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陈西
(博讯2007年11月22日发表)

    
    一个非正常的国家,人们出门要先问一问政府部门,"是否是政治敏感期"?"可否出外探亲访友,或旅游"?当被确认能够出行时,你的出行仍然是不安全的,你的旅程仍然有可能被当局干扰,你有可能被当局劫持押送回原藉,或者劫持到一个你不知道的秘密地方。
     (博讯 boxun.com)

    本人因为信奉民主宪政,争取人权而入共产党的大牢多年,出狱后总想出门走走。不凑巧遇到了"政治敏感期",中共要开"17 大",共产党的公安约我谈话交待,"17大"前后都不能外出,派出所干警隔三差五总打电话来试探,看我呆在家里没有。
    
    与专制政府无理可讲。本人知趣,决定"敏感期"过后再出门。
    
    带着贵州朋友们即将要举办"第三届人权研讨会"的精神,我风尘仆仆地乘火车到了北京。欲与北京的民主异议人士传达我们贵州在12 月10日,国际人权日之时,将继续在当地传播人权知识,拓展中国的人权空间。
    
    我们已经举办了两届人权活动,我们希望大陆中国各地区的一切爱好和珍惜人权的人都能自发地、主动地在当地开展各种各样的人权活动。北京是一个民主异议人士比较集中的地区。人权入宪已经三年,拓展人权的条件已经成熟。就是不知北京的朋友们有这个意识没有?
    
    当在与北京的著名异议人士江棋生、陈子明先生见面时,我得到了包遵信先生仙逝的消息。
    
    顿然的噩耗,让我们的会面沉浸于沉思和肃穆之中。
    
    包遵信先生是80年代初领引中国思想走向世界的一位先行者;是八九民运中有影响、有理性的一位异见领袖。六四屠杀后,曾任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的包遵信因此被中共当局指控为六四"黑手",被判刑5年。我与包先生相识是他的《走向未来》丛书,我的书橱里至今仍然拥有这套从书。89年的铁窗生活又把我们拉近了。我为大陆中国失去这样一位优秀人才,失去一位民族良心人士而伤痛。
    
    包遵信先生曾经是我和大陆中国许多人的启蒙老师。他在引进西方的现代观念和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反省批判中做出了巨大贡献。他对民主、宪政、人权的贡献也是如此。这里摘录一段先生的话:" 宪政与宪法不是一回事,宪政与宪法又有相同的地方。它们相同在何处?或者说具备什么样特点的宪法,才符合宪政的要求?那就是对人权有着突出而又明确体现的宪法,才是宪政的法律基础。人权没有保障,即便有了宪法,也与宪政无缘。人权是宪政的精髓。宪政的确立与完善,总是与保障人权联在一起,离开了人权保障,也就无所谓宪政。"
    
    "以往有无数的法律,它们都是统治者用来制驭普通民众的,美国宪法和它们不一样,它强调保护人民的权利,规范和限制统治者的权力,使统治者和一般民众真正做到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这是人类文明史从中世纪跨入现代的重大变化。如果说人权观念是中世纪末期与宗教神权斗争的结果,那么把人权保障制度化、法律化,则是现代宪政的结晶。" ⑴
    
    包遵信先生的一生贡献于中国的自由、民主、宪政、人权事业,包先生的去世更激起了我们大家对中国人权的关注。在当局封锁和打压包先生追悼会的时刻,我们与会的人士决定分头转告其他未能知道消息的朋友,希望勇敢者都能够去给包先生送行。
    
    我决定代表贵州的朋友去给包先生送行。我请陈子明先生给我们贵州的朋友还有同行的陕西省朋友张鉴康先生各订购一个花圈。下面两张图片便是我参加追悼会留下的永生纪念。
    
    包遵信先生永垂不朽!
    
    陈西
    
    2007年11 月14日
    于贵州贵阳大西门西市河边
    
    注:⑴:为 张祖桦宪政和中国政制转型《政治改革与制度创新》作序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11/20071122151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