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1967年缅甸排华与反思/貌强
(博讯2007年02月01日发表)

    作者: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我总觉得,缅甸华族一方面应该坚持本民族的语言文字与传统文化,另一方面应该融入当地主流社会。 (博讯 boxun.com)

    
    不坚持中华民族的语言文字与传统文化,不仅仅是忘本,而且是莫大损失——中华文化运载着那么多人类的宝贵遗产,方块字里蕴藏着5千多年人类积累的知识经验与人文核心价值。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不是站得更高而望得更远吗?而不融入当地主流社会,就不可能与其他民族和谐相处,互相尊重,彼此学习,共存共荣——尤其当今全球化时代,地球村内所有族种人群,相依为命,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大家不和平相处,荣辱与共,互通有无的话,行吗?
    
    我曾告诉缅甸同学战友:
    
    天下华人华侨勤俭持家,像我父亲那样,除睡觉外,就是工作工作工作。。。。,从不知周末、假期、超时工作等为何物——简直像蚂蚁或工蜂。所以我父亲的收入,遵照“按劳取酬”原则,当然比我这国家工业发展局官员多。由于我们知识分子不注意节俭,好逸恶劳,有时我还要跟他老人家借钱用呢。所以无论如何,我们这些追求安逸享乐之辈,切切不可对真正勤俭致富的华人“工作狂”,不正当地眼红或愤愤不平,以“按劳取酬”原则来衡量吧,包你会心平气和。当然,话要说回来,先富起来的华人华侨,应该面向当地,取于斯,用于斯,应该多多施舍回馈穷困国人,多做慈善事业,帮苦难深重的各族人民早日脱离苦海。大家共饮一江水,同是一船人,共同富裕嘛!四海内外皆兄弟也,天下大同嘛!
    
    
    为了实践理念,我年轻时期,只要有机会,就去母校南洋中学为缅甸华族后代效劳,我不计艰难困苦,需要我教什么我就努力教好什么。
    
    *1962年7月7日,军政府在仰光大学校园屠杀我们100多抗议独裁制度的学生后,关闭大学半年,我逃过一劫,到母校教书六个月。
    
    *1963年国内和谈,我们仰光大学学生因支持农民反对内战而大学被关闭六个月,我因不是学运领袖而没被开除学籍,又到母校授课半载。
    
    *1964-65年母校被军政府收归国有,我们母校老师们就遵教育法例,开办19人补习班。我白天上仰光大学,晚上就替缅甸华族儿女打好面向当地大学或社会的学科基础,尹纪泽老师则教导准备回祖国的华侨学生。
    
    *1966年我大学毕业后,白天在缅甸国家工业发展局为国家民族效劳,晚上则在尹纪泽老师的19人补习班,继续为面向当地的缅甸华族子弟服务。
    
    
    1967年缅甸军政府策划大规模的反华杀华排华大暴动。不明事理的华人责怪: 祸源完全是因为你们这群华人教师坚持华文教育。其实,我在德国1968-69年的缅甸留学生刊物“战斗的孔雀”(Fighting Peacock)上曾撰文指出:排华暴行主要是军政府为了逃脱其政治、经济、社会等重重危机而精心策动的,中国使领馆的极左路线刚好帮它大忙——让它乘机卑鄙无耻地逃出生天。
    
    
    说来话长,前因后果且听我慢慢道来。
    
    
    话说缅甸军政府
    
    
    缅甸将军们1962年3月2日发动政变,推翻吴努民选议会政府,进行军人独裁统治。独裁将军们数次改头换面,欺骗了国内外,一直独裁统治至今。
    
    
    1.在联邦民族问题上,军政府撕毁联邦合约:
    
    军政府悍然废除联邦宪法——那是1947年组成缅甸联邦大家庭的唯一条约,杀害与拘禁各邦各族领袖,致使签约的掸族、克伦族、克钦族、钦族、孟族等悲痛无比,愤怒抗争。1963年,军政府“邀请”掸邦独立军、掸邦解放阵线、克钦独立军及吉仁自卫队等到仰光协商和平,至该年11月,它贼喊捉贼,祭出“捍卫联邦,反对分裂”大旗,至今一直在烧杀抢劫众土族村庄,大打种族灭绝内战,并用强奸少数民族妇女为战争手段——这些使得各族人民更深恶痛绝大缅族沙文主义、贼喊捉贼的卑鄙行径与野蛮的强迫同化政策,以及要把内战打到底的祸国殃民做法——这就是缅甸半世纪来大民族欺骗、屠杀众小民族,众小民族为求自保而坚持自决权的主要根源。
    
