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离开北大、清华再高考:不是为钱而是另有隐情
(博讯2007年06月24日发表)

    
     来源: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博讯 boxun.com)

    南充考生张空谷(本名张非)离开北大清华再高考的网帖如今在全国都闹得沸沸扬扬,此事也引起了全国媒体的关注。昨日,本报、新华社和央视的记者纷纷奔赴南充十一中、十中并追到张非在岳池的老家想探究事件的真相。昨晚7点过,此次网络故事的主角张非终于露面,面对本报记者的采访,揉着惺忪眼睛的张非在机敏中透露着直率,称再次参加高考实在是一次痛苦的选择,绝非为金钱来考试,而缺少目标则令他在大学里常常迷失方向,终因沉溺于网络而“白白使自己浪费了10年宝贵光阴”。
    
    张非注定是个引起争议的人物。有人说他天赋极高,能成大事;有人说他沉溺网络,必将一事无成。你是如何看待“张非现象”的?张非如何才能摆脱目前的困惑?本报今日开通热线,欢迎读者就此事畅所欲言,请致电:028- 86969110。
    
    专访张非
    
    网瘾误我十年青春再次高考是种痛苦
    
    起名“空谷”是为避免重复
    
    昨晚7点过,先前一直找不到的张非终于出现在大家眼前。1983年8月出生的小伙子有着1米7的个头,红红的T恤罩着结实的身体,从进门的刹那开始就爱用手揉搓一双微微发红的眼睛,对此张非自称是上网多了受到影响。
    
    对于自己之所以将名字改成张空谷,张非解释是因为在百度里一搜索,发现“张非满天都是”。后来从一句诗中获得“空谷”二字后,便更名为“张空谷”,结果发现很少有人用这个名字,而这也一度成了自己的网络用名。
    
     网瘾大误了十年学业
    
    一切因网络而起。大家戏言“你现在已是网络名人感觉如何?”结果张非嗤之以鼻,称自己对网络传闻一点也不晓得,更无心去关注,“网络都在胡言乱语,那些值得信吗?我也绝不可能去回应。”
    
    张非承认,自己是因为网瘾太大而耽误了学业。张非称,自己14岁考到省邮电学校,学习了1年后,就开始“往学校附近一些住宅楼里钻,因为不少住户在家里都装了游戏,吸引了不少学生去耍”。而当时玩的是单机游戏机,没有现在如此丰富的网络。第二学年结束后,已无心学习的自己被父母接回了岳池,走上了高考之路。张非称,在参加高考前,自己一心想上大学,只要稍微一努力,平时用心专一的他很快就会取得好成绩。因为目标明确,也就很少上网。
    
    不过上了大学后,情况急转直下。“欲望多了也痛苦,欲望少了也痛苦。”张非将自己沉迷网络归咎于生活中奋斗的目标太少,“而这也是自己最大的缺点。”因为奋斗的欲望少了,内心就空虚,甚至隐隐感到痛苦,于是也容易坠入虚幻的网络世界。如此折腾最终使自己染上了深深的网瘾。张非称,因为自己没有钱,流行的网络游戏自己还是很少接触,平时上网都是看电影、听音乐,但大多数时间还是在打游戏,如“大汉时代、DDO”等,这些游戏都不怎么花钱。
    
     再次高考是痛苦的选择
    
    如今快满24岁,张非说起这次高考,自认为也是一次“非常痛苦的选择”。浪费了10年光阴,自己已经比一起考试的同学大了很多。从北大清华回来,内心都有伤痛,尽管表现得不在乎,但还是觉得有愧。尤其是这次回来后,张非用“耻辱”来形容自己。进入教室后,“因为落后了,所以自己坐在了后排。” 张非自我感觉到,在这些年龄比自己小得多的同学眼中,“他们好像都在鄙视我。”而自己如今已经没有退路了,想到自己也只有通过再次高考来证明自己,因此, “考试赚钱的传言完全是无稽之谈”。
    
    此次高考到底如何,张非表示没有估计过,也不晓得考了多少。对于心中的学校或专业,张非称只有等分数出来以后才晓得,“不过专业现在自己已想好----―心理学,这样也可以拯救自己。”
    
     我有愧于父母
    
    如此的折腾,张非也觉得很对不起父母。从校长办公室里出来,张非走在妈妈身后,称在大学时,他看到母亲在北京靠“刷盘子”来辛苦地陪伴自己,很辛苦也很无助,但深陷网络的他已是“自顾不暇,彻底不能自拔了”。在走下楼梯时,张非表示自己曾给父母说过“对不起”,但在未来的生活中,自己依然感到有点害怕。尽管现在感到已经没有退路了,但“网瘾很难戒除”,就算控制得到一时,也很难说不出意外,“毕竟时间太长,一时半会儿改掉很难。”
    
    专访张非父母
    
    网络成瘾害我儿希望大家拯救他
    
    昨日下午6点过,张非的父母被从近两百公里外的岳池乡下接到了南充。看到这么多媒体的关注,夫妻俩是既疲惫焦虑又满怀希望:令他们骄傲和痛苦的儿子也许真的有救了!
    
