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杀人如草不闻声/伍老
(博讯2007年11月16日发表)

    作者:伍老
    
     共产党从十几个人、七八条枪的匪类起家,至今已拥有三百万上下庞大的武装家丁。在共产黑帮的纵容之下,这些家丁以向人民开战为取乐的方式。 (博讯 boxun.com)

    他们在光天化日之下,将作家廖祖笙的儿子在校园狂殴至死,遍体鳞伤,死相惨不忍睹。廖先生四处反映求告,无人搭理,上北京,被恶政府跟踪小组以颠覆国家罪押回。警狗三天两头威胁侮辱,实施密集贴身监视、跟踪,阻断其生活来源,甚至发出暗杀威胁。
    民主人士胡佳,其妻分娩在即,他往医院探望,也成了罪名。国安警狗拳脚并加,将其打倒在地,血从口出……
    他们抓捕知识精英张林、郑贻春,予以重判;
    他们抓捕民意代表高智晟,施用电刑、强灯烤照、数百小时不准入眠;
    他们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新青年学会的读书人徐伟、靳海科、杨子立、张宏海,套上脚镣手铐;
    他们逮捕诗人力虹,以莫须有罪名重判;
    他们重兵看守民运领袖王炳章,予以非人的折磨;
    他们数年来不断恐吓郭飞雄,直至近期终加逮捕;
    他们绑架、推打悼念包遵信先生的民间人士;
    他们用锥子刺杀北京拒绝搬迁的维权群众的耳心,甚至予以全家杀害;
    他们的狗经警朱宏林,在沈阳市苏家屯区一建设银行营业厅,仅因几句话的口角,开枪将刚取完款的无辜储户计程射杀;
    颟顸警狗、法盲法官杀了无辜青年聂树斌,真凶获死刑后看不过去,站出来为死者洗冤,而共党法政警部门仍然凶蛮横暴,将家属的呼天抢地的申诉、新闻界的报道踢到一边,冥顽地一意孤行到底。
    近日,广州医学博士尹方明又仅因几句口角,就被警狗挑衅式的开枪击毙。恶警顶住受害人胸侧发弹,一枪毙命。其荒谬不可思议,几等杀人取乐。唯一的目击证人被警方软禁至今,警狗开始编造谎言欺世,保护凶手,大批媒体记者被驱赶,凤凰卫视新闻报道被强行切断。
    ……
    种种骇人听闻的事接连不断,显然,警狗们有恃无恐。如是旷古罕见的冤案错案假案一再发生,警狗持枪杀人的随意性越来越大,被揭露后黑帮自我保护并百端陷害受害方的手段也变本加厉。
    共产党立法数千部,其实质等于废纸,他们无法,无理,当然就更加无情。
    汪兆钧的公开信提出了较为妥善、代价最微的社会变革方式,譬如以手机传送变革的消息,形成强大不能羁控的特殊舆论通道,这是最佳的选择。但是共产黑帮并不领情,反而予以嘲笑,他们自恃以强大家丁、警狗为看家方式,譬如百余万的武装警狗,如要与外军对抗,那几乎是一个残酷的笑话,流氓中国在国际上一副无赖的嘴脸,但先进强大的民主国家不会坐视其耀武扬威。最近,美国开发在地球大气层以外运作的未来武器与情报系统,其中的“高超音速飞行器”,它的飞行速度是音速的六倍,可于数分钟内携带重达12000磅的炸弹,轰炸世界上任何一处地方,就是为了应对流氓国家尤其是中国的威胁而予制衡的妙招,因此把战场从地面扩展到太空。可是共产黑帮认为,靠他们的庞大家丁看家护院绰绰有余,不给人民哪怕是些微的喘息呻吟的空间。
    日据时代的良民,也没有这么悲惨的;而共产黑帮绑架之下的草民,每一个都可能是其专政机器的活靶子!
    人民的建议、企盼,种种善良的愿望,一律化为泡影,而共产黑帮的打压摧折,更是一天强似一天。人民哀求无望,保命无望,求最起码的安全感不可得,那么,事实上民间不可能死水一潭,到时候,出现变种的红枪会也是可能的;那么,民间渐次出现杀良弼的彭家珍、杀孚琦的温生才、杀五大臣的吴樾、杀恩铭的徐锡麟……都是可能的,都是应该的,都是求之不得的!
    实际上已经出现了,2001年10月,山西榆次大峪口村好汉胡文海,长期被当地污吏恶霸欺压,到了杀手至他家索命时,他退无可退,乃背水一战,奋起反击,击毙恶霸十四人,震惊世界。审问他的时候,这位胡先生慷慨陈述,其中说到那些恶霸的暴行听了令人心悸。即使是最博爱的人道主义者,也会杀心顿起!有记者庭下问他后悔与否,胡先生回答理直气壮:“不后悔,一点不后悔!就是遗憾,没有把该杀的都杀了”。他说他只有以暴制暴,来维护那渺小卑微的生存权!
    与其做下一个聂树斌、计程、尹方明……不如做一个胡文海!
    章太炎先生说:杀了一人,能救众人,这就是菩萨行!
    我们说,杀一恶党警狗,能救众人,这就是菩萨行!
    
    黑暗的国度
    悲哀的民族
    
    喑哑的人民
    非人的境遇
    
    无法无天的黑帮政府
    明火执仗的爪牙帮凶
    
    残暴歹毒的和谐盛世
    炸药桶上的莺歌燕舞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11/20071116030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