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高瑜:溫家寶撇不清趙紫陽
(博讯2007年04月05日发表)

    ● 在兩會直播記者會中,記者均事先將問題呈交大會新聞處審閱,法國世界報記者冒著被秋後算帳的風險,問了一個題外問題,迫使溫家寶要撇清他與趙紫陽的關係。
    
     年年觀看中國總理的中外記者招待會,那種感覺就像觀看北京兒童玩傳球遊戲。規矩就是怕人不傳球而以球擊人。 (博讯 boxun.com)

    
    記者提問已先交大會審閱
    
      每年被人大新聞發言人榮幸和非常高興地請到中外記者會上的中國政府總理,堂而皇之一入座,就擺出大贏家姿態,沒有一點世界各國記者會的味道。
    
      按說拿到邀請票坐在一個不多一個不少椅子上的外國記者們,個個都是擊球包好手,但是在金色大廳所有的遊戲規則都因總理的好惡而改變,外記們精心準備的問題,提前要交給大會新聞處審閱,能不能被主持人叫起來提問,事先早被安排好了,當然是根據他的問題總理想不想回答而定,這叫聽天(總理)由命。
    
      據說中國記者中有「預早被通知,將獲准提問」的,不用猜,掰著手指頭數,就知道是哪幾家了,他們的任務是專門負責讓總理接球的,因此看電視直播輪到這些媒體被點名,盡可放鬆一下。總理回答他們的問題時間也夠長,可以添杯水,上衛生間,甚至打個電話都趕趟,CCTV重播時,一問一答一個字都不會剪掉。據悉現在濫竽充數的傳球者範圍擴大到海峽那邊了,人家人不僅靚,擲的球飄飄逸逸飛落總理掌心,技巧非主旋律的喉舌可比。
    
    年年幸運地被點到名的外國記者中,不乏「以身試法」者,他們冒著在中國永遠不再被點名的後果,伸張公平、公正的遊戲規則,臨時提出自己想提的問題。遺憾的是今天看實況轉播的人也越來越少了。連新華社的新聞都被刪。
    
    美聯社評論說,在中國官方媒體中,極少公開提及中國共產黨前總書記、已故中共改革派領導人趙紫陽。「即使這次溫家寶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被動地提到了趙紫陽,官方文件的紀錄竟也如此之短命||新華社隨後刪除了法國記者的問題和溫家寶的回答||所以在新華社的網站上,一切都像是未曾發生過」。
    
      十三大直播趙紫陽穿西服打領帶率全體常委會見記者,開創中國領導人的一代新風。六四之後新風欲止不能,國人年年爭看李鵬挨砍的好戲,他可載入中共史冊的經典回答:天安門為什麼使用機槍坦克,是因為「沒有準備高壓搶水龍頭」。江澤民不讓李鵬,有記者問:「六四之後有女大學生下放四川農村被輪姦?」江氏的回答是「罪有應得!」引得中外輿論大嘩。他們當年還有一個絕招,就是對外記問題避而不答,或者所答非所問,這樣做的結果,越發顯示被球擊中的狼狽。
    
      論口才、論身段,溫家寶比較李鵬、江澤民要靈活得多了,沒想到十六日的記者會竟重陷李鵬、江澤民的泥潭,不僅被擊中,而且被擊的相當慘。
    
    法國記者拔頭籌問了一個意外問題
    
      十六日的最佳擊球手非法國《世界報》記者布魯諾.菲力浦( Bruno Philip )莫屬。聽到這位仁兄問:「最近您在《人民日報》發表了一篇文章。您提到社會主義制度和社會主義民主並不是相互排斥的,您同時還說社會主義的初級階段要經歷一百年。請問這是否意味著說,中國在未來的一百年都不需要民主?」還覺得問了一個並非意外的問題,可是他接下來問:
    