    
    2.在经济文化与政权问题上,军政府极端自私、狭隘、贪婪、短视。
    
    
    a.在经济政策上,军政府对民族资本家与外资杀鸡取卵:
    
    1962年4月30日,军政府宣布“缅甸社会主义道路”宣言,但声明其社会主义是缅甸式的,与其他任何社会主义都不相同——所以它就可以无法无天了。1963 年初它再宣布“国有化法案”,所有工商业经济命脉都要由民族资本家与外侨手中,无偿收归“国有”—— 它用社会主义之名,行排外肥己之实,做起打家劫舍的强盗本行!
    
    
    于是乎,
    
    *1963年2月23日所有外资银行,侨资银行一律由军政府的联邦银行接管。
    
    *1964年1月缅甸两大出口商品——大米与木材,分别由军政府的农业局与林业局独家经营。
    
    *1964年3月2-19日,全国工商业12,212家(95%为外侨所有)被收归“国有”。电台播音刚停,各厂店各企业门口就有兵士奔来,铁门一拉,宣布里内所有东西都已属于“国家”,并规定立即据实上报所有财产物业等,否则坐牢十年。
    
    *1964年5月17日宣布流通的100元、50元大钞作废,对民族资本家与外侨再来一次毁灭性打击。全缅流通货币共为2,230百万元,民族资本家与外侨所持的大钞占流通货币的97%, 携带不方便的10元、5元小钞只占3% 。
    
    *华侨等正当财产被无偿没收,正当工作生活被无理禁止,完全违背了联合国人权宣言的最低要求——生存权,华侨求生不得,求救无应,成了绝地孤儿。
    
    
    b.在文化教育上,军政府高举大缅族沙文主义:
    
    * 1964年9月1日,军政府“国有化”全国所有报纸。华侨经营的人民报、新仰光报、中国日报、中华商报全被无偿没收,华人华侨从此就没有中文报纸可看了。中文书报也不准进口。
    
    * 1965年5月,军政府“国有化”所有私立中学,于是全缅华文中学二十九间,全被无偿没收了,教师全被扫地出门。被无偿霸占的华校在仰光十间:华侨中学、南洋中学、中正中学(三间皆有高、初中),中华中学、福建女子师范学校、华夏中学、业余公学,华英中学、挽华中学。其他城市都是初中华校,如曼德勒、腊戍、密支那、八莫、东枝、景栋、大其力、勃固、东吁、卑谬、兴实塔、勃生、渺名、壁榜、瓦溪码、毛礼、毛淡棉、丹老等共十九间。
    
    * 1966年5月,政府再“国有化”全缅私立小学:仰光及其郊区共有27间华文小学(仰光市内有:中国、育侨、新侨、华侨、集美、育新、侨尼等小学以及佛学、归女、颖川三个夜校,郊区有阿弄新华、九文台华小、新闻乃华小、甘马育华小、群英、眉尼贡华小、包杜华小、勃生堂华小、达基打华小开方道华小、力行、醒民、新民及南奥、北奥、打汶、丁眼遵等华小)。其他小城市较有规模的也不少于200多间。
    
    
    至1966年5月,全缅华资华文中小学已经全被无偿霸占为“国有”,两千多华人教师全被扫地出门而无依无靠,约三万华侨子弟被禁止学习本族华文——完全违背联合国制定的人权与少数民族权。对缅甸其他土族,军政府同样用大缅族主义压迫它们,想方设法压制他们的人权与民族权——然而所有土族都有自己的地盘与武装力量,他们在自己世世代代生活的土地上和平抗议不行,就纷纷武装反抗了。
    
    
    c. 在政权上,采取你死我活的不断斗争:
    
