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苏尉:胡锦涛比龙新民智慧吗?-兼论中共的“民主新模式”
(博讯2007年05月21日发表)

    4月下旬,北京帮的前宣传部部长龙新民从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位置上下台,换上当今党魁胡锦涛主管团中央时的宣传部部长柳斌杰。柳某就职演说中的一句话,很让海内外媒体热闹一阵,这句话就是“多用智慧,少用权力。”
    ▲柳斌杰怎么能当好“多用智慧”的署长?
     新署长言下之意,他的前任是个蠢才。这很符合胡锦涛对八本书事件的态度。消息人士透露:八本书闹大发之后,胡锦涛批评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不是不让你们再惹麻烦了吗?』意思是你们怎么又闹成“国际事件”(政治局2006年初,讨论“冰点”时的用语)?胡的批评让意识形态主管常委李长春对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大发脾气,大骂道:『你们为什么只报书名,让我划圈?不报具体内容?』好像中共的决策层都很智慧,都上了下边看门狗的当了。 (博讯 boxun.com)

    中国的新闻出版行业,流行一个小段子,几乎人人能上口:『我是党的一条狗,蹲在党的大门口,党让咬谁就咬谁,让咬几口咬几口。』1月31日上午10时,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受龙新民的安排偕秘书到八本书的作者之一,人民日报退休老干部袁鹰家里登门道歉,吐出自己一肚子的苦水:『网上许多文章我也都看到了,都冲着我来,我首当其冲,真是有苦说不出。我是执行署里的决定。关于出版,这几年中央下了好几个有关文件,作了严格的规定,我处在这个岗位上,当然必须严格执行,这不是我个人的事。』诉说当一条看门狗的身不由己。邬书林接下来透露了中央有关文件的严格规定的部分内容:『这次提到的书,都是涉及规定里所列涉及"反右"、"文革"、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内容,必须履行报批立案的程序。』,闹了半天,八本书事件的根子还不在龙新民和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而在中央有关文件的规定。
    看来,胡锦涛对党的干部要求确实不低,仅当一条恪尽职守的看门狗,只能算滥用权力,还要求充分运用智慧。
    怎么运用智慧呢?毛泽东搞经济大灾难大跃进时,周恩来向全国提出一个智慧无比的口号:『我们就是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结果,马儿没跑起来,经济几近崩溃,人饿死几千万。现在柳斌杰发誓要“多用智慧,少用权力”,会带来什么后果呢,令人侧目。
    ▲ 俞可平用西方民主常识套中国特色,算得智慧?
    去年10月,被称为胡锦涛的智囊、文胆的中央编译局副局长,兼任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校教授的俞可平,在北京日报发表《民主是个好东西》,用西方民主常识来讲解民主是需要条件的,最后落实的到党魁胡锦涛在美国讲的:『 没有民主,就没有现代化。』俞可平还说推进民主需要智慧。由于人民网、新华网、学习时报的大力推广,这篇2千字的短文顷刻走红,海外喉舌追捧:『勾勒出胡温主导下的政治改革蓝图……』
    事隔两个月,俞可平继续告诉人们“胡锦涛要搞民主了”。他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的采访,长篇大论谈论公民社会和民间组织,非常显眼地提到非政府组织NGO。他说“我们必须及早认识到,公民社会是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的必然产物,中国推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就必然导致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公民社会。”
    俞可平倡导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公民社会”的现实是什么样子呢?2005年党魁胡锦涛在年中政治局讨论“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的主题会议上,做了严防“颜色革命”的讲话,特别提出『不要制造道义领袖,不要制造叶利钦、曼德拉、哈维尔、瓦文萨、和昂山素姬。』根据胡的这个讲话,中共中央办公厅、对外联络部、外交部、公安部、国安部、民政部联合下发《关于加强非政府组织活动管理工作意见》,提出“西方代理人”“政治反对派”的概念,提出“主动出击、露头就打、先发制人、保持高压态势”的十八字方针,这个方针今年已经延续到第三年,主管公检法的罗干用“不惜物力、不惜人力,不惜国际影响,一定保持国内局势稳定”杀气腾腾的话予以解释和说明,几年来展开对NGO、维权运动和维权人士、法轮功、家庭教会、复转军人组识的全面镇压。维权律师高智晟、陈光成被判刑是典型事例。
    用西方民主常识套中国特色,是俞可平的智慧。
    今年4月,这位海归政治学家到美国华盛顿访问,目的是向中国外交重中之重的美国宣扬胡锦涛要搞民主了。他介绍中国民主发展的路线图,他以北京从禁放鞭炮到允许定时燃放为例,说明“和谐社会”、“以人为本”理念,已经有了很大的进行,『以前是以“堵”(即堵截)为主、现在是以“泄”(宣泄)为主,会听取老百姓的意见』。他透露中共正由“永久的政党”向“执政党”转型,但是当美国人问:『这是否意味中共会容许有“反对党”?』滔滔不绝的俞可平则避而不答了。都说西方特别容易欺骗,俞可平访美,当场还是被看穿了他的银样蜡枪头。
    ▲不论左中右只要工具和奴才,算得智慧?