    孩子退学在亲戚面前抬不起头
    
    在十中校长办公室,张非的父母说起儿子,动情之时泪光闪烁。母亲祝明灿说,儿子2003年考上北大,全家人感觉很有面子,可是读书一年后,儿子因为上网成瘾,学分不够,按北大规定被退学。儿子被“开除”了,父母觉得羞愧,“甚至在亲戚朋友面前都难抬头。
    
    母亲陪读挽不回儿子上网的心
    
    其间母亲为了挽救儿子还去北京靠“刷盘子”赚钱陪读,最终也没能让儿子回头。”父亲张道谊,为了给儿子找一个安静的学习地方,2004年7月到南充考察了南充十中和十一中,最终觉得十一中离城区较远远离网吧,在向学校上交了北大学生退学证明后选择了十一中复读。
    
    2005年儿子以南充状元身份考上清华。但好景不长,沉迷网络的儿子在第一学年结束后,学校为了挽救他让其再试读了一学期,也最终无济于事。父母在学校抱头痛哭,在老师的一片惋惜声中,张非因学分不够主动选择了退学。今年2月1日,张非拿着清华大学教务处出具的学生退学证明,再次离开了北京。此次退学给父母的打击“不言而喻”,急得头发过早花白的父亲张道谊称,家人几乎无地自容,也不敢让亲戚朋友知道儿子又回来了。后来,张非在更名为张空谷后,悄然进入了十中复读。不料考试结束一场网络流言骤然而至。
    
    网络传言令家人雪上加霜
    
    “儿子两次退学已令家人苦不堪言,而网络传言更令家人雪上加霜。”面对网络关于儿子参加高考是为了赚钱的传闻,父母觉得是深深刺伤了他们的心,儿子两次高考,得到的奖励总共也就53000元(考北大岳池一中奖励3000元,考清华十一中奖励10万元,其中5万元又捐赠给了学校),却浪费了4年光阴。就是这4年时间里,作为家长花费在他身上的金钱也远远不止这些。如今儿子再次来高考,父母已感到羞愧难当了,网络的传言令一家人的遭遇更是“雪上加霜”。“我们现在多么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拯救儿子,同时多给我们以理解,多给张非以宽容!”言谈中,张非的父母眼含泪花。
    
    不戒网瘾就不能安身北大清华?
    
    □杨弘农
    
    四川青年张某2003年及2005年先后考上北大和清华,两次退学,今年再次高考。此事件的网络版本是“四川南充惊现职业高考考生,清华北大反复退学牟取高额奖金”。目前,张某终现身媒体为自己说法:“离开北大清华,因为自己的欲望太少了,内心苦闷,沉迷网络……”
    
    一个曾4次参加高考的青年,两度考进中国名校又两度被退学。背后原因在哪?张某以前的老师和同学说,张很聪明,成绩好,很听话。而今年高考估分 600多分,或又将被名校录取。但是我不能不悲观地想:如果网瘾不除,即使今年再考上北大或清华,他还会被退学的。如果上面这个“如果”成真,那是不是就不能在北大清华安身了?
    
    在我的眼里,能令人上瘾的东西都是好东西,至少是非常吸引人的吧,这你得承认,不然人怎么会忘记一切投身它怀抱?那你说学生为什么会迷恋网络?有别于烟瘾酒瘾,网瘾是一个人走进了一个虚幻的、比现实更美好、更没有让人产生压力的美景之中。关于网瘾的讨论多得很,压倒多数的声音是“网瘾是个害人精”,毒害了孩子;时下更有人打戒网瘾的牌子来生钱。笔者自己是个有自制力的成年人,偶尔打网游也让我忘记时间和空间,网络的魅力看来客观存在。有句很经典的话让我们往往无话可说:如果你把几何证明课、语法课也设计得像网游那样,那谁还去上网?呵呵,看来有了网瘾也没什么要紧的嘛,我们的课程确实也不如游戏设计得有趣啊。
    
    再反过来看我们的教育是怎样对待有了网瘾的孩子的。现实的残酷竞争容不得学生有网瘾,学校教育的结果是让上了网瘾的孩子退学,因为你迷恋网络成绩不好。于是要戒网瘾,于是有了痛苦,要和自己喜欢的东西决裂需要大勇气。有人戒得了,戒不了的呢?于是张某退学了。
    
    既然戒不了,既然有了网瘾也没什么要紧的,那我们的教育能不能将就一下,来适宜这些戒不了网瘾的孩子呢?比如发挥他迷恋网络这一特长。喜欢游戏,让他去开发游戏,喜欢当黑客,让他去负责网络安全,喜欢聊天,让他去管理聊天室……让他编程,让他开发软件,让他当网管……北大清华因该有这些小儿科吧?“因材施教”就是说的这些吧?
    
    当年钱钟书先生只因沉迷文学,数学考分并不理想,清华包容了他。现代教育发展到了今天,北大清华还能容下一个沉迷网络的四川青年吗?
    
    记者李罡汪仁洪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6/20070624161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