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遥远的梦:中国人的人格独立和精神自由/西风独自凉
(博讯2007年12月19日发表)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红楼梦》之所以伟大,文学艺术上的成就不说,思想性就前不见古人:塑造了一组可爱的少女群像,女儿是水清新可喜、男子是泥浊臭逼人,在男尊女卑了2000年的酱缸文化里可谓石破天惊。中国男人够操蛋了,两耳不闻窗外事,死读书读死书,读得越多越反动,奴性十足臭气冲天。满清又来烧杀几十年,血性都杀光了。
     (博讯 boxun.com)

    被皇权专制压得抬不起头的男人去哪里找平衡?女人。可怜的中国女人。明明昏君无道,非要说红颜祸水,在烽火戏诸侯一类的故事里意淫;冷兵器时代,无数次被游牧民族打得屁滚尿流,却怪罪"商女不知亡国恨";没有保家卫国的勇气和能力,在女性身上撒野倒是制度的和文化的---都说日本人变态,我看,中国的知识阶层才是最变态最无耻的一个群体:
    
    "饿死事小,失贞事大"就不用说了;三寸金莲,这种对女性身体和灵魂的摧残为文人雅士津津乐道,苏东坡《菩萨蛮》:
    
    "涂香莫惜莲承步,长愁罗袜凌波去;只见舞回风,都无行处踪。偷立宫样稳,并立双跌困;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
    
    自然的天足竟然是社会嘲笑的对象,连嫁人都很困难。这种可怕、丑陋、变态的审美观绵延了几千年! 满清问鼎中原,"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的同时,禁绝汉人缠足。血腥镇压让汉族男子被迫剃去头发,在脑后留下一根气杀先祖、丑绝人寰的猪尾巴,以示对满清政权的臣服和归顺。然而,如此残暴的满清也奈何不了缠足之风!康熙七年(1668年)只好罢禁,有"男降女不降"之说。
    
    三寸金莲在满清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社会各阶层的女子,不论贫富贵贱,以缠足为荣。甚至远在西北、西南的一些少数民族也染上了缠足习俗。女子畸形的小脚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崇拜与关注。(参见《三寸金莲》)
    
    中共取得政权之后,妇女解放的程度令欧美都为之一震。可惜教育跟不上,人格独立和精神自由仍然是纸上谈兵。表面上"各顶半边天",历届政治局常委没有一个是女性。
    
    按说女性经济独立,有了饭票地位上升,不再视离婚为人生末路,思想也应该完全独立。其实不然。男人操蛋依旧,有首歌《过火》,从灵魂深处闹革命,自虐到认为老婆偷人:"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让你受折磨,陷入感情旋涡!"接下来该唱"老婆偷吧偷吧不是罪,你不偷我就没有机会"。如此操蛋,搞得女性也贱意连连,一失恋就怀疑人生甚至轻生的,因为男人看不清前途和方向的,蓦然回首才发现"原来你什么都不要"的,怎一个贱字了得。
    
    有一哥们的女友曾找到我哭诉,该哥们喝高了终于向她彻底敞开封闭已久的心门:亲爱的,我心属于你,我的身体、嘿嘿,属于众人。完了。哭得那叫一个昏天黑地。至于吗?什么东西呀?想起一个脂粉英雄的名言:"呸!满大街都是黄瓜。"
    
    当然我不好这么说,只是安慰她哎呀醉都醉了还跟他计较什么。
    
    无论男女,爱情固然重要,但是,面子、自尊心也很重要。一个有自尊心的女性绝不会靠泪水靠失去尊严来挽留爱情。男人通常又是那么操蛋,变心的翅膀你留得住吗?即便留住一具躯壳又有什么意义呢?不过是鼓励他更加操蛋.
    
    妇女进步与否有一个直观的指标:人口出生率是否下降,发达国家受过良好教育的妇女不要孩子是很平常的事情,即便政府出台各种优惠措施鼓励大家生孩子也收效甚微,只能靠移民予以缓和。女性以自己为主体而存在,为自己而不是为男人活得精彩。中国施行计划生育就是因为落后,越落后越生,越生越落后。教育跟不上啊。
    
    不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黑皮肤还是黄皮肤,首先是独立大写、思想自由的人。尤其是以男人为中心活了几千年的中国女性,也该为自己活一回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12/20071219214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