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国也有欢迎“外来干涉”的时候
(博讯2007年03月22日发表)

    
    Wu Zhong撰文/香港---在回应外国政府或组织的强烈批评时,“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外来势力干涉中国内部事务”已成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标准回答。不过,北京抵制外来势力的立场也有例外之时。
     当中国70年代末开始从斯大林式的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时,改革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并未从国有资产私有化入手,因为他知道这会遭遇强大的阻力。相反,他提出了吸引外资。 (博讯 boxun.com)

    
    随着外资的流入,中国被迫对社会主义的法制、经济乃至政治体系进行了改革。从这一点来看,可以说邓小平是利用外来势力(实际上是外来资本)来打头阵,以推动改革开放的进程。
    
    即使到了资金充盈的今日,中国政府仍在积极吸引外来投资,以便学习后者先进的企业经营和管理经验。例如,中国银监会最近规定,将不会颁发新的银行牌照,除非有外资入股;它还鼓励国有银行在股份制改造的过程中引入外国战略投资者。
    
    现在,趁着北京主办2008年奥运会的机会,国家主席胡锦涛与总理温家宝领导的中国政府,正在借助另一股外来势力(这一次是外国记者),以改变其实施多年的、钳制新闻自由的僵化法律。
    
    去年12月1日,温家宝签署了第477号国务院令,公布《北京奥运会及其筹备期间外国记者在华采访规定》。这部今年元旦生效的规章,放松了中国过去10多年的新闻管制,令外国媒体在华采访时免受以往的限制。事实上,它给予了外国记者根据国际标准进行新闻报道的自由。
    
    在六四事件后,北京加强了对外国媒体在华采访的限制。在每次去北京、上海以外的地区进行采访时,外国记者都必须先获得相关部门的批准。这一要求被外国记者视为主要障碍,因为他们担心中国当局会借此封堵新闻来源。
    
    根据新规定,外国记者在北京奥运会结束之日(即2008年10月17日)前,将不受上述限制的约束。这一新规定能否在奥运会后继续保留,仍有待观望。
    
    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外国记者将不再需要事先向地方省市外事办公室申请并经过批准。只要得到了采访对象的同意,就可以进行采访。”
    
    对外国记者所能采访的内容,也不再有任何限制,虽然新规定指明是“采访报道北京奥运会及相关事项”。唯一的例外,就是外国记者被提醒在西藏采访时,别忘记“达赖喇嘛”这个禁忌。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蔡武表示,政府无意限制外国记者的报道?围。“这个‘(奥运及)相关事项’怎麽理解?根据历史经验,外国记者在奥运会主办国采访时,并不会仅限於对运动赛事本身的报道。他们往往还会关注这个国家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教育、科技等各个方面。”
    
    新规定可说是胡温领导层的一种试验,尝试扩大该国的新闻自由。邓小平利用外资为改革开路,而胡锦涛则抓住了奥运会的机会,让外国记者来推动本国的新闻自由。
    
    对国家领导人而言,他们或许意识到扩大新闻自由,将有助於中央政府解决国民经济在改革开放中所遇到的瓶颈问题,如社会公义不彰、腐败官员出逃海外、地方保护主义、贫富差距扩大、企业经营不规?等。尽管北京屡屡痛下决心,打算彻底解决上述弊病,但由於缺乏公众监督,问题反而愈演愈烈。
    
    令中央感到棘手的是,新闻自由是把双刃剑。胡锦涛需要格外谨慎;这也是他让外国记者充当“急先锋”的原因。
    
    循序渐进的策略,是中国近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取得成功的关键。用邓小平的话来说,那就是“摸着石头过河”。胡温当然知道,一步到位地开放新闻自由,将使局面变得极其复杂与混乱:一旦新闻自由完全放开,控制国内媒体的中共宣传部门都不得不下岗,因而必然会进行猛烈反扑。
    
    许多地方官员都不喜欢接受媒体采访,主要是害怕其滥用职权等不检行为遭到曝光。蔡武则一针见血地指出:“一些地方官员之所以不愿被采访,完全是怕丢掉工作。”
    
    刘建超承认,新规定在执行过程中“需要有一个不断理解、磨合、协调,不断摸索和合作的过程”。他说,外交部将向中央及地方政府部门介绍新规定,并建议外国记者在需要帮助时,联系外交部新闻司或当地的外事办公室。
    
    虽然外国记者在华采访时不再受限制,但刘建超说中国警方仍有权介入,特别是在发生紧急情况、抗议及其它突发事件时。“若没有影响到公共利益和社会秩序,警方将不会干涉外国记者的工作。”
    
    这一新规定的出?,也显示了胡温领导层对治理国家的自信。过去有人担心,一旦接触到外界对中国的负面报道,百姓们将会动摇对中共政权的信任。但正如一位香港的中国问题观察家说:“去过香港、美国等国家(地区)的大陆居民已有上千万。他们已被完全暴露在有关的负面报道之下,但那又怎样呢?”
    
    北京的分析人士说,中央政府希望外国记者能帮助曝露官员腐败等丑闻,特别是与奥运项目建设有关的,以便加以纠正。这大概是中国领导人“不可告人”的动机之一吧!
    
    新规定的有效期为21个月。很多人相信,若效果不错的话,它很可能会继续实施下去。
    
    蔡武说:“从1990年到现在,中国和世界都发生了巨大变化。修改1990年颁布的《外国记者和外国常驻新闻机构管理条例》,也是符合时代需要的。若新规定在实施期间取得不错的效果,我认为对一个好政策没有修改的必要。”
    
    到目前为止,新规定实施得很顺利。不少外国记者在华撰写的稿件,很快被译为中文,刊登在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日报──新华社的《参考消息》上。
    
    如果新规定效果不错,部分内容或将惠及至国内媒体。当然,国内记者若要享受国外同行今日的“优待”,恐怕仍需时日。就像经济改革一样,就算中央愿开绿灯,放宽国内的新闻自由度也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不管怎样,这是外来势力推动中国改革的另一个例子。谁说中国丝毫不欢迎“外来干涉”?
     亚洲时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3/20070322121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