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十七大前的较量——胡锦涛与江氏集团围绕陈良宇案的较量/昭明
(博讯2007年05月26日发表)

    十六大之后江泽民仍旧保留军权,这是明摆着对胡锦涛不放心。因为政治局常委数量从七名变九名,江氏常委们位子还不稳,所以江氏必须以军委主席的身份继续压制胡锦涛。
    
     在这段时期内,各个地方宗派主义太严重,尤其是上海与天津,市委内全是近亲繁殖出来的,胡的中央根本指挥不动。为了能达到一箭双雕的目的,胡原本想调天津的张立昌进中央,上海的陈良宇进天津。张立昌一旦进中央,就会失去对天津的影响。天津又是一个十分排外、地方保护主义盛行的地方。陈良宇到天津后,就让天津人收拾他,而中央派到上海的中纪委就方便收集陈的材料了。锁定陈就能打开江氏集团在上海的突破口,为全歼江氏集团做好准备。 (博讯 boxun.com)

    
    但江泽民及他的助手们并不傻。当江闻到气氛不妙时,立刻以拜访南开大学恩师的名义访问天津。江的此行耐人寻味,这么多年不来,偏偏此时。之后就是张立昌与陈良宇哪个也调不动。
    
    迂回出击未遂,已经引起江的警觉,那就只好展开正面攻击。其实胡早就收集好了江氏集团在上海动用社保基金腐败案的材料,但在总攻前先要让老百姓知道社保基金的作用性质。所以中央电视台大肆宣传社保基金,并且定性,这是老百姓的保命钱,然后由中纪委出面告诉大家有人动了老百姓的保命钱,是陈良宇。人们终于知道了坏蛋原来在这里,该杀该杀。民愤一旦被调动起来,江就无法在第一时间保陈,只好痛在心里。人们也知道陈的后台是黄菊,而陈与黄的后台都是江泽民。
    
    陈良宇被停止政治局委员与上海市委书记的职务后,由谁来代替?刚开始胡想让亲信刘延东坐阵大上海,一举拿下上海滩。刘的资历并不浅,但无奈在陈被胡祭刀后,江氏集团表现出空前的团结,上海已然是个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之一,刘无法在上海着陆。
    
    这时胡锦涛又生一计,欲调中组部长贺国强去上海。贺国强是曾庆红的嫡系,胡是欲借曾之手打上海,让贺把组织部长的位子空出来,好安插自己信得过的人。这样一来就让江氏集团内的两个不同派系内斗,两败俱伤。但计划赶不上变化,曾庆红何许人也,不上当。虽然都是政治局委员省部级,属平级调动,但中组部长比省市委书记规格要高半格,因为有培养提拔干部的权力,所以贺也调不动。
    
    此计不行又生一计,那就先让市长韩正代理市委书记,对韩正要保,要使用,更要观察。韩正倒霉就在这里,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最后只能力辞市委书记的职位。
    
    最后妥协的结果就是派一个双方暂时都能接受的人物,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习中勋之子。习中勋的为人,党内许多高级干部都很佩服。尤其在一九八七年初,在中央的民主生活会上,邓小平摆下鸿门宴,党内高层每个人都要批判胡耀邦,无限上纲上线,其中冲锋陷阵的有王鹤寿、邓力群、薄一波。当时气愤紧张每个人都要与胡划清界限,惟恐躲避不及,殃及池鱼。而身为中央书记处书记的习仲勋在会上却敢拍案而起,怒斥党内老人这种党内极不正常的组织生活:‘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胡耀邦的总书记是党的中央全会上选举出的,要罢免他的总书记也要在中央全会上,你们今天在这里就罢免他,这是逼宫,这是我们党内极不正常的组织生活,会给我党我国的稳定造成极大的损害’。结果竟不幸被老爷子言中了,这次胡耀邦的非正常下台直接导致八九年六四事件,将中共的政治资本完全透支。八八年习仲勋被挂以人大副委员长的虚职,不在中央起作用了。后来的习仲勋脾气极坏,经常为些事情破口大骂。人们都不理解他,他反而说自己得狂犬病了。这是老爷子的幽默,指的就是八七年初在中央的民主生活会上被一群疯狗咬了。事后私底下,包括参加民主生活会里的大部分人,都赞叹习仲勋的为人,不仅拒绝落井下石,还仗义执言,要交朋友就得交这样的,绝不能交王鹤寿、邓力群、薄一波之流。所以许多老同志把对习仲勋的敬意转放到下一代身上,就是培养提拔习近平。组织上不得不对习仲勋作出这样的评价“胸怀坦荡,光明磊落,公道正派,顾全大局”。有关这段历史请参阅邓力群同志私自在香港出版的邓立群文选《十二个春秋》。
    
    胡锦涛将重任交付于习近平,就是希望他能向他的父亲一样,仗义执言,秉公而断。而江氏集团极尽拉拢之能事,希望习也能一道下水。他能否被胡选中在十七大上做接班梯队,就看他能不能火拼上海帮了,但人们对习近平的普遍评价是“厚道”。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5/20070526232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