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物权法》是真实的吗?
(博讯2007年03月14日发表)

三谈《物权法》

    姜福祯

     自称学术意义上的《物权法》遭遇到权力资本化的“中国特色”,遭遇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宪法魔咒,然后再碰到朝野两个高举社会主义红旗的醉翁,在同一个意识形态上碰撞、撕扯。这就使《物权法》的真面目雾锁庐山,扑朔迷离。于是虚和实、真和假、纯和杂、姓资性社的问题都被提了出来。 (博讯 boxun.com)

    《物权法》之于对物的规定性当然是真实的。这种真实说明的是:物是应该这样的。但是,这是在权利平等、经济有序的前提下才成立。在官本位的社会,权力支配一切,物的取得和使用方式不会是平等的,从而也不可能是真实的。

    有人讲了一个寓言故事,很形象地说明中国目前状况下《物权法》的欺骗性和虚伪性:

      狐狸请仙鹤喝汤,却特地把汤用一只浅底盘子盛上来。仙鹤伸着  大长嘴啄了半天,当然一口也没喝到。无奈的站到一边。该狐狸  了,狐狸则把舌头一卷,一扫而光,独吞了一切,还捞了个“公  正平等”、“一视同仁”的美名。

    这回的《物权法》(草案)实际就是那盆“狐狸汤”:表面上平等公允,人人有份,实际上除了狐狸“精英”们之外谁也别想沾上半口。

    国家在制定一部的法律的时候,是立足于全民立场,站在大多数人和国家利益一边,还是站在少数人和危害国家利益一边,这是显而易见的基本法理。在这个前提下,我们不妨看一下主张通过《物权法》确定少数人物的归属,看一看企图赦免原罪的法理诉求不仅侵害了国家利益、公民的利益,也动摇了民事法律的基石:“当事人合意”。

    《物权法》对少数人“物”的无微不至的保护,同时也挖空心思抽空了国家和人民的“物”。对于前者可谓具体的不能再具体,真实的不能再真实;对于后者则是抽象的不能再象,飘渺地不能在飘渺,实际上毫不怜惜地化为乌有。

    首先,取消了国有资产赖以存在的经济基础,动摇了推动和谐社会发展的坚实、强大的物质保障,危害了人民大众的根本利益。。

    其次,取消了财产所有人对财产的监督权。既然“社会主义国有资产属于全体中国人民共同拥有”,人民就有权利、有义务监督、保护“社会主义”国有资产。

    再次,取消了人民大众对与自己利益攸关的国有资产的变动、分配和使用的直接参与权的法律地位。同时也等于在法律手段上将分置、收购、转让、划拨等变相非法侵吞、瓜分属于国有资产的屏障撤消。

    《物权法》恰恰抽空了“全民所有”的财产,使国家机关、地方各级政府、事业单位、国有企业有权直接向私人、外国人出卖国有资产,而不必经过全体人民的同意!

    常识告诉我们,物权概念并不仅仅是纯之又纯的理论概念,它分明是以牺牲一些人,保护一些人为事实的,不分清这个虚实差别,就看不到问题的实质。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物权,没有从天上掉下来的千万、亿万富翁,在少数人占有了多数人的劳动和积累,在一部分人的物权涵盖着对另一部分人的公然剥夺的时候,必须停下来甄别:富豪的归富豪,穷汉的归穷汉。否则就是包庇非法所得和犯罪,就是藐视立法的人民性、公平性、公正性的基本原则,也就是只问“结果”,不问“来源”的道德虚无主义。现在最真实,最迫切需要的是调整收入差距的法律,是保护国有资产和资源的法律,是如何物归原主的法律,是限制绝对权力的阳光法案,是关注进步的过程,而不是保护掠夺的结果。由此可见,说《物权法》对人民大众物权是“保护”,倒毋宁说是剥夺和侵占。

    《物权法》合法外衣的背后是不可告人虚伪和欺骗。

    (2007年3月11日于青岛)原栽《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3/20070314005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