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为中华民族设一道“金融防火墙”/钱静华
(博讯2007年11月23日发表)

——读宋鸿兵《货币战争》有感

    作者: 钱静华
     (博讯 boxun.com)

    万维读者钱静华来稿(原题:为华夏设一道紧急预警的“金融防火墙”!——读宋鸿兵《货币战争》有感): 一连四期,怀着欲罢不能的迫切心情,终于倾听完了宋鸿兵先生在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关于《货币战争》的精彩演讲,说真的,思潮久久不能平静。急切地到处去寻找此书的阅读本,然而,逛遍全悉尼所有的中外书店没有此书,幸好澳洲“中文网”有此书的全版本。真得是不读不知道,一读吓一跳,并不仅仅是因为《货币战争》所爆西方金融的惊天黑幕吓一跳,而是被网上为数相当,不知好歹的嬉笑怒骂和一些不识菽麦的愚昧网评所深深震惊!
    
    宋鸿兵何许人也,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和大多数包括我自己坎坷的经历一样,当初甘愿抛弃以往所有一切国内的人生成就,背水一战奔赴西方去“留学”抑或叫“洋插队”的一批改革开放所谓大时代背景下的出国“弄潮儿”!
    
    在西方这块与人生重新博弈的真正实地操盘中,经历过“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最原始生活的挣扎体验,经历过“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西方准则下的内心道德残酷的纠缠,经历过什么叫“民族烙印”最终的不可变性。进而在思想上完成了从一个单纯的仅仅要改变现状的个体奋斗者,到为自己民族思索未来命运而归位觉醒的凤凰涅磐,宋鸿兵就是一颗十足的,经过大时代“留学西方”狂潮冲刷下闪出熠熠光芒的民族赤金!
    
    前些日子,在和旅居悉尼的汕头大学马白教授聊起宋鸿兵时,他说了有这么一本书,书名他忘了,但他始终耿耿于怀那位从小留学西方,摸索滚打几十年的台湾作者在书中末尾的一句话,大概的意思是:“我虽然拥有一副西方思维的头脑,但我始终牢记得这颗跳动的心是中国的!”。
    
    用台湾作者的这句肺腑之言,来对照今天宋鸿兵给我们所展示的这幅,能够充分说明当今天下大势的《货币战争》形势图,不难发现,宋鸿兵的用心是纯洁的,并非哗众取宠而好高骛远,而是苦口婆心列举事实,有理有节站在分析世界货币最终走向,宏观的高纬度上,向自己养育成人,旧貌变新颜,一切都来得那么艰苦卓绝的祖国发出彰明较著中肯的警言:中国今天的现实已有“颜色革命”的高危潜伏,中国今天的“经济成果”已到了被人虎视收割的“丰收季节”,中国今天的“金融消防”刻不容缓需要一道坚不可摧的“金融防火墙”!
    
    告诉了国人:看不见的“金融战争”早已在您的家园打响,看不见的“金融战火”已经烧到了您屁股的座下,大大小小擅长内外勾结专食财富的“金融鳄鱼”正张开血盆大口等着您肥硕,制造出形形色色人为的金融动荡,然后伺机一口把您吞掉!
    
    知道什么叫当今西方所推崇的“不对称战争”真实的军事含义?那就是以我绝对的“优”战胜你绝对的“劣”,就是用我的“坦克”来压你的“螃蟹”,你无可抵抗,毫无招架之功!中国今天的“货币市场”就是危机四伏,不设防的状况,中国未来的“金融险情”就是“螃蟹”的命运。加紧国家防范,到了已并不仅仅是紧急,而是十万万火急的抢险关口!
    
    “金融货币”在国家地位上究竟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国家软肋”又是如何暴露的?今天,战争的形式已然多元化,颠覆一个主权国家,不仅可以使用超级单边的“坚船利炮”,也可以使用五花八门各种糖衣裹着的,笑里藏刀的“金枪银弹”!
    
    解读宋鸿兵雪中送炭,用坚实史料所撰写的《货币战争》一书,我以为,从民族如何自主于世界,新世纪错综复杂的战略觉醒出发,其核心价值是为今天特色社会主义“科学发展观”的理论思维,插上了一副可以翱翔俯视的翅膀,是改革开放,一代海外民族精英保家卫国的前沿“义勇军”之举,甘为祖国“小康”谋划精算,为自已民族不惜甘当世界经济的排头“清道夫”!
    
