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潘一丁:以强者的身份替强国论坛和博讯新闻网打抱不平
(博讯2008年01月30日发表)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笔者的一篇为推动肃清那个“贻误中国一百多年稳步发展的激进流毒”,故有备而来,且有“(自动)试金石”作用,所以绝对负责的文字《评中國近代“激進幫”的開山祖師--鲁迅》(原文可用同名上百度或Google搜索)。果然不出所料,在海外知名的博讯新闻网、和执大陆论坛牛耳的强国论坛(深水区)上,都被“殊途同归”地、一律“枪毙”了(幸亏它们在网路时代,根本没有具备“一手遮天”的可能)!不过却在感到悲哀、愤怒的同时,又不由得噗哧笑出声来。因为想到这次挑战的对手,都是一向以代表正义、自由或强国自居,以及叱咤风云的姿态,神气活现地,驰骋在网路之上。连那里在给“后台老板”打工的编辑或版主,都以为自己掌握了以“莫须有”的理由,来对付“言论自由”的生杀大权,而变得不可一世起来。可怜他们竟然不懂得在他们所处的“精神丛林”中活学活用“丛林法则”。所以在面对以《新(人类社会学)理论》武装起来的文字 “强龙”(如“评鲁迅”)出现时,就不知所措,反而学阿Q祭起了“精神胜利法”,将笔者当成骑瘦马、扛破枪的“唐·吉柯德”,挡在了他们自己搭起的风车或城门之外,在区区的 “一亩三分自留地”上,称王称霸起来,继续做着“食弱肉”的美梦。看在眼里,自己不由得产生出些许“悲天悯人”的想法。 (博讯 boxun.com)

    
    笔者觉得他们之所以表现得如“鸵鸟”或“掩耳盗铃”般不堪,完全是因为受到有一百八十度绝对方向性、原则性错误,在有如 “义和团”式愚昧的社会理论的欺骗和误导下,把自己当成是一头头社会丛林里的“高等动物”。只是因为社会分工不同而当上各级领导、或有实权的职务(如编辑或版主),就误以为自己是高人一等,所以有权任意践踏他人“人权、自由”的“强者”,更玩起“叶公好龙”式的言论自由把戏。所以在网络的精神丛林中,一旦遇到实实在在的“(新理论)真龙”时,就只有不分中西地,躲在各自依靠的政治、经济权力后面,挂起了不争论的“免战牌”来,整个一“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的瞒鼾形象,最后只有拿丛林动物般的“以力服人”,为取胜的唯一手段。表现出十足一付色厉内荏的“(精神)弱者”可怜相!
    
    不过话又说回来,把这一切责任都推到几个具体的工作人员,甚至他们的“后台老板”、更或者是某个政权或领导人身上,都是既不公平、更是无济于事的。因为其实他们自己也全都是直接代人受过的“受害人”而已。而真正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个有一百八十度绝对方向性、原则性错误的社会理论。所有人都只不过是站在自己社会分工所赋予的岗位上身不由己,自觉或不自觉地受到这种理论的忽悠摆布。于是,全人类、全社会从上到下一齐“随错起舞”、折腾的结果,就把自己的“非自然生态环境(人造的社会)”,糟蹋成今天这种无论从气候、环境、资源、经济、和谐等全方位来看,都是一付不堪和难以忍受的“窝囊废”相!如果不是从源头上出了问题,人类怎么会全面、处处都“屡战屡败”的呢?而这个错误“源头”或罪魁祸首,则非被我们视为圭臬的西方社会理论系统整体莫属。就像“首恶”的帽子,是不能随便戴到受蒙蔽的“从众”头上的。
    
    而把错误社会理论作为起诉的主要“被告”,还有一个不容置疑或无法反驳的理由或证据。那就是错误理论从来就没有具备过真正的“文明社会”(现在嚷嚷的,都是假冒伪劣的概念)中,可以靠用“精神战争”来“以理服人”的条件。所以今天的人类社会,除了依靠高科技杀人武器,进行“以力服人”的原始野蛮肉体战争外,任何“世界和平”的口号,都注定只能是一个意淫般的“痴人说梦”。恐惧或动乱,将永远如影随形般地,伴随着人类社会!
    
    这正是笔者决心要冒中国人之“大不讳”,不惜像某网友跟贴所说的“找死”(如中外联手合作、全面封杀笔者文字的发表,或甚至对笔者的人身采取某种“措施”),也要把激进帮的开山祖师鲁迅拉下马的原因和理由。因为正是他开创的要“全盘西化”的激进思维,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读书人和青年,让中华民族始终跳不出当西方“跟屁虫”的误区。而西方社会恰恰是受错误社会理论影响最深,只要不 “悬崖勒马”改弦易辙、就“必死无疑”的“重灾区”。当这样的“跟屁虫”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去替“死人”当垫背或殉葬的牺牲品!
    
    而笔者要充当的这个角色的下场,当然就可能是像鲁迅在小说“生日”中,描写的那个在暴发户财主儿子的满月酒席上,说『这个孩子将来一定要死的』的人。
    
    但是,既然现在中国又嚷嚷着要“复兴儒学”(却至今不知道先“解压缩”,再“取其精华、弃其糟粕”后加以升级)。而根据孔老夫子的『七十而随心所欲,不逾矩』的规律,年过七十的笔者,已经在“不逾矩”的前提下,获得了可以“为所欲为”的权利。在已经完成公开宣布拥有《新理论》的绝对“知识产权”之后,作出 “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选择,乃是最合情合理不过的了。何况上面的那句话,要是换一种说法,就是“我不上天堂、谁上天堂”。所以在没有获得那两个地方的同意“授权委托”之前,就以真正言论自由的“间接受害者”代表的身份,当仁不让地强出头,来打这个“抱不平”--要求批判和摒弃错误的社会理论。同时借这个机会,也替长期以来,一直受西方错误社会理论误导之害的全人类,伸张一点正义!
    
    无论笔者接下来的遭遇如何(这一点并不重要)?事实已经、也还将不断证明,笑到最后的,一定是在未来的“精神战场”上,以《新理论》武装起来的勇士。让我们在这里“立此存照”(欢迎下载保存或转贴),并拭目以待吧。哈哈! 潘一丁2008年元月30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1/20080130135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