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从“Honsawatoi”亡国250年谈起/貌强
(博讯2007年05月16日发表)

     作者: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以下据说是73岁的第一强人丹瑞大将与其参谋长(皇室星象家第一大国师)的谈话实录。消息来源虽不详,但我们发现内容却真实可靠。兹刊登如下,以飨读者。 (博讯 boxun.com)

    
    丹瑞:最近有什么特别消息?
    
    国师:简直破天荒第一次,在5月8日,国内外孟族(Mon)群起纪念 Honsawatoi 亡国250周年,并请孟族高僧念经超度当年亡国前后惨遭种族屠杀的孟民。他们的头头 Nai Htaw Mon ,Nai Janoi Marm, Nai Pala, and Nai Mot Deep等大声疾呼:团结一致, 光复我们孟族 家国;爱国爱乡, 坚持孟族语言文化。 在孟邦首府毛淡棉(Mawlamyine)与其他重要城市,有孟族僧侣、学生、青年等半公开或秘密集会纪念。我警察与情报部门正在严密调查他们的真正动机与背景——最主要是看背后有没有国外黑手;所有孟族地区的我方领导,都在严加注意孟族各阶层的新动向。
    
    丹瑞:哼!这些亡国奴得楞人(Talaing是大缅族主义者对孟族的贬义称呼,杂种、混蛋之意)真不知天高地厚!竟然口口声声用孟语 Honsawatoi,Honsawatoi 的,我们早就禁止他们使用孟语孟文不是吗?!他们必须用我们官定的缅语名称“Hanthawaddy”!嗯!这些得楞小子们老骂我是老粗,讥笑我浅薄无知:嗨嗨!汉达(Hatha)是鸳鸯,瓦底(waddy)是住所——“汉达瓦底” 就是 “由鸳鸯鸟栖地发展 起来的城市”,指的就是孟族旧都勃固(Bago)城。 我史学基础不差吧!话说回来,他们的孟国,不是被我缅族大帝雍籍牙(Alaungpaya Aung Zeya), 在1757年 彻底消灭了吗? 嘿嘿!什么 Honsawatoi, Honsawatoi 的, 早在250年前由人间完全蒸发了,孟国无影无踪250年了。
    
    国师:雍籍牙大帝跟您老人家非常神似。您和他都不是大城市人,也不是名门望族;然而,是金子总会金光闪闪的。雍籍牙大帝出生于上缅甸阿瓦(Awa或Inwa)故都附近的摩梭坡(Moksobo)小村,他靠自身本事荣任摩梭坡村长。您老人家出身士兵,身经百战,刺刀见红,是一刀刀一步步升上大将宝座的。孟族常爱大吹大擂:1752年4月,他们孟族首领勃固王,攻下了缅族王都阿瓦,结束了缅族的东吁王朝
    (Taungoo Dynasty,1531-1752)。 但他们绝口不提:雍籍牙村长英勇、坚强、果断、 强悍, 1752年领导缅族在摩梭坡村起义,次年即1753年,就收复了阿瓦,赶走孟将孟军,再过两年即1755年,乘胜率军南下,袭溃了孟族大本营。雍籍牙大帝完全跟您老人家一个样——也是采取杀光、烧光、抢光政策,他血洗孟国,清洗孟族, 几乎杀个精光, 不理什么僧侣、老叟、妇女、小孩…………手段之残忍,使各 族人民闻风丧胆, 一直发抖到现在。您老人家把彬马那小镇改建为“内比都”——皇城之意, 雍藉牙大帝把孟族渔村大光(Dagon),改建为仰光(Rangoon)——意即“敌人灭绝”。“吉祥如意的皇城”与“敌人灭绝的仰光”,丹瑞大将与雍籍牙大帝,虽间隔250年却遥相呼应,星象呈祥——真是天意也!
    
