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共處理酷刑事件比封建國君更有效率/古德明
(博讯2007年08月25日发表)

    
    新中國沒有非法酷刑
     (博讯 boxun.com)

    上月中,深圳有位鄭先生在街上突然被警察拔槍指住腦袋,押到東莞警署,拳腳交加,再用鐵棍亂打,打到腿腫血流,警方才發覺抓錯了人,給他二百元車費,把他放了。東莞警方說:「我們沒有嚴刑逼供。疑犯是被捕時受傷的。」
    「被捕時受傷」無疑是很不錯的待遇。今年五月,江蘇贛榆縣供電局副局長梁繼平涉嫌貪墨,被檢察院人員抓去,幾天後只遺下屍體,而且體無完膚,當局說他是「猝死」的。去年六月,黑龍江亞力布鎮林業局職工馬志新掌摑上司,被公安以詐騙罪名抓去,一個月後也只遺下屍體,頭骨、頸骨、肋骨無不破裂,當局說是「被同囚疑犯打死的」。然則深圳那位鄭先生還抱怨什麼。
    
    
    
    決不承認酷刑就是
    舊中國有些故事和新中國很不同。晉朝末年,大臣桓溫一心以仁德化天下,偶然用刑,也只是輕輕觸及犯人衣服。他兒子桓歆見了,笑刑杖從不落在犯人身上,只是高高舉上天,重重打地:「上捎雲根,下拂地足。」桓溫正色回答:「我猶患其重(我認為還是打得太重了)。」(《世說新語.政事》)
    宋朝初年,開封百姓王元吉被後母誣告下毒,獄卒用所謂鼠彈箏法,把他縛起來拷問,直到他自誣有罪。王元吉妻子上朝擊鼓鳴,太宗皇帝召見,令御史審查,情大白,就把案中受賄枉法官員一律懲處,更以鼠彈箏法縛那獄卒,縛得他「宛轉號叫,求速死。及解縛,兩手良久不能動」。那時候,朝廷對酷刑逼供官吏決不輕貸(《宋史.刑法志二》)。
    今天,中共處理酷刑事件比封建國君有效率得多。總之決不承認就是了。二○○五年,聯合國酷刑問題特別調查員諾瓦克往北京、西藏、新疆監獄考察之後,批評大陸酷刑普遍,中共發言人秦剛馬上反駁說:「專員花了短短兩個星期,去了區區三個城市,遽下結論,自然不符合實情。」
    
    
    
    午門外沒有登聞鼓
    實情是新中國絕對沒有非法酷刑。酷刑都是合法的。比如說,北京社會科學院職員何德普呼籲中共平反六四,二○○三年被判入獄,獄中公安打聾了他左耳,又規定他八十五天不得下,連吃飯甚至大小便都不例外。又比如說,律師郭飛雄支持廣州太石村民罷免貪污村長,二○○六年被捕入獄,獄中公安把他反鎖雙手倒吊起來,又用高壓電棍打他陽具。這一切都比鼠彈箏法先進得多,胡錦濤更不會不知道。但他不是宋太宗,新中國也不是舊中國。所以郭飛雄的妻子只有致函諾瓦克鳴。中南海午門外沒有登聞鼓。
    上月底,東莞一名少年在商場隨地小便,商場保安員把他和同行三人圍住毆打,打死一人,事後被東莞警方拘捕。但商場保安員應該可以說:「那四個少年是我們抓到時受傷的,其中一人猝死。」這是新中國化。
    郭飛雄聲援太石村民期間,上書胡錦濤說:「中國必須由野蠻之路走上文明之路。」他真是咎由自取。他似乎完全不知道,為求中國由孔孟之道走上今天這條道路,中共足足花了五十八年工夫。
    
    古德明 專欄作家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8/20070825203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