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40)
(博讯2008年01月15日发表)

    
    冉氏新闻评论周刊(40)
       一:湖北法官状告中央党校 追加司法部教育部。http://www.stnn.cc/china/200801/t20080111_710923.html四九年后官方对教育的折腾是多方面的,一方面搞奴化党化教育,另一方面让不具备发学历资格的机构也颁发学历,让学历泛滥,如中共各级党校的学历教育便是这样的机构。世界上真正现代意义上的政党,没有任何一党可以办学校并让这种学历获得国家承认,将一党之私办的洗脑学校,拿来作为国民教育的一部分,其学历并且得到承认,这是一党对国家的挟持,这是真正的一党营私。所以像中共党校不仅应该取消,其学历更不应该得到学位与市场上的承认。这是对大学教育自由的公然否定,同时也是奴化党化教育在中国横行的一个具体表现。如今许多官员取得各种学历,视若探囊取物,至于到中共各级党校去洗脑而获得诸种学历,就更是多得不胜枚举。如今教育诸方面包括学历教育受到公然的践踏,许多官员的学历可疑,都是他们权力腐败所窃取的。中国的官员似乎都是超人,不仅官当得大,而且都是博士、硕士,好多人在当官的同时又取得了学位(不当官是无法取得的),他们分身有术,有三头六臂,是一个时间精力、智商都属超人的怪物。他们真的是满腹经纶,同时又能为人民服务吗?非也,是他们用官权力的公然抢劫,这在中国古代科举考试中都是不曾有过的。 (博讯 boxun.com)