    丹瑞:1752年9月17日,英国Captain George Baker and Lt. John North 觐见我雍籍牙大帝,恳谈海上贸易。几年后,雍籍牙大帝就重心南移,在仰光海港跟英国法国大做贸易………书呆子貌强(Maung Chan)之流, 大赞雍籍牙大帝“站得高望得远”,还说“ 谁靠近海洋与控制海洋,谁就能称霸一方”。我丹瑞大将近年重心北迁,扬弃易攻难守的海港仰光,苦心经营易守难攻的山城“内比都”,面对国内外敌人,面无惧色。岂料书呆子貌强(Maung Chan)之流,竟冷嘲热讽我“凭星象办事, 愚不可及…………”。
    
    国师:貌强之流懂个屁!他们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纸上谈兵,开口闭口罗马、希腊、西双版纳、清迈、仰光、汉达瓦底………。貌强还借孟语“Hansawatoi”与缅语“Hanthawaddy”为活例子 ,指出梵文、巴利文、孟文的“s”,在缅语却走调而成为“th”;还说“缅语没有oi 音ai音,所以toi 改读改写为 ti,Nai 改读改写为 Naing, ……..”。他引经据典,谈古论今,懵然不知何谓“人微言轻”——难怪老上司奈温将军,当年面对学生运动破口大骂:“他妈的B——百无一用是书生!给我开枪:杀!杀!!杀!!!”。
    
    貌强之流哪里会知道您老人家:与世界领袖比——跟瑞苗胞波的毛主席不相上下, 是 “四个伟大”(注);若在国内“数风流人物”,您老人家赫然就是 “雍籍牙大帝二世”。
    
    仅举您老人家迁都缅甸中部的四项丰功伟绩:
    
    1。军事上更易于攻打北部、东部、东南部的克钦族、掸族、克伦族、克伦尼族等叛军,置众土族叛军于死地。
    
    2。政治经济上更靠近和平崛起、已成世界第二繁荣富强的中国巨人——我们既可狐假虎威,更能靠山吃山,坐收渔利。
    
    3。贸易交通上更靠近中国-印度与中国-东盟之公路、铁路、水路输血 大动脉。 中国、印度、东盟等发奋致富,所以海陆空方面,他们不惜花钱大开发。而您老仅仅借光借光,不吃小亏还占最大便宜。不瞒您说:2006年我们已超過香港,成為云南省的第一大外貿伙伴。看东:与马来西亚、泰国、老挝、柬埔寨、越南等,我们正在宏图大展,瞧西:跟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等,我们面临商机无限。形势不是小好,而是大好!大大的好!!
    
    4。战略战术上,我们力避那小牛仔、大流氓美国布什之海军闪电登陆,空军天降突击——让美国丘八,只能遥望我新首都的崇山峻岭而徒呼奈何;美帝若敢进犯,不妨放马过来,我缅军的丛林战与山地战,将让美帝少爷兵死无葬身之地! 前天您老与北高丽国复交,齐声对小布什说不!并借金正日的核武力量唬唬山姆叔叔,然后再隔山打牛,吓吓泰国王八蛋。泰国本是缅甸属国,与我们有数千公里长的边界线——那里有克伦族、克伦尼族、掸族、孟族叛军的游击老巢,泰缅边境的联合国避难营,庇护着近百万缅甸难民。
    
    嘿嘿!我们的枪杆子既出政权,也保政权——10多年前我们就 已经有了中国的先进导弹巡逻艇;1998年底我们从北高丽進口16台130mm口徑M—46大砲;2000年,我们派9人代表团到北高丽密商军事合作,2001年6月, 北高丽 付外长朴吉淵回訪我们,密谈了国防工业合作事宜。俄国斯基大熊呢?他近年供应我们核能技术与训练,更充实了我们的空海战斗力;印度多年来不断向我们大送秋波,最近还进一步提供我们大批步兵轻型武器与弹药…………源源不绝的印度援助,还在后头呢!
    