    4月3日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率领主流媒体在头版头条以中共传统大树标兵的方式刊登新华社的通讯《用真情践行传播党的创新理论的楷模方永刚》。方永刚辽宁省朝阳市建平县人,1963年4月出生,1985年复旦大学历史系毕业,同年7月入伍,1992年12月入党,历史学学士、法学硕士、军事学博士,现为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政治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教研室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方永刚实际就是一个编造中共理论的狂人,邓小平时期编造邓小平的,江泽民时期编造江泽民的,现在又编造胡锦涛的。胡锦涛自上台之后,提出“新三民主义”、“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正苦于如何系统化,方德刚的本事就是只有一句话他能写成一篇论文,再搞成一本书,这位44岁的军队理论教员,已经主编了16部党的创新理论研究专着,发表学术论文100多篇,宣讲了党的创新理论2000多场。博得“神道”、“侃爷”等一堆绰号。
    4月5日 新华社发布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日前来到解放军总医院,亲切看望了正在这里住院治疗的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教授方永刚的电讯,同时发表了胡锦涛坐在扶手椅上,与穿着病号服躺在病床上的这位优秀的“党文化”传播者握手的照片。301高干病房,对军委和四大总部,各大军区的领导,按照职务高低称1号首长、2号首长……现在治疗癌症的方永刚也排上号,而且号码排在军级和大军区副职之前,和毛岸青一样的上将待遇(副总理级别)。
    今年4月中央党校还有一个曾经热衷宣传江泽民“三个代表”的理论专家,中央党校哲学教研部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马(克思)哲史学会应用哲学研究会会长、邓小平理论研究会副会长董德刚,董某人在2007年1期《科学社会主义》杂志(双月刊)发表文章《谈谈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的定位问题》,该文建议在今年秋天的十七大不要将总书记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等理论写入党章。董写道:『自从高层将1989年江泽民上台作为"三个代表"思想形成的起点,这使"一届领导一套理论"的说法有了市场,带来了一定的负面作用,好像"理论创新"只是为了确立个人历史地位。』这位感今是而昨非的理论家的文章虽然满篇充斥 “敌对分子反对三个代表”、“严重的政治事件”“有少数对社会不满的人”的左爷们惯用语,但是想标新立异想过了头,惹得中央党校校长曾庆红大为光火,常务副校长苏荣已找董本人谈话,中宣部下令收缴、销毁刊有董文的全部《科学社会主义》。轰动一时的这篇董文也倾刻从国内所有网站消失。
    同是紧跟派,却遭遇一树一压,显示的是智慧还是权力?
    ▲ 民主新模式的无耻超过三个代表,算得智慧?