      二:茅于轼赞成高校涨学费 称穷学生只占一至两成。http://news.sina.com.cn/c/2008-01-06/030214675918.shtml茅老是我尊敬的学者与老人,但他这个建议我却不能赞同。一来高校生均成本的分摊,现在远远超过一些世界高校生均成本中学生学费的比例;二来高校收费,远远高于国民平均收入的比例,高校学费及一系列费用,占国民收入的比例远远高于世界上许多国家;三来教育是公共产品,民众双重是纳税人(一方面是普通纳税,另一方面有教育附加费),理应政府是投资大头,在一个国家贪污腐败遍地,公款吃喝成风,一年要耗掉上万亿不该耗掉的税款时,我认为再在老百姓身上刮油的做法,是真正的劫贫济富。我认为要解决高校贫困生不能读书的问题,有几点办法可做。一是真正惩治腐败,政府增加投入;二来开放高等教育,开放办学,不能搞成一党之私产,即教育应该中立,校长的任命等应予逐步改革,形成校董事会的格局,让民间资本捐款助学。三来,裁汰高校冗员,减少高校行政人员与一些不称职的教员,允许真正的教育竞争,这样就会减少许多管理成本,这里面的成本一减少,教育经费必然相对充足。因此,我认为茅老的提法不可取。我这些提法,或者目前实行起来看似困难,但你若真心想搞好中国教育,是可以逐步实施的。
      三:香港律政司向高等法院申请禁止民间电台广播。http://news.tom.com/2008-01-10/OI27/06151324.html香港的言论自由在九七后遭受逐步的蚕蚀,已是不争的事实。这也是港民为什么要争取普选的原因,因为独裁的中央政府的控制力实在太过强大,他们使劲钳制一个弹丸小岛,因为这个小小的地方的民主,让还没能受到民主自由甘霖的大陆人,经常能呼吸一点自由的空气,听到一点自由的声音,能看到些对中央政府的不满与批评,这是让官方不爽的一个原因。律政司作为港方的政府部门申请禁止民间电台广播,我认为律政司这样的做法,不仅是港方最高当局的压力,更受中央政府的压力,因为这样的做法,明显违背言论自由的法律。言论自由是一切权利得以保障的基础,没有言论自由,其他权利都要受到伤害,这是不言而喻的。事实上,作为对西方法律尤其是普通法深有体会的香港,他们知道怎么解决民间电台的干扰与言论自由之关系,却以这样的方式来插手破坏言论自由,这实在对港民权利的公然挑衅。
      四:湖北天门拟为被城管打死男子申请烈士称号。http://www.yn.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8-01/13/content_12204794.htm天门市出现城管打死人的事,是一个悲剧,但目前天门市官方却有将其搞为闹剧的危险。不从制度上来约束城管的草菅人命,而是想入非非地靠所谓的整顿来解决城管与摊贩及相关人员的冲突,这不是从根子上解决问题。在这方面香港的城管管理制度就值得大陆深加借鉴,相关信息大家也可以在网上查到。魏文华惨死一事,天门市群众自发悼念,这本身就说明政府部门与民众之对立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同时,在惨死后,天门官方的危机处理及公关能力,也是差得离谱。现在基层政府的执政能力很成问题,整人压制人一整套,但要拿出让民众满意的方案却不可能。天门市政府与其说要赡养死者的子女父母,不如说依法进行国家赔偿,这样于法有理。烈士称号本来就是个政治祭品,是个意识形态的附属物,滥到令人发吐的地步。即魏文华只不过是在行使一个公民的监督权和提供知情权,这样的惨死,恐怕不是一个烈士称号就能解决问题。像这样的事情,将来一定还有不少,不知烈士称号要滥发到什么地步。同时,天门市开一个新闻发布会故意推迟到上午十一时开始,搞宣传的领导称要请记者吃饭,这样公然的腐败行为,还拿来作为处理危机公关的一个方案,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不知天门市还要把魏文华惨死的事,玩闹到什么地步?
      五:数据显示陕西省刑事案增长17%。http://news.sina.com.cn/c/2008-01-11/084314719150.shtml官方年年唱形势一派大好,年年说这样好那样好,就是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不好。一方面,各地的公安局很多时候成了母安局,成了压制民众权利之获得的暴力机器;另一方面面对越来越多的案件,却很多时候不闻不问,处理得相当糟糕,造成许多冤案,同时又有许多该破该处理的案件却没有得到正常的处理。由于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社会诸多权利之争越来越复杂,造成了许多案件特别是刑事案件的上扬,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社会治安恶化,刑事案件上扬,却被公安等部门压制着不准曝光,能曝的只是非常小的一部分,就是小部分被揭露出来的案件,都让人触目惊心。像目下这样糟糕的专制制度下,要想建立一个所谓的和谐社会,那只不过痴心妄想。
      六:政府投入严重不足 农村义务教育欠债五百亿 。http://www.stnn.cc/china/200801/t20080110_710501.html今年的财政收入高出GDP产增长的三倍,官方靠高税收囤积了大量纳税人的税款,却没有或者说很少替纳税人办相应的实事。比如义务教育从来没有真正免费过,不仅没有免费,而且在许多地方是越来越多的高额收费。每年10月底公布的教育经费达标状况,总有许多省不能完成,但从来没有官员辞职。贪污腐败成风,成中国制度的死穴,却让教育经费比世界平均水平低很多,甚至不如非洲一些很穷的国家如乌干达。农村教育的投入,就更见悲惨。危房、缺师资,即便有师资,也有对老师工资的拖欠,一个政府连教育都搞不好,这是一种最大失职。其执政合法性,应该受到全民最大程度的质疑。
      七:户籍捆绑教育的体制伤害了整整一代人。http://www.stnn.cc/china/200801/t20080110_710047.html获得不受歧视的平等受教权利,是一项基本人权;获得自由迁徙的权利是一项基本人权,但在中国这样的基本人权被侵害成为自然,许多人经受洗脑教育也没有意识到这是基本人权的一部分。与此同时,这样的双重伤害,伤害的不仅仅是一代人,是几代人甚至更长的时间。四九年后官方对民众的各种奴役,达到了令人发指、罄竹难书的地步,这样的制度还不作相应的改革,民众只有到头来只有为争取权利而流血的地步,这是真正理智的人都不想看到的悲惨结局。官方不仅没有真正改革户籍制度,不搞民众歧视(如农民与城市人口之间的差别)的愿望,还猛查暂住户口,查暂住户口时还要查其政治面貌,实在是极为邪恶的管制措施。2008年1月14日9:41分于成都
      
    冉云飞 发表于 2008-01-14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1/20080115112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