    《货币战争》一书在今天的出笼,正切中时弊击中中国今天无法回避的二大头号的尴尬:“内腐和外患”!(将在以下着重阐述)面对中国今天时过境迁的经济实力,昔日的西方“打工仔”一跃而为西方今天的“竞争者”,跨入了与西方分争天下利益的世界“BOS”族,于是,“黄祸”泛起,“中国威胁论”流言四溅,战争以“货币”形式进行的对抗态势骤然而形成,就美国而言,压制还是放纵?对中国来说,祸患还是福趾?但无论何是说,宋鸿兵在今天给了我们及时的忠告,应该足以引起我们这个曾经“灾难深重”,正在蓬勃崛起的民族,再度重蹈历史“血泊? 钡纳疃染瑁?/SPAN>
    
    一:光环下内腐的“金融寡头”。
    
    一个国家内部的“金融寡头”频繁地此起彼伏,将预示着这个民族的“国家力量”正在衰败。这是历史和正在演绎的现实告诉我们的经验教训,远的不说,就我们的近邻—俄罗斯,苏联解体的十几年来,俄罗斯出现了多少个“金融寡头”,它们又是如何产生的?那位敢于叫板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尤科斯股东——列昂尼德,尼夫兹林,究竟手中掌握着多少政界的腐败丑闻而不惜两肋插刀,为正在受到审判,他的的老板——霍多尔科夫斯基鸣冤叫屈?!
    
    让我们想一想,为什么“金融寡头”们欲赶普京下台?俄罗斯总统普京为什么质疑众寡头们的“发迹史”?是因为他触目惊心地感到一群官僚资本勾结集团的“内部硕鼠”偷食国家已经成功,是因为资本向极少数人塔尖汇集,俄罗斯新兴的“金融寡头”阵势业已形成,而且正以一日千里的速度败坏分裂着“国家力量”,主宰了政治和经济,甚至肆意寻找更换他们所合适的国家“代理人”,俄罗斯今天这么一个当前的严峻事实!
    
    请看一份很有参考价值,一份掌控俄罗斯命运的“七人集团”寡头成员的背景简历:
    
    尤科斯集团——霍多尔科夫斯基:八十年代,共青团莫斯科第二书记,九十年代,“梅纳捷普”银行董事会主席,1996年起任俄罗斯工业经委主席。
    
    辛丹卡集团——弗拉基米尔·波塔宁:83年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国经系毕业,在校时任团委书记,91年任外经贸委协会的负责人,92年创建私人银行“国际金融公司”,93年任“联合银行”总裁,96年起任俄联邦政府第一副总理。
    
    西伯利亚石油公司——别列左夫斯基:89年汽车经销商,93年于俄罗斯当时的副总理卡丹尼科夫一起创建“全俄汽车联盟”,96年在叶利钦的任内,任俄罗斯联邦国安委员会副秘书。
    
    桥一集团——古辛斯基:毕业于古波金石化和天然气工业学院,89年组建“桥一银行”,92年起任“桥一银行”总裁,同年为全俄银行协会副总裁,93年成立“独立电视台”。
    
    阿尔法集团——彼得·阿文和米哈伊尔·弗里德曼:阿文是盖达尔政府对外经贸部部长。
    
    弗里德曼:毕业于莫斯科钢铁冶金学院,88年私营企业家,现为“阿尔法·康采恩”经委主席。
    
    首都银行·农工银行——亚历山大·斯摩棱斯基:毕业于杜尚别地质学院,74—87年任莫斯科城基局建筑工程师,87—89年领导负责《莫斯科-111》合作社,89年起任“首都银行”总裁。
    
    卢卡伊尔集团——阿列克别洛夫:毕业于阿塞拜疆石化学院,90年任前苏联石油天然气工业副部长,第一副部长,91年苏联解体,成立“卢卡伊尔”石油股份公司任董事长。
    
    这份简历,我们可以从中读到什么令人倍感似曾相识,“官商勾结”的腐败脉络?这简直太像发生在我们身边,刚刚过去不久的典型案例故事:管京生,张国庆,王雪冰,朱小华,马哲名(简历省略)等等那些贪得无厌的“腐败分子”,假设如果不被发现而及时铲除,以他们显赫的背景和光环,难道不是一群主宰驾驭未来中国,众多祸国殃民的“金融寡头”?
    
