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美国对私人持枪“执迷不悔”
(博讯2007年04月27日发表)

    
    手持一把0.22厘米小口径手枪和一把0.9厘米自动手枪,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Virginia Tech University)的韩国籍学生赵承熙横扫校园,在2007年4月16日制造了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一起校园枪击案,连他一起,共造成33人丧生,29 人受伤。在美利坚举国上下为死难者致哀的同时,枪支管理和校园安全的话题再次响彻街头巷尾,让国会山上的议员们都坐立不安。
     (博讯 boxun.com)

      这一切似乎让中国人很难理解,控制校园枪击事件最简单有效的方案就是禁枪,但是这一方案放在美国,则要冒天下之大不韪,挑战美国宪法和人权的最高原则。美国人的思维,如华盛顿右翼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专研宪法的高级研究员罗伯特·利维(Robert A. Levy)所说:“要想避免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惨案再度发生,最好的方法就是允许所有的学生在校园中携带枪械,以便随时保护个人的安全。”利维断言说,私人拥有枪支的权利是一个宪法问题,而非美国的政治问题。
    
      “在美国,人们十分珍视个人自由,即使这与其它的合法需求抵触,比如整体上的公众安全。允许美国人拥有、携带枪械的权利已经深深地植根于美国很多地区的乡土文化中,从美国南方到中西部,以及西部的落基山脉地区。无论是美国的政党,或是总统候选人,都很难改变美国文化的这一定式,”美国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政治学教授拉里·萨巴托(Larry J. Sabato)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解释说。
    
    
    
    “反枪”与“挺枪”的民意较量
    
    
    
      美国宪法的第一修正案明确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而第二修正案中则说,公民参加规范的“民兵武装”对维护一个自由国度的安全是必要的,同时要禁止实行任何措施来危害公民持有武器的权利。
    
      “美国人之所以允许公民拥有枪支,正是因为我们有这样一部宪法,”利维如是说。他在接受《华盛顿观察》周刊采访时进一步表示,“虽然限制枪支数量的论点在美国民间很有市场,但是美国社会只有保证公民自卫的权利,才是正途。禁止私人拥有枪支就等于一点点地侵蚀宪法在美国人心目中的地位,无视美国保护人权的根本。无论法律再如何修改,也不能破坏这条宪法原则。”
    
      利维说,到目前为止,美国大部分公民(60%~70%)仍然支持个人拥有枪支的权利。
    
      实际上,美国人在枪支管理问题上一直是矛盾重重,争议不断。1970年代,美国人的枪支拥有率达到高峰。根据美国芝加哥大学全美观点研究中心(National Opinion Research Center,NORC)的统计,当时有55%的美国人申报自己拥有枪支。但到了2006年,这一比例下降到35%,主要是因为以打猎为娱乐的人越来越少;同时,随着1990年代美国犯罪率的下降,以自卫为初衷购买枪支的人也在减少。NORC的民调发现,即使在后9·11时代,仍然有79%的人支持对枪支进行管束。支持者认为,法律应该规定,只有在得到警察的认可之后,私人才能够买到枪支。
    
      然而,NORC的这一民调结果并没有让反对枪支管理的人们信服,他们引用2002年美国广播公司(ABC)的民调结果为自己进行辩护。ABC的民调发现,几乎有四分之三的美国人相信宪法第二修正案中保护私人拥有枪支的原则。
    
      从不断发生的校园枪击惨案中,很多美国民众意识到,虽然美国宪法赋予了人们自卫的权利,但是持枪匹夫们往往并没有履行维护国家安全的职责,他们手中的武器却威胁到了他人的安全。
    
      枪支管理的拥护者们说,这次校园枪击事件反而让他们更加团结。就像美国制止枪支暴力协会(the Coalition to Stop Gun Violence)的发言人所指出的,在美国44个州中的188个市长已经组织起来推动枪支管理,加强对买枪者的背景调查。虽然美国有一大批铁杆的“枪支权利”拥护者,但在全国范围内毕竟是少数,因为仍然有85%的美国人相信,教师不应该带着枪进教室。
    
    
    
    “血”的教训下,民主党哑了!
    
    
    
      民间的争议反映在政治上,造成了驴象两党在枪支管理问题上的长期对立。共和党人身为个人自由的坚定卫道士,始终为个人的枪支权利充当喉舌,而关怀公民人身安全的民主党则每每在枪击案后跳出来推动枪支控制法案的出台。
    
      1989年加州的儿童在斯达克顿(Stockton)校园中命丧在一支AK-47式冲锋枪下,民主党人立即推动加州州议会通过了使用像冲锋枪这类半自动突击武器(semi-automatic assault weapon)的禁令。1999年在美国哥伦拜中学(Columbine High)发生连环枪击案,造成12名中学生和1名教师死亡。这起悲剧揭示了美国的枪支展销缺乏规范的事实,以致让未成年人有较易接触枪支的渠道。因此,民主党人马上推动了一个名为弥补“枪战漏洞”的法案的出台。
    
      但有意思的是,这一次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发生了历史上最恶劣的校园枪击事件,却没有引起民主党人的剧烈反弹。美国众议院议长、自由派的铁腕“祖母”南西·佩洛西(Nancy Pelosi)表现得波澜不惊。她只是说:“国会沉浸在哀悼、悲伤的气氛中。我们的话语和行动都不足以安抚遇难者极其家人的心。”
    
      “虽然民主党人一向支持枪支管理,但是总统大选将至,他们没有勇气像以往一样提出控制枪支的议案,他们担忧会失去枪支权利支持者们的选票,”利维说。
    
      枪支管理在美国政治议题中逐渐降温的主要推动力量就是“全国步枪协会”(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 NRA),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最古老的人权自由组织。从1980年以来,如果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想赢得白宫,NRA对其的支持不可或缺。
    
