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亚洲将军适合干什么?/冼岩
(博讯2007年09月20日发表)

    据说,刘亚洲将军“在美国时曾在教堂外坐了一整天”,于是发现了基督教的“奥秘”:“西方的教堂有忏悔室。进了教堂之后,就把心灵的东西向神述说。把丑陋和肮脏的东西向神诉说了,他就轻松了。他的心灵得到了净化”,“久而久之,他就变成了一个健康的人,心态和心灵特别健全的人”。

    刘将军是个善于“发现奥秘”的人,至今已被他“发现”的“奥秘”数也数不清。这一回竟然劳烦他“坐了一整天”,可见发现“奥秘”之重大。也就是对“千年来,东方和西方的竞争中,西方胜利了;东方宗教和西方宗教的竞争中,西方宗教胜利了”的西方宗教,才值得刘将军“坐一整天”。如果是已经被证明失败的东方宗教,“正眼看它”一眼就已经是刘将军的恩赐了。就这么“正眼”一看,刘将军就发现了东方宗教的“奥秘”:“你看那些神的形象:大腹便便,无忧无虑,嘻皮笑脸,享受着人间烟火。个个吃得脑肥肠满”。就这么西方“坐一天”,东方“扫一眼”,东西方宗教的“奥秘”就都被刘将军“发现”了个精光。不知道世间还有何奥秘是刘将军没有来得及发现的,刘将军法力之“层次”,比之他“根本不正眼看”的李大师也不遑多让。

     由于刘将军只扫了一眼,所以他老人家没能发现东方宗教无论佛、道、儒,都有着忏悔、自省的内容,许多人同样是“愁眉苦脸地进去,神情轻松地出来”;由于刘将军只坐了一天,所以他也没能发现虽然西方上帝长得比东方佛祖苗条,表情严肃,但他同样要求信徒奉献,大多数信徒之信仰同样是为了“贿赂”与交易——“不是吗?”,如果单纯是为了忏悔,对自己忏悔就行了,何必做给神看?要给人看的,必定是要求些什么,就象刘将军写文章给人看也是为了满足些什么一样。只是以刘将军层次之高,寻常百姓是不可能发现其所求的。何况,西方上帝所要求于信徒的,绝不仅仅只是忏悔。 (博讯 boxun.com)

    至于被刘将军视为西方文化精髓的“原罪”,比之东方宗教所谓“三世因果”,其粗糙与幼稚不可以道里计。正是佛家的因果报应说,使宗教真正成为了一门学问。当然,这些小问题刘将军是不屑“正眼看”的,他的目光早已凝聚到了宇宙最核心的奥秘上,他发现:“历史证明,这三个教(佛、道、儒)根本无法振兴中华”——虽然几千年来中国落后于西方的时间其实只有区区3百年。更重要的是,刘将军发现了N个“一切”:“一切问题都指向制度,而一切制度的问题都指向文化,而一切文化的问题都指向宗教。道德就是文化。道德是不是宗教的一种表现形式呢?我还在思索这个问题”——难得,竟然还有刘将军也需要停下来“思考”的问题。正如他发现了“西方的教堂总是建在城市中心,与民亲近。中国的庙宇总是建在深山老林中,与民疏远”一样,他还发现“民族性就是道德。宗教决定了文化,文化决定了民族的性格,民族的性格决定了民族的命运”——看来,宇宙间的所有重大奥秘,都已经被刘将军发现得差不多了。惟一还需要思考的(记住,能作如此思考的只有刘将军——这种层次的思考,量其他人也没有能力介入),只有“道德是不是宗教的一种表现形式呢?”

    但是,层次不够高的人,难免还会有所困惑:刘将军断言“中国人心中没有永恒的神的位置,再说深一点,就是没有终极性的文化精神追求!这种人是不会把自己的关心范围扩大到家庭、甚至个人以外的。如果扩大出去,一定就是伤害别人。这样的民族怎么能不是"一盘散沙"?”,那么,刘将军本人又是哪国人呢?如果也是中国人,是否也“不会把自己的关心范围扩大到家庭、甚至个人以外的。如果扩大出去,一定就是伤害别人”?或许刘将军已经上层次了,因此和西方人一样“心中有了永恒的神的位置,再说深一点,就是有了终极性的文化精神追求”?

    如此说来,担任空军副政委真是委屈了刘将军,他应该担任的,是全体东方人类的精神导师,教导东方人什么是“永恒的神”,什么是“终极性的文化精神追求”,就象李大师教导人们宇宙真理是“真、善、忍”一样。怎么能够委屈刘将军呆在军队这样的纪律部门呢,还要接受从来不承认“永恒的神”和“终极性的文化精神追求”的马克思主义之约束呢?虽然突破层次后的刘将军,其言行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约束。没有人觉得他象解放军的将领,却确有人觉得他象人类的导师。

    所以,说起来,还是原来作家的身份最适合刘将军。当没有人把他的话当回事时,他的话确有助于沉闷中的空气流动;而当人们不得不将信口雌黄也当回事时,灾难随时可能发生。从个人心理出发,能够理解半路出家的刘将军急于将原来擅长的本领转化为现在可依托的优势,从而证明自己,摆脱周围人的异样眼光;而他的背景也给了他这种我行我素、不伦不类的方便。但从社会现象看,这样的人能够成为空军政委,而不仅仅只是文职将军,不是他的上司出了问题,就是这个国家出了问题。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9/20070920140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