间信本命年非大凶则大吉。 笔者趁机许个愿,望生来属鼠的人大吉大利,生后变鼠的贪官从今抱头鼠窜,惶惶不可终日。
    
    
    2月12日于巴黎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2/20080213091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