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最后一站:美国旧金山(1)/秦晋(图)
(博讯2007年12月28日发表)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最后一站:美国旧金山(1)/秦晋
    吾尔开希的演讲特点,讲到激动处就要昏厥过去,喝一口水缓过气来接着讲。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最后一站:美国旧金山(1)/秦晋


    民阵二大主席竞选场面,左起:许思可、万润南、朱嘉明、徐邦泰。中间主持人廖天琪。
    
    这次环球行在旧金山停留了不到一天的时间,中午到达,晚上离开。老万来接机,与三年前一样,先一个电话过去:我到了。数分钟以后,老万开着车就出现了。三年不见,老万看上去没有明显的变化。
    
    首访澳洲和民阵二大
    
    老万第一次来澳洲是1989年9月在法国巴黎新成立民主中国阵线以后不久,老万是总部理事兼秘书长,一起来的还有天安门学运的风云人物民阵副主席吾尔开希。那天是89年的12月18日星期四,四天前12月14日民阵悉尼支部刚成立。新当选的民阵悉尼支部正副主席以及有支部监察功能的支部会长等一起正襟危坐在主席台上,会场里面挤满了新加入民阵不久的会员以及热情高涨的旅居澳洲的中国留学生,借用的会场是悉尼乔治街600号的威斯里教堂。上帝的仆人,教堂的牧师对刚过去不久的六•四镇压尚记忆犹新,民运的事情到处处绿灯放行。两个人在台上演讲,会场特别的拥挤,空气非常的不通畅,演讲人汗流满面的。吾尔开希的演讲特点,讲到激动处就要昏厥过去,喝一口水缓过气来接着讲。那次演讲主要靠老万不徐不疾的娓娓道来,没有冲动,没有煽情,只有冷静和沉稳。那天演讲会结束,当场就有数不清的中国留学生踊跃地加入了民阵悉尼支部。一个字:热。天热,情热,心热,民运热。
    
    四天前去参加民阵悉尼支部的成立大会,我是被民联悉尼的元老田广叫去支持二李的,本以为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民阵悉尼支部成立以后就可以回到民联了,谁承想民阵需要骨干,二李又热情,就被慰留在民阵,被民阵民联两边拉扯,好不尴尬。最终民阵吸力大,就再也没有重回民联。90年5月民阵澳洲分部在悉尼举行全澳代表大会,因为本人木讷,不善言语,由李副主席提议,李主席接受被放在澳洲分部监事会主席位置上,也许为的是将来民阵澳洲分部内部发生纷争的时候一个无能之人处理事情,甩不出杀手锏。澳洲分部大会后就是选举代表出席民阵将在美国旧金山举行的二大。这个时候的民阵悉尼支部已经在分部大会上由于悉尼支部主席的操作失误已经为今后的巨大纷争留下了伏笔,尽管支部主席为顾全大局忍辱负重自我牺牲。以后我得出体会,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千里长堤毁于蚁穴。此段辛酸容后有时间精力再叙。
    
    民阵成立大会上没有悉尼民阵领导人参与,二大是悉尼民阵人大会崭露头角的机会,各方磨刀霍霍,以期有所斩获。民阵总部“陈、万之争”已经明朗化,首任主席严家祺争取连任迹象几乎没有,谁有可能问鼎民阵?悉尼支部副主席目光独到意中万润南,起草一封信,鼓励万润南出马竞选。共四人联署,四人中三人为二大代表,本人裹挟其中。此信万润南是否看到,有何反应,至今未有得知。此信可被誉为“劝进信”、“效忠信”、“马屁信”,应有尽有。是毁是誉,我皆有份。起了两稿,副主席当场念了一遍。实行四人民主,都同意副主席的一稿。文笔流畅,言之有物,情真意切,晓之进退得失,于己于公。
    
    澳洲一个地区的民阵会员可能超过全球其他地区民阵会员的总和,按会员比例分配出选代表,因而有了一个庞大的澳洲军团,成为民阵二大炙手可热的巨大票仓。悉尼代表李克威、李绢、杨兮、王燕妮、周捷、沈敏浩、叶佳佳、黄余、马冬、黄兆邦、秦晋、王嚣铮、倪海清、岳刚、甄毅、张力行、潘晴,墨尔本代表贺诚、祁元、王珞、南澳代表张小刚、还有一个好像是叫秦嘉浩的。甫下飞机,旧金山的民阵代表朱韵成前来接机,第一次踏上美国的土地,又有一起来的众多民阵代表,一高兴,背诵起了苏轼的江城子密州出猎表达自己的舒畅心情: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还没有背诵完毕,马上有代表揶揄我指桑骂槐,弄得我很不好意思,在身旁的几位好像醒悟了过来,也对我笑骂。这些代表有些在大会以后就绝缘了,有两个滞留在美国没有再回澳洲。一个不知所踪,另一个后来找到了,曾被误传卷入案件死于非命,现在还在美东学位读了一个又一个,就是至今还没有办妥美国的绿卡,老是告诉我好消息,“快了快了”。就这句“快了快了”已经整整十年了。
    
    既然联署了信件给万润南,那就仔细看看万润南,民阵二大是个好机会。一方面,三天会议,万润南是个瞩目人物,民阵主席的候选人。另一方面,万润南一身便装,很不起眼,与许多代表西装革履领带整齐形成鲜明的反差对比。大会期间,万润南老老实实地端坐在会场的前排,身边总有一位仪容端庄的女性坐在身旁,后来知道,是安琪女士。民阵成立一年来的责任和失误都指向了万润南,闹得最凶的是自称民运“祖奶奶”的林希翎女士和岳武。大会的最高潮是主席选举,这个时候的万润南一改三天来形象,一身西服领带,容光焕发,虽然个子比起搭档的副手许思可几乎矮了半个头以上。对手也是一高一矮的搭档,高个朱嘉明和矮个的徐邦泰。这是民主程序的练习,竞选人发表施政纲领,接受选举人提问,竞选人双方进行辩论。在这个回合上,万润南的表现太出色了,说话分寸把握恰到好处,不张扬,柔中带刚。而对手朱嘉明的表现明显地逊于万润南。我还记得当时的场景,那天万润南神采飞扬,说话掷地有声,虽然17年过去了,万润南民阵主席竞选时的一句话使我记忆至今:民主不是你死我活,而是你活我也活。这句话成了我以后在民运内部发生冲突时的指南,91年悉尼民阵内部冲突发生时,我就是这个心态,用了这句话主动缓解、解决相互间的剑拔弩张的紧张,尽管这只是单方面的,对方可能完全不知道,不领情。以后但凡遇到内部不和与冲突,都这么处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12/20071228130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