    学者胡星斗曾经在一篇文章中一针见血提出当前“中国病”的问题,说:“‘中国病’的全部症状集中在—‘官本位’”。那么,“官本位”最为害人的形式就是“官商勾结”沆瀣一气,滋生出形形色色泛滥当前,带有堕落腐败特征的各种流行感染的“中国病”!
    
    也许上苍眷顾我中华,中国真的是有好机遇,好福气,不是吗?前车之鉴的世界悲惨历史实例比比皆是:以往沉痛的拉美衰败现象,泛滥成灾所谓西方文明的“印度病”中毒症状,东欧社会主义阵营,一夜之间轰然剧变倒台的前因后果与俄罗斯民族国家分裂后,周边后院,烽烟四起的“内忧外患”!
    
    在此,我可以断言:如果共产党领导下的,有“特色”社会主义今天的中国,识别不了隐藏在内部的各种“腐败分子”,抑制不住经过改头换面各类的“金融硕鼠”侵吞国资的现象,我相信不会很久,类似俄罗斯模式的中国“金融寡头”将也会纷纷占领政治要津,经济咽喉而粉墨登场。一个曾经有过“城头变幻大王旗”的“军阀割据”罪恶历史,今天已然换作“金阀割据”的时代鬼使神差地降临于中国大地,那么,毫无疑问,毛泽东当初谆谆告诫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的惨痛预言将不幸成为新世纪最悲哀的现实,那就是:人民从此将重蹈历史血泊,吃二遍苦,受二茬罪!
    
    二:外患的“剪羊毛”与“反扫荡”策略。
    
    宋鸿兵在《货币战争》一书中提出:中国将是西方利益集团下一个被“剪羊毛”的锁定目标。很多人在发出疑问,这是真的吗?在我看来,这简直就是新盲人摸象在新世纪的傻问,难道就这么以为西方利益集团真的会那么善待你中国今天崛起的财富?这就好比羊羔子落入饿狼口中一霎间的哀鸣:“你会吃我吗?”一样善良至蠢的不可思议,不是吗?
    
    我们应该不会那么快的健忘吧,香港在97回归后的那场“亚洲金融风暴”中是如何杀出重围的,当时的金融战况是何等地惨烈:仅仅10月23日的那一天,香港上市公司市值4395亿的港元就在人间蒸发,“香港金融保卫战”打响以后短短的2个月时间,香港金融已经遍体鳞伤,此时香港上市公司在8月份市值高峰期的43354亿港元,已经被人轻易地消灭了15420亿港元,市值缩水达35%,损失之巨,跌势之猛令全世界为之震惊!
    
    香港金融告急,新生回归的“香港特区政府”执政威信告急!怎么办?面对洪水猛兽般贪得无厌的“金融鳄鱼”,中央政府及时力挽狂澜,向香港特区提供了坚强的后盾保障,特区政府打破常规罕见动用了1100多亿港元的外汇基金,入市收购本地股票,坚决捍卫香港股市,从而击退了索罗斯这条来自美国的大鳄,闭上血口第一次尝到了“吃不了兜着走”的失败滋味!
    
    索罗斯算是条“金融大鳄”吗?在西方某些金融行家的眼里,他充其量是条不起眼的小鳄鱼。然而,即便是条小鳄鱼的他,这次“亚洲金融风暴”的所过之处也无不所向披靡,掀起的风浪足以让东南亚诸国惊魂未定,面对留下的满目疮痍,马来西亚总统马哈蒂尔愤恨地如是说:“这个家伙(指索罗斯)来到我们国家,一夜之间,使我们全国人民十几年的奋斗化为乌有!”!泰国皇室纷纷心有余悸地大声疾呼:“财狼来了”······!
    
    这就很说明问题了,至少有二点值得我们去认真总结,1,香港在97“亚洲金融风暴”能够及时脱颖而出,充分说明“国家力量”在紧急状态下“集合元素”能够迅速凝聚的不可撼性。2,小鳄鱼背后有大如“航空母舰”的“金融大鳄”在战略虎视。这样,中国这头肥硕的大绵羊在今天可得小心了!
    
