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晓竹:胡锦涛治水记
(博讯2007年06月23日发表)

    刘晓竹更多文章请看刘晓竹专栏
    
     尧舜时期,洪水滔天,浩浩荡荡,包围了高山,漫上了丘陵,人民都非常忧愁。部落寻找能治水的人,四岳大老们认为鲧有办法。但是,也有人表示怀疑:“鲧只知道用堵的办法治水,能行吗?”大老们说:“比较起来,其他人都没有他合适。让他试试吧。”于是代表大会通过决议,任命鲧领导大家治水。鲧成为新一代领导人,踌躇满志,听说东边有水来了,就派人到东边去堵,又听说西边有颜色来了,就派人到西边去筑堤。南北有水,也如法炮制。除此之外,鲧十分重视内部防水,叫做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博讯 boxun.com)

    
    然而,九年过去了,洪水仍然泛滥,洪灾有增无减,人民生灵涂炭。忍无可忍,大家就把鲧流放到羽山,一说舜击毙鲧于羽山。但是,洪难未已,由谁来继承鲧呢?大家不是很有把握,但都认为靠堵是无济于事的。因之,有人提出让大禹来担纲,因为他主张用疏导的办法来治水。四岳大老们有很多顾忌,一来怕新河道淹了自家田园,二来怕大禹治水一旦成功,旧朝代势必结束,新朝代就要诞生。这怎么行呢?无奈他们实在想不出别的法子:九州已淹没,大水进京城,不搞新水政,人人要灭顶。
    
    毕竟形势比人强。代表大会接受了大禹的治水计划。史书记载,大禹走马上任,带领大臣益与后稷开展新政,第一道命令是大赦天下,估计将政治犯与异议人士都放了,以集中力量分治九州。大禹吸取了鲧治水无功的教训,改用疏通水道的办法。他翻山越岭,测量地形,几经家门,不敢进去。十三年之后,九条山脉开出了道路,九条大河疏通了水源,九个大湖筑起了堤防,四海终于平定,九州再次统一,人民安居乐业。史书说,这就是夏朝的开端,毫无疑问,实现了改朝换代。
    
    在中共十八大上,一个别有用心的人讲了上面的故事。党内大老们听得面面相觑,鸦鹊无声。胡锦涛呆坐一旁,身心憔悴,满头青丝已成白发。此时,贪污腐败大肆泛滥,如同洪水猛兽,陷百姓于水深火热,人民苦不堪言。更可怕的是,京城内已无安宁,几十万上访者露宿街头,而各地上演的群体事件,此起彼伏,不可收拾。与会者心里都明白,伟光正面临着灭顶之灾。于是有人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事实证明胡锦涛堵的办法失败了,故应改用疏通的办法,我们也找一个大禹来治水吧。话说到这,大家齐声责怪那个讲故事的人,你为什么不在十七大前讲这个故事呢?如果十七大就换人,或早五年放弃堵的政策,改用疏通的办法,岂不是亡羊补牢尤未为晚?现在可好,江山就要变色,社稷不得不易手了。
    
    但是,一切为时已晚了。懊恼之下,大家迁怒于治水不利的胡锦涛。代表大会做出决议,要像惩罚鲧一样来治胡锦涛的罪,不但撤销了胡锦涛的一切职务,而且把他流放到朝鲜,因为会上有人说,朝鲜就是鲧被流放的羽山,至今还像五千年前一样的穷山恶水,天天饿死人,而且羽山首领金胖子与胡总书记是一个脾气,气味相投,都喜欢假大空,皆热衷堵堵堵。当然,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每个月还会给胡锦涛发送四十斤粮食以及各种生活用品,一直送到他去见马克思为止。
    
    十八大之后不久,中国正式宣布大禹治水。新一代领导人吸取了胡锦涛治水无功的教训,重新考察地形,力图疏通水道,允许言论自由,开放党禁报禁。无独有偶,新大禹治水也是十三年,中间反反复复,曲折无数。党内大老们天天骂大禹是个叛徒,比那戈尔巴乔夫还过份,比那叶利钦还激进。但是,十三年后,四海重新安定,九州再次统一,人民安居乐业。这就是自由民主新时代的开端,毫无疑问,实现了改朝换代。新史书详细记载了新大禹治水的事迹,但也不忘提及胡锦涛治水的失败教训,都说他是中国第二个鲧,堵来堵去,反而水淹三军,害苦了自家人。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 http://www.liuxiaozhu.com)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6/20070623220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