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已经很难看的马英九/张鹤慈
(博讯2007年02月16日发表)

    张鹤慈

    在马英九所说过的话中,最没有水准的就是:人民已经叩动扳机,陈 水扁将会死的很难看。

     今天,马英九的境况已经是很难看了。至于他的政治生命是否会死, 这要看台湾人民会不会叩动扳机。 (博讯 boxun.com)

    在台湾只知道颜色,不知道是非的今天,马英九当然会活下去。台湾 政治中的种种乱象,根本原因是相当多的台湾人,他们的民主素质仍 然比较差。不习惯于选票决定胜负,动不动就百万人上街的民众,对 政治的过分的狂热。都是台湾的公民社会不够成熟的表现。台湾的公 民,不少人更象是跟在政客后面的愚民。

    我不知道台湾会有多少人,去费心看看对马英九的起诉书。

    说马英九现在已经很难看,是因为他已经陷入了贪腐丑闻。1,000多 万的公款变成了私款。而且,这还是按依罪疑惟轻原则,因为有 4,589,521元,即450万说不清楚。不能排除可能并非是特别费之支 出,只是按依罪疑惟轻原则,没有算作贪污的款项。

    马英九今天感到委屈。但他的言行本身已经非常清楚的说明,他的的 确确已经陷入了贪污的事实:第三次和检调的谈话,他强调特支费是 私款,就是已经承认了他把特支费转为了私款。而同样是和检调的谈 话,同样是马英九本人,声明特支费是只能用于公务和公益的公款。 所以,马英九已经承认了把公款据为己有。这就是贪污。

    马英九的贪污,的确有制度遗留下来的混乱,有他认识不清,自己处 理不当等因素。但马英九对特支费的问题被提出后的回应,则是比贪 污本身更不可以原谅。贪污还有辩解的空间,而掩盖,说谎就没有辩 解的余地。

      讯据被告马英九坦承自民国87年12月至92年12月止,于每月月初   即以出具领据之方式领得市长特别费之半数,并自93年1月至95   年7月止于每月中旬即以出具领据之方式领得特别费之半数,总   计15,304,300元等情不讳,惟矢口否认有贪污犯行,辩称其历年   来陆续有将以领据列报之特别费使用于公务或公益,因未记帐,   是否有用完其无法确定,然纵有剩馀,因审计单位从未要求机关   首长缴回未使用完之特别费,其亦无贪污故意云云(引自判决   书,下同)

    (是否有用完其无法确定)这一句话,就使马英己无法为自己辩解。 如果是马英九真的用了这些钱的绝大部分,还可以说不知道是否有剩 余的钱,但在总计15,304,300元中,至少有11,176,227元没有用,如 果算上因为依罪疑惟轻原则而不能确定的4589521元,他几乎是一分 钱没有用,全部存了下来。这时候说什么(无法确定),是实在无法 服人的。

      95年〔2006〕1月至8月,中央政府各单位即有62位正副首长未出   具领据请领特别费,故此62人以领据方式报支之总金额均为零   (审计部95年〔2006〕12月21日台审部一字第0950008567号函附   件一参照)。另从台北市政府一级主管之特别费支领统计而言   (台北市政府主计处提供排行表附卷参照),92年〔2003〕度至   95年〔2006〕8月止,教育局、翡翠水库、文化局、劳工局、法   规委员会、建设局、研考会、社会局、公务人员训练中心、诉愿   会、新闻处、人事处以领据(无庸检具单据部分)请领之特别费   均有未达特别费总数45%之情形(最低者有仅请领21%),并非每   位首长均是全额申请。足认出具领据本身就是一种积极之意思表   示行为,换言之,92〔2003〕年12月以前在月初时出具时,所为   之意思表示是“日后会支出之承诺”,93〔2004〕年1月以后在   月中或月底出具时,所为之意思表示是“本月从月初至今已有支   出之事实”,故被告马英九在无全额支出之打算(92年12月之   前)及无全额支出之事实(93年1月以后)下,仍出具领据请领   特别费半数之全额,即属实施诈术之积极作为

    这里,是说,从2004年1月后,是要求用了特支费后,才可以去领 取。过去是先领取,后用,但2004年改为是用后再领取。如果没有 用,就不应该领取。

    作为台北市的市长,看看他自己的下属是如何领取特支费的:2003年 到2006年8月,台北市政府一级主管:教育局、翡翠水库、文化局、 劳工局、法规委员会、建设局、研考会、社会局、公务人员训练中 心、诉愿会、新闻处、人事处以领据(无庸检具单据部分)请领之特 别费均有未达特别费总数45%之情形(最低者有仅请领21%)。我不知 道台北市有多少单位可以领取特支费,但这里,已经是12个单位没有 全额领取了。如果他们也同样认为,特支费是变相工资,为什么这些 人不去领取?

    有关捐款,同样是不能自圆其说,这里就不多说了。政治人物和诚信 难道真的是风马牛不相及?现代的民主政治,需要有诚信的政治家, 而不是毫无道德约束的政客。

    从这次马英九和他的团队处理特支费的危机的表现,马英九如果就此 提出政治舞台,对台湾和对他自己,都可能不是坏事。

    我的话可能说的早了一点。官司要听两造的。我等待马英九的答辩。

    (2007-02-15墨尔本)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2/20070216043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