    吾国吾民虽穷得要命,但我们拥有取之不尽的石油、天然气、宝石、大米、柚木、无偿劳动力………让美英欧盟等的所谓制裁,见鬼去吧!
    
    丹瑞:阿努律陀大帝建了缅甸第一大帝国(1044-1287),莽应龙大帝建了缅甸第二大帝国(1531-1752),雍籍牙大帝建了缅甸第三大帝国(1752-1885 ),第四大帝国任重道远呀!
    
    国师:千句万句,凝为一句:您老站得最高、望得最远!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您老是最最伟大哟!缅甸第四大帝国的建造,天降斯大任于您铁肩上。我夜观天象,见东方圣王星群,越来越明亮耀眼——其中有您;而西方恶魔群星,则渐行渐远,星光淡微。我焚香潜心演算婆罗门梵天占星术,知悉中国龙与印度象,必领东方众王驱逐西方恶魔退出亚太区——此乃天意,谁也不得抗拒!
    
    我不禁高喊:“四个伟大”的丹瑞大将万岁!繁荣富强的缅甸第四大帝国万万岁!我振臂欢呼:我皇城“内比都”必定兴隆昌盛,势不可挡!
    
    让帝国主义牛鬼蛇神与一切纸老虎,在阿努律陀大帝、莽应龙大帝、雍籍牙大帝的巨大塑像前,浑身发抖吧!
    
    貌强注:
    
    1。国师说的丹瑞大将之“四个伟大”是:伟大的领袖,伟大的舵手,伟大的导师,伟大的统帅。
    
    2。孟族孟国简况:
    
    人口约100万,主要聚居地是缅甸南部孟邦与泰缅边区。
    
    孟族是缅甸古老民族,属于蒙古人种,南亚语系孟高棉语族孟语支。公元前后,由中国分两支沿湄公河南下,一支占据了今柬埔寨和老挝(即今天的高棉人),另一支进入泰国和缅甸,分布在伊洛瓦底江三角洲、锡当江与萨尔温江流域以及泰国马来西亚相接壤的“孔雀尾巴”狭长边区。他们先后建立了克利斯国,林杨国,杜温那补米直通国(黄金国Thuwunnabumi Thaton) 等。公园 573年,直通国的两位王子Thamala、Wimala,兴建了勃固(Bago)城。此后400多年间,孟族在缅甸南部建立了直通、堕和罗、弥臣、昆仑、土瓦、丹老等国,其中最著名的是“汉达瓦底”勃固王朝(825-1757)。孟族人民在六世纪就开始使用 孟文字母 (后为缅文所采用),公元600年出现孟文碑铭,609年出现古柬埔寨碑铭。1044年,缅族蒲甘王朝(Pagan Dynasty, 缅甸第一统一政权)国王阿努律陀 (Anawratha,1044-1077) 统一了缅甸全国。他以直通国拒借上座部 “三藏佛经”并出言侮辱 为由,1057年消灭了直通国,活捉孟国王“马努哈”(Manuha)为蒲甘佛塔奴。 1287年,缅族蒲甘王朝为蒙古忽必烈所灭。当时孟族就以勃固城为中心(离仰光约80公里),复兴了“汉达瓦底”勃固王朝。至1557年,“汉达瓦底”勃固王朝再次被缅族的东吁王朝(Toungoo Dynasty,1551-1581,缅甸第二统一政权) 莽应龙大帝(1515-1581)征服。随后只要有机会,“汉达瓦底”勃固王朝又东山再起。正如丹瑞大将所说:1757年,“汉达瓦底” 勃固王朝终于一了百了,被雍籍牙大帝永远消灭了——从此孟族就成了亡国奴。
    
    在众土族中,孟族被缅化得最彻底。在缅甸三角洲地区,孟族混血男女最多。毫无疑问,孟族文化对缅族文化起着承前启后的作用,影响十分深远。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5/20070516045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