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麻雀祭/孔捷生
(博讯2008年01月28日发表)

    
    孔捷生雜文:麻雀祭
     (博讯 boxun.com)

    五十年前的大躍進,紅旗漫捲,衞星競放,砸鍋砍樹,土爐煉鋼,畝產從萬斤飆升到十三萬斤……卻要說大饑饉與人相食的本朝哀史,始於次年。而在一九五八這個「紅羊劫」凶歲,首當其衝的卻是麻雀。
    毛澤東於五八年初發出指示:「打一場消滅麻雀的人民戰爭」,郭沫若即發表新詩《麻雀咒》:「你真是隻混蛋鳥,五氣俱全到處跳;犯下罪惡幾千年,今天和你總清算;毒打轟掏齊進攻,最後方使烈火烘……」
    何謂「毒打轟掏」?就是下毒於誘餌穀粒,用火銃氣槍轟,再掏盡牠們的鳥窩。最殘忍之「虐畜」竟是張開天羅地網,人無分青壯童叟,地無分東南西北,都齊齊搖旗吶喊,狂敲銅鑼或臉盆,製造排山倒海的噪音,實行「為叢驅雀」。這人民戰爭的威力果真了得,麻雀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硬是被活生生嚇死、累死、餓死!
    其時功標史冊的除了郭沫若,還有中國科學院院士、數學家蘇步青,他敲打臉盆「大鳴大放」驅趕麻雀的新聞照片,便成了火紅年代的剪影。儘管中國科學院有好幾位生物學家都對「消滅麻雀」持反對意見,但區區螳臂,如何能阻擋毛主席發動的這場「人民戰爭」?
    及至饑荒野火開始蔓延,中國科學院小心翼翼地反映了不同學科多位院士的意見,並且附上解剖麻雀的鑑定書,原來麻雀肚子七成五都是害蟲,只有四分之一是植物種籽。
    至此,麻雀這「混蛋鳥」才得以摘帽平反。然而轉眼間神州已是「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
    紀念五十年前的浩劫,須從祭奠麻雀開始。蓋因這類悲劇還在延續──留美學人袁勁梅有一篇紀念亡父的文章,其父袁傳宓早年畢業於金陵大學生物系,第一條中華白鱘就是他發現和命名的,袁和長江水系打了一輩子交道。他無力反對建葛洲壩和建三峽,但他早就指出,葛洲壩特設的魚類回游通道是不管用的,到上游產卵的魚群無法聽從「國家意志」的指揮。事實證明,每年魚類溯流而上,都學不會走「綠色通道」,魚群在葛洲壩前苦苦徘徊,只盼開閘放牠們一條生路……
    崇明島肝癌得病率極高,袁去作調查,發現浦東、崇明島一帶的鴨子只要活到兩年,多半就患上肝癌。他還發現,長江下游的魚類脊椎扭曲,肉質含凝固血;當地的麻雀發生異變,長出第三隻翅膀!
    袁傳宓對女兒袁勁梅說,他出席國際會議,別國代表談完污染就談拯治,輪到他作報告,別人問:你們有甚麼治理措施?「我沒法回答,我們沒有。」女兒就嘲笑父親:「只要受污染的魚和動物不危及國家政權的穩定,你的話不會有人理會的。」
    袁傳宓在美探親時暴病猝逝,死狀疑為鉛中毒,這正是長江下游含量奇高的重金屬污染。袁授的骨灰送回故里,大學理應要開追悼會,卻適逢黨委書記炒期貨,挪用了生物系的錢,又都賠光了。最後是袁的同事與學生捐錢給開的追悼會,袁妻欲哭無淚……
    我讀畢這篇文章,卻哭了。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1/20080128174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