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伍老:叔宝心肝,果将安在?!
(博讯2007年08月20日发表)

    
    
     王蒙自传第二部,唤作《大块文章》,近日正在海内报刊热闹连载。书名显然典出李白《春夜宴桃李园序》:“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但是李白地下有知,必定喊冤,斥其谬托知己。乃因自传首鼠两端,夸夸其谈,闪烁其词,造作已极;更令人惊讶的是他书中屡以轻薄笔调偷袭刘宾雁,读之令人齿冷。 (博讯 boxun.com)

    
    他写刘宾雁“一九七八年才恢复工作,一九七九年就发表了记述《人妖之间》的作品,次年此篇报告文学的反面传主王守信老太太就被处决了。然后此作获奖。多么厉害!这也是精神变物质,文学可以影响生死!……她是个娘们儿,这是作品提到王守信时的第一个涉嫌性别歧视的词。她精力饱满,可惜都使到外头去了。常常是腾地一下就不见了。街上谁跟谁打架了,哪家夫妻要打离婚,百货公司来了什么新货,都是她最先知道,也常扯扯老婆舌……上述种种,看不出有什么不妙的,甚至可能是她的活力,她的热心,她的优点的表现。”“情欲呀,挤眉弄眼呀,亲昵呀,也都离不开传主的女性归属,女性的性挑逗暗示。这些东西为什么变成了‘妖’的属性了呢?它之成妖利用了、投合了中国数千年封建礼教的多少成见偏见陋见!顺便说一下,这是报告文学,不是小说,情欲呀,捅肋条呀,眉呀眼呀,亲昵呀,不知道作家的依据是什么?还是仅仅有所谓的‘合理想像’。“我们可以从本作品中学习到妖化对象的一些本领……”
    
     “(刘宾雁)去了一些省份和地区,每去一个地方,他都要写一些东西,将那里的领导班子划分一下谁谁是改革者,谁谁是冥顽不灵的官僚。这样到处闹得鸡飞狗跳。”
    1986年11月,王氏当文化部长不久,到上海参加中国当代文学的国际讨论会,他写道“但一些媒体记者来得很踊跃,你没有邀请的,他也来了。还有我们的一些作家头面人物,如刘某某(指刘宾雁),自带了两位女记者来。特别是遇到一些如开幕式招待会、宴请等标准高的膳食,实在负担不起与会记者的入席。作协方面提出拟请记者另行用餐,标准低一点,我未有异议。”
    
    如此之大的敌意来自何处呢?作为“道相似”同行同辈,刘宾雁当年对他多有支持、抬举。而且他能当上部长,也间接跟刘宾雁们以笔为旗争来的开放环境有关,不意此公对九泉之下的宾雁先生落井下石,雪上加霜,大泼污水,理屈词穷,不惜栽诬罗织,居然能将一般生活习惯,采访技巧、行文方式一概打成刘先生的罪名,惑人观听,一至于此。
    至于携带记者,还特别指出系女性,可谓诛心。笔者曾经和宾雁先生共事,当时的环境和工作性质,完全不可能像王氏所指什么“自带”,实情或是记者震于宾雁先生之名,对其重点采访,而忽略了他人,包括忽略了正在官瘾兴头上的王氏,结果出现他这样的厚诬之辞。
    
    王氏这本书,随处流露出当过大官的优越感,沾沾自喜,掩饰不住的“皮袍下的小”跃然纸上。他不知道真正大官如徐世昌,做过钦差、总统的人,当其早年学生充当日本人说客来劝他但肯合作,还可再次当总统那么大的官,徐世昌愤然叱责:你太浑!他认为替日本服务,乃属是非不分的混球,绝对不可容忍。今天,王先生连个作协主席也混不上,人家宁愿给一小女人,他的失落感导致他那酸水冒的,就差直接说了:老子先前阔。
    书中对宾雁先生的攻击,多达数千字,他真不怕越描越黑。这又是什么缘由呢?往心理层面分析,可能就清楚了,敌意来自刘宾雁先生对青年人巨大的自由感召力,在海内外智识者中的持久影响,以及作为中国作家精神领袖的人格魅力。王氏受不了,居然赤膊上阵,向死人叫板,向圣者泼污。
    
    宾雁先生实为华岳泰岱,而王氏甘作草木蝼蚁。古人论做人,有谓“宁走十步远,不走一步险”,王氏反其道而行之,这样的选择,下野后的曹锟、失势后的张勋这些癞人都不屑为之,而王先生竟然摇笔写来,也不怕夜半雷殛鬼扣。我们对此行径绝难理解,只能叹一声,叔宝心肝,果将安在?!鲁迅有两句诗,移赠王氏,也甚恰切——
    横眉岂夺娥眉冶,
    不料仍违众女心!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8/20070820225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