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洪波:胡紫薇踢场子,你喝什么彩
(博讯2008年01月11日发表)

    
    因为没有安装宽带,胡紫薇女士爆出张斌先生“另有女人”的那段视频,我没有看过,但文字的转述是看过了,网上有,报纸上也有。我想,看文字,可能损失了一些身历其境的感觉吧,但意思应该是领会了。
       我看到了很多为胡女士叫好的言论,也看到了说她不智的说法。叫好的,无非是踢爆央视丑闻,考问道德观念等等;说她不智的,是说胡女士也输了个精光。我还看到了零星的议论,说配偶不忠的事情应该双方各找原因。 (博讯 boxun.com)

      很奇怪地,我几乎没有看到有人对胡女士利用公共空间发泄个人私愤有什么说法。我想,胡女士有理由愤怒,但那是她与张斌之间的事情,好合好散也罢,反目成仇也罢,都有渠道解决,协议离婚,诉讼离婚都可以,恐怕也不愁媒体去追踪报道,如果还嫌不解恨,她有自己的博客,尽可以在上面信笔书写,仍然足以制造出一个名人事件。然而,她一定要到媒体记者会上发作,非要制造轰动效应不可,我想,这差不多可以说是撒泼。
      撒泼,并不都是无理取闹,也可以是“正义堂堂”的。以前房子由单位分配,有时就可以看到一哭二骂三上吊的场面,绳子一拖,找领导去了,很可能分房中确有不公,但这样的主持公正,我看还是过于不堪。以前夫妻闹离婚,也多有尽量把事情闹到双方尊严不存的情况,这些年算是好一些了,大家都明白,私人的事情不必劳动天下。胡女士也就是夫妻感情出现了第三者吧,用得着发布国际新闻?有人说胡女士很有风度,我却以为只是撒泼的文雅形式而已。
      各位万勿以为我对胡女士没有同情。我太同情她了。夫妻关系是法律关系,而非单纯的爱情关系。张斌“另有女人”,这是不是爱情另论,至少与胡女士之间的爱情出现了问题,但法律上讲,胡女士对张斌的身体行为拥有权利,张斌“另有女人”,是对胡女士法定权利的侵害。一个法定权利被损害的人,值得同情。不过,同情是同情,胡女士还是有必要区分私域与公域,哪个地带的事在哪个地带办。
      我就想着,为何大家都要对胡女士不分私域和公域的行为高声叫好。我估计,这里面大概很大的成分是觉得解气。胡女士一举,可以令观众解对道德问题的怨气,解对央视的不平之气,乃至解对社会更多问题的不满之气。然而,这终究是“借题发挥”,借他人洒杯浇自己胸中的块垒,手段且不论如何,只要看不喜欢的人尴尬就好,这种心态,便是“目的正当,可以不计手段”。
      胡女士上台发言,似乎没有受到有效的阻拦,我想哪怕在最合乎法治标准的社会里,这样的情况也是不会出现的,因为那里不是她发布家庭新闻的地方。面对上台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胡女士质问:“你们就这样对待一个弱女子吗?”“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儿良知啊?”想必“弱女子”关于“良知”的质问发生了作用,但我想这是她混淆了良知的有无和良知的表现方式,维持秩序的人员未必要用允许大闹会场的形式来证明自己良知尚存。有时,我们会认为一个人要把事情闹大,是因为非闹大则问题不可以解决,对胡女士而言,她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呢?是与张斌的感情问题,还是把“叛夫”搞臭的问题?如果是前者,那无须如此,如果是后者,可能是非制造新闻一个轰动效应不可的。
      有些人觉得胡女士最有价值的话是表达了对“大国”的理解:“明年是奥运的一年,全世界的人民都在关注中国。……但是法国的一位外交部长曾经说:中国在能够输出价值观之前,不会成为一个大国”。大国要有价值观输出,更准确地说,不是你有没有价值观输出,而是有没有价值观被世界认可。然而,把张斌的“另有女人”与中国是否有价值观被世界认可联系起来,我想逻辑上跨度还是太大了一些。何况,法国是个连密特朗总统都秘密地“另有女人”,也不乏女人“另有男人”的国家,似乎也没影响它成为一个大国啊。凡事往高里拨,吃根冰棍都要说“支持民族工业”,跳个扇子舞都讲“锻炼身体保卫祖国”,没道理。
      张斌与胡紫薇的事情,是他们之间的事情。外人爱看热闹,这是常理,但并不表示它就应当通过记者会来发布。事情该在什么地方办,道理该在什么地方讲,声讨该在哪里进行,正义该在哪里去张扬,还是要认准。胡女士情急愤极,举动失当,或许还情有可悯,大家跟在后面赞许有加,我就不明白了,难道人们都正义大作,气炸了肺还气昏了头,以至于已经没有能力辨别公域和私域了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1/20080111144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