    从历史看,欧洲,日本包括今天的中东,乃至一切第三世界曾经繁荣过的国家和地区,都有过被西方,尤其是美国“金融强权”“剪羊毛”的痛苦经历和被掠夺过。欧洲曾经想反制,失败了,为什么?“一盘散沙”!最后觉醒了,团结起来发行“欧币”来和你“美元”抗衡!
    
    日本做梦都想反制,痴想有朝一日跳出你美元体系而大展手脚,然而,可怜他做不到,被人剃光了毛还得乖乖的被人送进栅栏继续长毛,不得喊冤,原因是什么呢?就是你日本充其量是个经济“附庸”,而且是政治上的“附庸”!
    
    那么,中国,你的反制策略在那里定位呢?战略“反扫荡”,预测的全民族心理承受底线到底有多强?“后院”会起火吗?一句话,一切都准备好了吗?准备好敢于与当今超级富豪——美帝国主义这个特等的“金融大鳄”,再度较量一场在今天看来依旧绝对不对称的,类似上世纪五十年代,共和国的初创时期,无数中华好儿女甘愿不惜用血肉身躯来誓死“保家卫国”,当代金融领域的“朝鲜战争”的最后坚强决心?!
    
    这场金融战争,风险很高,中国回避不了,迟早要发生,只是“战争”用何种形式来进行而已,任何的侥幸和软弱就是误国!昨天的“朝鲜战争”输了,中国从此丧失“独立自主”,今天的这场战争输了,中国将从此“无力回天”!事实就是这么险恶,中华民族其实迫不得已,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候了!
    
    压迫中国人民币升值的用心究竟有多险恶?升值到什么位置是个“度”?这就是当代美国企图驾驭制约中国经济,包藏祸心而不可告人的战略玄机!货币升值的背后意味着人为推动的“泡沫经济”疯长,这是美国一惯也是在其它国家和地区屡试不爽,频频得手的征服秘诀手段,使其在制造“泡沫经济”的过程中露出不慎的破绽,然后伺机对其实施毁灭性扫荡的经济战略围剿!
    
    日本就是一个最好的范例,如果相信美国在任何时候都会讲原则,来保护跟随他的“同盟国”利益的话,那么,不是无知就是被所谓“民主世界”迷昏了头!日本就是太相信,才上了九十年代美国威逼诱使日元升值,无限制造“经济泡沫”的大贼船,在亿万臣民热烈庆贺GDP世界第一的欢呼声中,被人骤然掀翻了船!可以这么说,日本九十年代的这场金融灾难,绝对不亚于美国在二次大战后期,为结束战争投在“长崎,广岛二颗原子弹所带来的精神创伤“后遗症”,
    
    十几年过去了,日本经济像被抽取了主心骨,至今也没有复苏,萎缩在东方一隅
    
    的小岛上慢慢添着伤,品尝着一个“奴才”被“主人”无端挨打的失落滋味!
    
    那么现在,谁告诉我:美国对自己绝对紧跟的孙子—日本也这么“不客气”,对你中国—他们今天的战略对手,还会那么温良礼让地“手下留情”吗?
    
    格林斯潘曾经说过:“不到泡沫破裂,人们便无法断定它是不是泡沫”。这是一句充满经济哲理,归纳“市场经济”深不可测,无可奈何的经典语言!就中国而言,“抑制泡沫”与“反扫荡”是目前相当尖锐对峙的一对矛盾体,“抑制泡沫”过猛,经济放缓,市场萎缩就有可能被人“鲸吞”,反之“反扫荡”过力,人为的泡沫过分吹大,货币坚挺,物价飞涨,二级分化内部矛盾急升就很有可能导致“全面崩盘”!所以“反制”又不那么容易,前景充满荆棘!但无论如何,坚定今天的“反扫荡”行为,那是一定的!中国将何去何从呢······?
    