      美国政治历史专家萨巴托回顾说,控制枪械的问题曾经在1994年深深伤害过美国的民主党人,在200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如果民主党候选人戈尔不是那么坚持控制枪械的话,他很可能不会以微弱的差距输给布什。
    
      1994年,民主党控制的美国国会提出了一项“禁止19种攻击性枪支的制造、销售和进口”的法案。但遭到共和党人的强烈反对。为了使法案得以通过,克林顿政府做出妥协,同意法案有效期为10年,该法案才得以勉强过关。但民主党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在当年的中期选举中,这项法案使民主党在国会至少失去了 20个席位,自由派因此丧失了议会多数的地位。时任美国总统的克林顿事后感慨说,“NRA是共和党控制众议员的原因。”
    
      NRA 在美国选民中的势力分布十分广泛,平均在美国的一个众院选区中,就分布着1万名NRA的会员。这些人的选票能达到投票率的5%左右,势力不可小觑。在 2000年的美国大选中,枪支控制问题再次成为总统大选的重要议题,结果当时的副总统戈尔因为坚决支持加强枪支管理而在一些关键的州失利,最后将白宫的宝座拱手让给了布什。2004年,克里挑战布什时,同样在枪支问题上栽了跟斗。不夸张地说,如果不是NRA在几个政治摇摆州起到了关键作用,民主党的戈尔和克里或许早就当上美国总统了。
    
      “应该说,民主党人已经从这些选举中学到了教训。他们不会在2007、2008这一敏感的选举关头推动控制枪械的法案,”萨巴托说。
    
    
    
    校园安全抵不过自由精神?
    
    
    
      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枪击案发生后,校长查尔斯·斯蒂格(Charles W. Steger)当天就宣布,学校在一周内将全面停课,枪击案现场之一的诺里斯教学楼(Norris Hall)本学期将停止使用。4月23日,当学生们重新回到校园上课时,很多人说,他们仍然在与心中的恐惧对抗,担心宁静的校园并没有他们想象得那么安全。
    
      “大学校园是美国最安全的地方之一,其犯罪率一直低于美国任何其它地方。”美国康奈尔大学危险管理与保险(Risk Management and Insurance)部门主任艾伦·波瓦(Allen J. Bova)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作为校园安全的守护者,波瓦说,他的工作就是认知校园危险,并逐步采取行动减少、管理和控制它的过程。“我总是在评估校园中的危险,并努力改善危险控制措施。我们看到了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惨案,并扪心自问:我们还有什么地方需要改进,如何能做得更好”。
    
      反对枪支管理的利维认为,美国校园安全的确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其中一个改进方法就是允许学生和老师在校园中携带枪支。目前美国大部分的州规定,禁止人们携带枪械进入校园。但利维说:“这正是惨剧发生的原因。当时在弗吉尼亚理工大学里的老师、学生无力反抗、制止凶手,就是因为他们手中没有枪。”
    
      在利维看来,凶手赵承熙是一个疯狂的人,心理异常,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本应该对这样的学生进行心理测试,将之列入禁止购枪的名单,那么他就不可能买到枪了。但正是由于学校和弗吉尼亚州没有按法律行事,才酿成了后来的悲剧。
    
      兼任美国大学危险管理和保险协会(University Risk Management and Insurance Association)主席的波瓦则认为,关于“校园禁枪”的规定在公众中一直有争议。支持者认为这一规定虽然有悖于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但是能让校园枪击事件得以控制。但反对这一规定的人则说,美国学生应该有权携带枪支进入校园,以便能及时保护自己。
    
      “但是,美国大学中的大部分危险管理人员,包括我自己在内,都认为枪支管理的讨论与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发生的惨案没有必要的联系。”波瓦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这起悲剧是因为一个非常病态而疯狂的个人导致的。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原本曾试图帮助这个学生。不幸的是,他们没能挽救赵承熙,也不能对他做什么。因为在美国,只要你没有被证明犯罪,你都是无辜的--这同样是一条非常重要的公民权利。直到赵承熙杀了人,警方和校方才能够采取行动制止他。”
    
      已在美国大学中执教了29年的萨巴托以自己的亲身感受说,没有什么地方是绝对意义上的避难所,能完全远离任何危险。但校园仍然是个安全的地方。因此,人们不能因为几起枪击案而约束它的自由氛围。
    
      “美国各地的校园都是一个公开的社区,大部分学校都没有围墙。这是为了鼓励自由的思想及其交流。我们绝对不会允许任何安全设施窒息这一自由精神,即使这意味着校园枪击事件的悲剧可能再度发生,”萨巴托说。
    
      但萨巴托同时指出,美国人应该采取一些合理的手段减少类似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枪击案的惨剧发生的机会。比如,改善校园中的通讯设施,当枪声响起的时候,马上对肇事地区进行特定的封锁(lockdown)。当然,即使如此,也仍然不能保证绝对的人身安全。
    
      波瓦是校园里第一线的安全战士,他提出了更加具体的改进方案。他和他的同事们正在进一步认知那些需要帮助的学生,加紧对每一幢校园建筑的安全检测,思考校园警力是否充足和是否需要更多地运用闭路电视监视系统(Closed-Circuit Television Surveillance System ,CCTV),对学校的教职工进行更多的安全培训,检测通报体系,制定应急计划,等等。
    
      “通过这一系列的举措,我们的确发现校园中有些安全设施掌控不力,但是作为一个群体,你仍要相信,美国的大学和学院已经是安全措施准备最充足的地方之一了,”波瓦最后说。(作者 李焰)
    
     美国《华盛顿观察》 (博讯记者:薰衣草)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4/20070427165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