      「另外,談到民主,我還想問一個問題,是有關最近中國的前總理和共產黨總書記趙紫陽在香港出版了一本書,他在書中提到,中國如果要實現現代化,就需要像台灣那樣實現民主的政策,過去台灣也是處於獨裁的統治下,現在實現了民主和多黨制,您對這位前總書記的話有何評論?」
    
      我立刻就把眼睛瞪大了,眨都不敢眨。第一個問題溫家寶是十分想回答的,有備而來,講了一大篇。或許,這就是狡猾的法國人送審的問題?但是溫家寶精心準備的回答,和他兩會前發表的那篇文章一樣不成功。
    
      二月二十六日新華社全文發表了溫家寶的署名文章︿關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歷史任務和我國對外政策的幾個問題﹀該文從中共八十年代提出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入手,提出「必須認識和把握好兩大任務:發展生產力和促進社會和諧。溫家寶的兩個任務就把鄧小平和胡錦濤天衣無縫地銜接起來了。溫家寶是中共「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的見證人,但是他重提歷史,缺乏起碼的客觀和公正,有意抹殺對這理論作出主要貢獻的趙紫陽。
    
      很巧,軟禁中的趙紫陽對這個理論也做過說明。他說:
    
      「真正把『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同改革開放政策聯繫在一起,作為理論基礎,是十三大的貢獻 ...... 我在十三大重點論述的 ...... 重點不在『社會主義』,而在『初級階段』,就是現在是『不合格的社會主義』,實際上就是說還不是社會主義。」(見宗鳳鳴記述《趙紫陽軟禁中的談話》,開放出版社二○○七年三月 364 | 365 頁)
    
      溫家寶的大作發表之後立刻引起國際傳媒 「中國在未來的一百年都不需要民主」的負面評論,就在於他從十三大趙紫陽的報告上退縮了。他論證「中國的民主政治建設,要走自己的路。」當然要被人家看成不要民主。
    
    溫家寶回答言不由衷欲蓋彌彰
    
      主持人點名讓法國記者提問,就是溫家寶非常想糾正國際輿論對他的文章的「誤解」,但是他又一次遭遇失敗,當他說「特別是讓正義成為社會主義國家制度的首要價值。」時,已經變成莫大的諷刺了。雖然新華社立刻選用這句話作為記者會的大標題,溫家寶不會不明白,如果記者會是新聞自由的場所,記者們可以用中國發生的許多事情質問這句話,可以用十八年前趙紫陽主張「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解決學潮問題」來質問這句話。
    
      溫家寶對法國記者第二個問題的簡短回答,就變成絕大的敗筆。如果他的回答只是第二句話:「我也沒有讀過這本書。」無可厚非,可是他回答的是兩句話,前面第一句是:「至於你談到香港出版的書和我談的這些觀點,我覺得沒有任何聯繫。」起碼是一個所答非所問的回答,其一,法國記者沒有問總理的觀點和趙紫陽的書有什麼聯繫,而是請他評論書中趙紫陽論述中國現代化和台灣民主的關係。其二,總理可以拒絕評論,但是 ...... 既然沒有讀過又怎麼知道此書和他談的觀點有沒有聯繫呢?至少透露溫家寶知道這本書,只是沒有讀過而已。
    
      如此急於撇清,總理不覺得這正好為這本已經登上香港暢銷書排行榜的書作了廣告嗎?難怪數以千萬計的大陸觀眾看完直播後紛紛傳說:趙紫陽在香港出書了! ......
    
      趙紫陽在中國改革開放中作出的巨大貢獻和他在軟禁中的談話,中國任何一位負責任的領導人都撇清不了,光明磊落者應作出公開回答。法國記者菲力浦就是一個誠實又磊落的人,記者會後他成了記者們追逐的對象,他公開表示:「這部分的問題(第二個問題)事先沒經過他們(官方)。」
    
      我向贏得記者會的同行菲力浦致敬!
    
     開放雜誌2007年四月號 (博讯记者:蔡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4/20070405121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