    我以为,全方位抑制目前一盘散沙,你争我夺的“地方诸侯”保护主义泛滥思潮,不遗余力从速收拢号令天下的“中央集权”和汇聚“国家力量”在今天的民族紧迫感!在此前提下,“中央政府”发布一系列令行禁止的政策和规章,统筹地方,号召人民无折扣地归顺“国家意志”。紧急状态时,甚至不惜以法律的名义制定“战时动员令”征用“民间”!从现在开始,“忧患意识”以压倒一切的态势覆盖全局,大刀阔斧向至少包括以下3个“致命”问题出重手改革:(仅供参考)
    
    1,清“腐败”抑“寡头”。
    
    要使国家政局长治久安不被一朝“颠覆”,必须从上到下建立一套财产“他审制度”(可充分利用现成的多党组织,民间团体,群众代表)在经济审查领域监督执政党。政企分明,官商剥离,将包括以权谋私,以权敛财,官商勾结,索贿,占股等行为列入重点打击对象,提升到在新时期“金融犯罪”的高度来认识,彻底清洁土壤,从根上铲除“寡头”萌芽!
    
    2,完善“保障机制”平端“一碗水”。
    
    这个“保障机制”是多方位的,端平当前最具“结怨”的土地,劳资,教育,医疗等领域的“这碗水”,应该与时俱进地纳入各级政府的议事日程。不“讳疾忌医”地告诫全党,全国各族人民:不得以曾经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改革策略是必须的,但已经结束!从现在开始,着重逐步改革政府部门的转换机制,由“行政性”向“服务型”迈进。在观念上切实打通一条“冤情”消化渠道,让“和谐”充盈社会意识!
    
    3,为“富人”说话,帮“穷人”办事。
    
    茅于轼先生这句建言非常中肯,是现实的。“中产阶级”在中国社会的持续涌现,是改革开放的必然,也是融入了世界“市场经济”大潮后的大势所趋。然而“仇富与欺穷”等丑恶事件在社会上相继而出,“富人”和“穷人”在城市乡间不能“和睦而处”,这种“阶层”新对峙而立的消极现象,如果得不到正视而及时舒缓,长此以往必然会削弱我们民族传统健康的“亲和力”!
    
    为“富人”说话,就是号召“社会”向“富裕”进发,敢于打破旧有故存“为富即不仁”的传统陋习,依法保护“富人”们正当的“生命财产”,坚持“改革开放”,坚持今天“可持续发展”的旺盛劲头而不动摇!
    
    帮“穷人”办事,就是合法保护“穷人”的正当“权益”。真情呼吁全社会在新时期,齐心协力都来关注“弱势群体”,不歧视,不推诿,不扯皮而为其真诚地“排忧解难”。将党的关怀,社会温暖传递人间,深入人心!使我们:“社会的大多数”,真正“心悦诚服”地普受改革的“雨露”,享受到经济大繁荣后的百般“实惠”!
    
    举例来说今天炙手可热的“城市住房”问题,我们在鼓励“富人”住好房,“穷人”住房难的现实下有何良策呢?这一点王石先生作为一名企业家,不愧有着“高瞻远瞩”的战略眼光,举重若轻地用全新理念,为社会设计出未来城市“住宅产业化”,牵动万众民心的这幅蓝图,深注着他胸有“国计民生”宽阔的“责任心”!也是当今所谓各路翘楚的“公众人物”,值得为此大力借鉴,引发更多“良性轰动“的连锁榜样效应,为“小康”出“金点子”,为“崛起”指点江山!
    
    结束语,“主权国家”被分割,民族便走进“死胡同”。
    
    站在南天彼岸,世界的尽头,眺望我曾经“贫穷”滋生出无限“罪恶”,今天已然“繁荣昌盛”财富正处膨胀的祖国,思绪显得那么忧心忡忡而错综复杂,向前看,前方处处陷阱,任重而道远!今天,摆脱“贫穷”走向“富裕”的“特色”中国与世界接轨相拥,西方不能拒绝,但由“富强”与世界相互依存,争夺利益,并有可能“超越”世界,这种“事实”,西方是断然不会接受!
    
    这样,决定“国家命运”,二种截然不同的生存态势骇然形成,并不仅仅是“经济利益”,也许真的是“宿命”,而且是意识形态断然不容调和的政治“宿命”,即:中国在不会很久的哪一天,不是被西方渗透,来个“里应外合”透底的“颜色革命”,就是社会主义实际最后的“堡垒”—中国与西方资本主义阵营的实际老大—美国,结结实实会干上一场改变“世界格局”的新世纪大战,这一场战争将会分出输赢,一战定局!(不是“坚船利炮”就是“金融肉搏”)
    
    中国,你会“赢”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11/20071123015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