    对其他135族群——包括缅甸华族,军政府高举大缅族沙文主义,非赶尽杀绝不可。对自己缅族呢?碰到利益问题,它也决不手软——比如对待昂山素姬领导的民主力量。对地上众多新老缅族政党,如反法西斯自由同盟、联帮党、联合工人党等,它也拒绝分权。对地下缅共白旗红旗,1963年初它先来个“诚邀和谈”,半年后就追杀围剿无赦。
    
    
    地上地下和谈都破裂后,它立即名正言顺地禁止所有政党的存在,并颁布国家安全保护法,不准集会或集体活动,所有团体一律要解散。于是僧侣团体,学生组织等就首先群起反对。
    
    
    我们德国的缅甸留学生会就因被下令解散而愤怒抗议,最后主席,副主席,财政,秘书4人被强行“护送回国”,我们这些会员也被无理迫害,家中父母都受株连。
    
    
    那么对自己“缅甸社会主义”内部同志,他们是否就相亲相爱,温良恭俭让呢?
    
    非也!一碰到利益分配,军政府将军们个个翻脸无情,毫不例外地展开你死我活的内斗:
    
    看1962年成立的“革命委员会”吧,成员们不是随着利益冲突的加深而不断分化吗?纠集在奈温周围的“同志们”,上台时口口声声坚持“缅甸社会主义”,全国权势利益,都一定要收归己有——美其名曰“收归国有”。在1988年之前,他们不断排除奈温身旁的温和派异己将军,步步巩固自己独裁权势。1988年之后,丹隋集团羽毛渐丰,等老头子奈温大势已去,就反戈一击——新贵们先“去势”爸爸奈温及其女儿女婿孙子一伙人,近年再把奈温亲信钦纽将军与其国家安全局一网打尽。权势利益经过重新分配后,为了安全,最近他们索性把首都由仰光迁到内地彬马那“内比都”。
    
    
    1967年缅甸屠杀华侨内因
    
    
    原因有军政府方面、缅甸华侨方面、以及中国驻缅领事馆方面:
    
    (1)军政府方面:
    
    *军政府无偿强占民族资本家与外侨的工商企业后,负责工商业的军官们不仅缺乏经验,而且十分贪污腐化与投机倒把。不两年,没收得的存货贪污光后,进口货品不再进入“国有”的“人民商店”而尽数转入黑市,人民要高价购买。
    
    *收归国有的工厂被军官们掏空,因缺乏原料与管理不善而不开工或少开工,全国基本商品奇缺。
    
    *军政府对全国农产品统购统销,独此一家,它低价收购农产品——致使全国农民无心耕种,农村田地荒芜,结果大米出口逐年剧减。缅甸外汇主要靠大米及木材之外销。1940-1941年(日本占领前英国统治时期)年出口大米 315万吨,1954-55年吴努政府仍保持150万吨左右,到1966年(排华前一年)却只出口30万吨。
    
    *黑市米价由1948年独立后的每担30元,涨至200元左右,广大人民生活日益困难。
    
    *外汇干枯,军政府只好靠向中国、美国、西德、苏联及世界银行等借债度日。
    
    *国民经济濒临崩溃边缘,饥民处处,民怨载道。官逼民反,缅共与各族人民武装力量迅速发展,星星之火,足以燎原。
    
    
    (2)华侨方面:
    
    *华侨工商企业被无偿没收,又不准营业、搬迁、或过埠做生意,手头大钞又被作废,华侨无以为生,呼天天不灵,喊地地不应,只有坐以待毙。
    
    *华校被无偿霸占,华侨子女没书读,在国有化学校又处处受种族歧视与排挤,生活又日益艰难,个个走投无路,反抗心理,油然而生。
    
    
    (3)中国领馆方面:
    
    * 中国驻缅使领馆历来勉励华侨奉公守法。但1967年中国外交部已被文革极左派夺权,因此驻缅领馆一反常态,鼓动华侨子弟佩戴毛泽东像章,说毛主席是世界人民的领袖,而缅甸人民是世界人民的一部分。
    
    * 教育华侨与华侨学生:宣传毛泽东思想,佩戴毛主席像章,等于热爱社会主义祖国,热爱世界人民领袖。对华侨学生抗议缅甸学校当局禁戴毛泽东像章的行动,赞之为“造反有理”。并信誓旦旦要捍卫华侨的正当权益。
    
