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挨餓與人權/余杰
(博讯2007年07月14日发表)

    余杰更多文章请看余杰专栏
    
     北京大學近年來醜聞不斷,最近的一個醜聞便是聘請剛剛下台的「紅衞兵外長」李肇星擔任授。 (博讯 boxun.com)

    李肇星是文革時代畢業於北大的工農兵學員,他的人格形態、知識結構和思維方式,典型地表現毛時代的愚昧、荒蕪、粗魯和猥瑣。他在擔任駐美大使和外長的時候,經常在正式場合,用蹩腳的英文或山東土話破口大罵,被他罵過的歐美港台的記者及外交官數不勝數。華府外交界將其形容為「闖進瓷器店的公牛」,李肇星卻頗為得意,彷彿不如此便不足以顯示其火熱的忠黨愛國之心。
    李肇星在受聘為北大授的儀式上,再次宣稱「挨餓使我更懂人權的意義」。在和外國人辯論時,人權話題屢屢出現,李氏的撒手便是:「我挨餓過,我知道甚麼是人權,你挨餓過嗎?」這一招讓那些養尊處優的西方人頓時啞口無言,丟盔卸甲,落荒而逃。李氏將此招數授給北大學子,算是一份見面大禮。以後,若西方元首訪問北大,再敢對中國人權問題指手畫腳,不妨依葫蘆畫瓢,在提問中讓其「沉默似金」。
    
    應該謙虛地當學生
    
    只有挨過餓才知道甚麼是人權,照這樣的邏輯推理下去,山西黑窯的奴隸童工應當驕傲地說:「我當過窯奴,我知道啥是人權,你當過嗎?」殺人犯也同樣振振有詞:「我殺過人,才知道生命的價值,你殺過人嗎?」
    如此授,堪稱北大之恥。有網友發表評論說:「李部長的演講通過媒體迅速傳到了世界各地,總部設在日內瓦的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許多歐美日等國家的工作人員,在學習了李部長的講話之後,都紛紛宣佈辭職,理由是他們沒有挨過餓,不了解人權的真正意義,不適合繼續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工作。據了解,人權委員會在立即進行緊急改組,目前僅有中國、朝鮮、越南、古巴、伊朗、蘇丹和索馬利亞等少數幾個國家的代表在艱難地維持人權委員會的運轉。」這不僅是個黑色幽默,這也許正是中共所期望出現的「國際形勢大好」呢。
    李授以挨餓為榮,卻從未思考過究竟是誰讓他挨餓的。讓他挨餓的,不是萬惡的西方帝國主義,而是偉大領袖毛主席及其驅使的中共當局。挨過餓,且幸運地沒有成為數千萬餓殍之一,便應當反思饑荒的根源並尋找避免的方法。曾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印度裔學者阿瑪蒂亞·森,即是研究饑荒問題的專家,他指出饑荒的蔓延乃是因為專制制度實施的資訊封鎖。李前外長真不該到北大竊取授之位,而應該謙虛地當一名學生,認真學習森的著作。
    
    大戰李敖拋的媚眼
    
    李肇星的石破天驚之論,與彼岸另一位李姓聞人李敖大師形成了紫禁城巔的對決。李敖在鳳凰衛視的脫口秀節目中,公開讚揚中共半個多世紀在大陸的統治,有兩大傑出成就,一是讓中國人不再挨餓,二是讓中國不再挨打。我曾撰文駁斥其荒謬的言論,如何對得起大躍進中數千萬死難者的魂。
    李敖以此向北京當局拋媚眼,卻沒有想到,北京政府的部長大人李肇星突然透露出自己也挨過餓的驚天真相。
    這兩種不同的馬屁,那一種真正拍得胡錦濤舒服,那一種拍到了馬腿上?究竟是李肇星的「挨餓論」,屬於洩露國家機密,應當被逮捕法辦呢;還是李敖的「不挨餓論」,阻礙了具有中國特色的人權觀念的推展,破壞了北京的外交和統戰大局?最高當局應當迅速作出判斷和宣告,以免海內外的吹鼓手們首鼠兩端,無所適從。
    
    余杰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7/20070714143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