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自杀的尊严与勇气:向余虹教授学习,跳楼去/朱鲁子
(博讯2007年12月11日发表)

    
    人大教授(博导)跳楼,是悲剧还是喜剧?
     (博讯 boxun.com)

    作者:朱鲁子
    
    2007年12月5日中午1点左右,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年仅50岁的著名的余虹教授(博导)从他所居住的世纪城小区楼上坠下身亡。警方排除他杀嫌疑,即,余虹教授乃自杀。
    
    教授自杀,在现代中国是比较罕见的,也是令人难解的。因为,在世人眼中,教授都是些功成名就,光环满身的人,他们选择自杀,不像那些涉世未深的大学生的一时糊涂,必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正因此,我们对教授的自杀行为,就很难用“悲剧”来定性。如果不是悲剧,难道是“喜剧”不成?恐怕也很难说。那么,具体到余虹教授的自杀,到底是悲剧还是喜剧呢?!
    
    我认为,这需要具体分析。据说,余虹教授曾于9月13日更新的最后一篇博客----《一个人的百年》中写道:事实上,一个人选择自杀一定有他或她之大不幸的根由,他人哪里知道?更何况拒绝一种生活也是一个人的尊严与勇气的表示,至少是一种消极的表示,它比那些蝇营狗苟的生命更像人的生命。像一个人样地活着太不容易了,我们每个人只要还有一点人气都会有一些难以跨过的人生关口和度日如年的时刻,也总会有一些轻生放弃的念头,正因为如此,才有人说自杀不易,活着更难,当然不是苟且偷生的那种活。
    
    至此,我们应该可以明白,余虹教授的自杀行为,乃是他为了维护自己作为“人”的尊严的自觉行为;通过这种自觉的、理性的自杀行为,维护了余虹教授作为一个“人”的存在的尊严。
    
    有什么东西的价值胜过一个人的生命? ----“人”的尊严!----余虹教授以自己的死向我们证明了这一点。正是在这种意义上,我想起了毛泽东给少女刘胡兰的题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余虹教授生的伟大与否我不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是“死的光荣”的!因此,如果我们把余虹教授的死说成是“悲剧”,是万万不可以的;相反,我们应该认可,余虹教授的死是一个伟大的“喜剧”。
    
    作为“喜剧”的余虹教授的自杀事件,给予困扰绝大多数人的“人到底为什么而活着?”这个问题以出色的答案:“人”的尊严。----这个答案的意义是崇高而伟大的:撇开普通大众不说,它向我们作为教授(博导)的人们昭示:你们为什么还活着?你们为什么不去死?!现实中千千万万的教授的没有“死”充分表明,他们是以“人”的尊严的沦丧为代价的。而丧失了“人”的尊严,即为“人”的真正意义上的死亡。所以,余虹教授虽死,但他却活着;我们虽生,但我们已经死去。
    
    教授们,勇敢些!----向余虹教授学习----勇敢地跳下去啊!----跳下去,你就成为了“人”!
    
    ----遗憾,现实中的教授,宁愿选择非人地活着,也不会选择以“人”的方式死去。呜呼!余虹教授,你的血可能又要白流了!
    
    人大教授余虹自杀的“尊严与勇气”。
    
    作者:王二。
    
    在我大四那年,爷爷奶奶相继去世。后来每一年回家,给亲人带礼物的时候,我都会感到内疚和难受。因为读大学的时候,我就常常想,毕业以后的第一笔工资,要给奶奶买个助听器。可是在我毕业前的几个月,奶奶却永远的去了。虽然遗憾,但这也让我多少懂得了生命的价值。我们活着并不只为自己,还可以爱别人,或者给别人一个爱自己的机会。
    
    最近人大教授余虹去世了,是自杀。很多网友对他的选择给予了尊重。他的自杀也被赋予了哲学意味。当然,这是一种勇敢的行为。“你可以杀死我,但是不能打败我。”关于自杀,不太记得米兰昆德拉在哪篇小说里,借主人公的口表达过:每个人在成年礼的时候,都应该被赐予一粒毒药,当一个人确信自己可以随时有尊严地死亡的时候,他就更能够有尊严的活着(大意应该如此)。我不知道余虹教授能有尊严的死,为什么不能选择有尊严的活着。
    
    余虹教授的同事张鸣教授,在他一篇应该是悼念的博文里说:“的确,一个有良知的学者,活在今天,有时候感觉活着比死还难----难受。”所以他理解余虹的选择。我不知道,对于对于一个有良知的学者、一个知识分子来说,这是一个怎样的时代。阎真的《沧浪之水》里有讨论过知识分子的困境,也是大学教师的刘跃进说,在一个按实力分配利益的社会高唱理想是可笑的,生活过的很差的他,在讲台上真的不知道怎么开口。于是他选择了向现实和金钱低头,对于一个知识分子来讲,或许那是另一种没有尊严的死亡。从这个意义来看,余虹教授的自杀的确是“尊严与勇气的表示”。
    
    可是这样的死亡,或许只是一个人的胜利吧?知识分子存在的价值之一,不就是为芸芸众生寻找生存的意义么?在这样一个高唱理想已经成为可笑的年代,我们更加需要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坚守,并且点起希望的篝火,哪怕是很微弱。而因为艰难就用死亡来逃避,并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所以,“就这么站着,令某些人讨厌地站着,除非有人把我干掉”的张鸣教授,也许更加值得尊重。
    
    (我这样一个世俗的人,或许永远理解不了余虹教授的内心。他的选择只是他一个人面对这个世界的抗争和救赎。对于一个不愿意做“蝇营狗苟的生命”的余虹,过多的议论是一种玷污。和张鸣教授一样,祝福他去到一个只有上帝和天使的天堂。)
    来源:新华网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12/20071211080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