    4月下旬,胡锦涛大概认为他的理论创新到了该吹冲锋号的时候了。
    人民日报主管的人民论坛编辑部在第8期,组织了一期讨论:“中国民主模式是否已经形成?”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刘熙瑞教授的主打文章回答是肯定的。他的第一个论据是:“首先从指导思想上说,马克思主义的人民主权思想是我们始终确认并坚持的。我们政府的一切权力都是人民赋予的,政府和国家的公务员都是人民的公仆,除了当好公仆外,没有任何权力。而这一点,与西方先进的民主理论家提倡的并无区别,甚至比他们更彻底。说明我们已把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等理念确立为人类共同的文明成果,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第二个论据“从理论上说,我们遵循的是马克思主义的代表制理论。马克思主义强调,代表制与代议制不同,它是一种更彻底的民主实现形式。因为代议制本质上是一种‘精英轮换”制度’,选民只有在选举时才是自由的。议员是全体人民的代表,不受选民的委托和指示的拘束,只凭他们的良心行事。””代表制则不同,它是1871年马克思在总结巴黎公社经验基础上提出的取代代议制的制度,照马克思的说法,它是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终于发现的”“通过人民自己实现的人民管理制” 我国正是根据马克思这个设想和列宁在俄国的实践,采用了代表制体制,以希望实现更完全的民主。现在我们提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实际上是在代表制基础上的理论延伸。”
    作为当今中共马克思主义教授刘熙瑞,其实完全不用浪费如此多的笔墨解释中国现行政治体制已经是世界民主模式的一种,他只需高唱一遍文革响彻云霄的《社会主义好》就可以了,他的两个论述,运用的恰好是老毛当年只允许全中国人相信的“社会主义就是好!就是好!”的逻辑,换句话叫做蛮不讲理。
    今年两会,中共现领导人之中最富表演天赋的总理温家宝就按照“社会主义就是好!就是好!”的逻辑,弹唱了一番“除了做公仆的权利,没有其他权利”,“社会主义民主归根结底是让人民当家作主”的高调。
    半个多世纪中国人民的处境早已戳破了毛泽东《社会主义好》的谎言,想不到当今的总理、教授,理论工作者又按照毛泽东的逻辑,向人民推销这种中共的民主新模式,恰好印证胡锦涛创新理论的日暮途穷。
    ▲ 三个月后人民日报借读者来信否定谢滔,算得智慧?
    今年二月,中共党内开明派主持的杂志《炎黄春秋》,刊登了新闻人出身的前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谢滔的文章《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他认为“民主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正统”。肯定当今瑞典为代表的民主社会主义制度,认为是当今有别于美国为代表的资本主义制度,和以苏联为代表的共产主义制度(可称之为暴力社会主义)的第三种社会制度。谢滔的理论对中共传统理论具有颠覆性,是公开主张中共进行“颜色革命”。谢滔文章立刻遭到老左派的疯狂围剿,他们直接给胡锦涛上书。据消息人士透露,胡锦涛调来一批《炎黄春秋》来看,看过之后说:“有些文章不错。”对谢滔文章没做评论。此时八本书事件正如火如荼,李长春拿着左派告谢滔文章的状子去找胡锦涛,李长春说:“我们要有一个态度,要说话。”胡锦涛回答:“不要说话。”
    胡锦涛拒绝回答左派的上书,大大激怒了左派,他们公然向胡锦涛施压,在数个网站公开批判谢滔,3月在南京和上海同时召开谢滔的批判大会,称谢文“是多年来在国内公开出版的刊物上最为猖狂、最为露骨的反动文章之一”,称谢韬是“帝国主义别动队”新成员。内部刊物《上海宣传通讯》第2期刊登胡锦涛的最新指示:『近年来西方敌对势力对我渗透,“他们打着‘民主’、‘自由’、‘人权’、‘宗教’等旗号,内外勾联,借题发挥,蓄意炒作;国内各种非马克思主义思潮有所增长,思想理论领域的噪音、杂音时有出现,今年下半年党的十七大召开,思想领域的噪音、杂音会增多,敌对势力干扰破坏会增加。』4月把批评声讨大会一直开到谢滔所在的中国人民大学,还要进北大和中央党校,因租不到场地,到现在还不罢休。
    4月,得到胡锦涛的批示,《炎黄春秋》又刊登生前反对将“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写入中央文件的中共元老陆定一《晚年的几点反思》,又引起国内外的舆论轰动。4月28日,中宣部向全国各大媒体下达口头通知;“对谢滔文章不做任何形式的评论。”要同时制止左批右捧,被认为直接来自胡锦涛的态度。
    仅隔了一个五一黄金周,5月10日,人民日报理论版以回答读者来信方式否定了“民主社会主义”,重申中国必须“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发展道路,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决不搞西方的三权分立和多党制;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
    兜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耗时三个月,来对付中共党内85岁谢滔的一篇被删改的文章,算不算得智慧?虽然没有像八本书一样,再次搞成“国际事件”,但是露出了又粗又长的狐狸尾巴,胡锦涛要搞的“民主新模式”,与谢滔主张的“民主社会主义”是根本对立的两种社会制度,仍旧是毛氏、邓氏传承下来的一党专制,对17大抱民主改革幻想的人是多么的不实际。
    不知羞耻地用民主谎言遮挡狐狸尾巴的胡锦涛,比较赤裸裸禁书的龙新民,谁更智慧?成为留给舆论回答的问题了。
    ——观察(5/19/2007 3:37)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5/20070521205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