    
    正如我1968-69年在缅甸留学生刊物“战斗的孔雀”撰文指出:排华暴行主要是军政府为了逃脱其政治、经济、社会等重重危机而精心策动的,中国领馆的极左路线刚好帮它侥幸逃出生天。
    
    
    1967年6月缅甸屠杀华侨实录
    
    
    1966年底,前华校当局(即缅甸当局)强迫华侨学生不得佩戴毛泽东像章。
    
    华侨学生们由于华校被无理没收,读书又受种种歧视与限制而产生对抗心理,现在见到不许佩戴毛泽东小像章,把心一横,于是越施压就戴得越多,有的还故意戴多几个,像章也故意越戴越大——中国领馆大力肯定与赞扬他们“造反有理”,毛泽东像章也越赠送越大块。
    
    1967年3月,缅甸政府教育部正式宣布在缅甸学校内绝对不准佩戴毛泽东像章,华侨学生们认为再也不该逆来顺受了。五月中旬学校开学时,华侨学生们照旧佩戴毛泽东像章进校。缅甸教育部官员们决定镇压。
    
    首当其冲的是缅北八莫镇原华夏中学的华侨学生。6月初,他们戴的毛泽东像章被八莫县教育局、移民局、侦探部、安全委员会四个单位联合强行摘下,他们抗拒,于是学校当局就开除了为首的二十余名华侨学生。华侨学生们要求学校正式通知与说明开除理由。学校立刻发文,说因佩戴毛泽东像章故予开除。中国大使馆就据此向缅甸外交部交涉,指责缅政府对中国不友好。仰光的缅华教师联合会也派洪士连、苏群才二人到八莫去进行了解交涉。他俩一抵八莫,就被缅甸军政府扣留。于是中国大使馆又向缅政府交涉,仰光店员联合会也就缅甸军政府无理开除华侨学生,并扣留华侨代表而开会抗议。洪士连、苏群才二人被拘留十多天后,才被获释回仰光。
    
    
    1967年6月22日星期四,仰光华区中心五十尺路的原中国小学的华侨学生,其所戴得毛泽东像章被学校当局强行取下后丢入厕所内。华侨学生大哗。学校就停止上课,于是华侨学生静坐不回家。亲共华侨闻讯赶到学校声援。缅甸“国营报纸”记者前来采访,华侨不给他们拍摄自己肖像。次日,缅甸报纸捏造报导华侨打碎记者相机,并殴打记者。
    
    
    军政府一面暗中叫其“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指示各地党支部纠集暴徒策划反华暴行,另一面安排缅甸报纸造谣缅人女老师被华侨学生强奸,并在6月26日星期一,布告该校无限期停课。华侨学生要求上课,学校就召军警驱赶学生离校。学生说理抗议,学校当局不理睬。学生静坐到下午,都饿了,华侨送面包饭包来。那时,仰光市郊的原华侨中学,原南洋中学已被数千名早就安排好的缅甸暴徒包围。大使馆参赞驱车到缅外交部提出抗议,缅外交部回说内政不容干涉。使领馆人员到各校了解华侨学生情况,其汽车全被缅甸暴徒投掷石块,形势越来越紧张。
    
    
    1967年6月26日下午,原华侨中学及原南洋中学的华侨学生在校园内静坐。校外,“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率领的暴徒数千人重重包围着,其外层则为学生家长与华侨,再外层却是缅甸政府军警。华侨团体给学生的饭包午餐被阻挡而无法送入校内。华侨团体领导人前去说理,均被不理不睬。
    
    
    下午五时左右,缅政府军警当场逮捕了华侨领导人十二人:陈伯甫、杨老清、陈天煌、林威隆、黄忠泉(以上缅华救济会总会),刘应超(工联会),王莲发(书记公会),曾亚如(店员联合会),王思华(中华商报),温平(人民报),阮泳棠(新仰光报),陈甸育(仰光首都电影院)等。又逮捕华中学生六人:谭廷伟、杨德荣、李详华、李少松、江启建、江露莲等。另在市区再逮捕华侨十二人:施永泉、林士杨、王维中、董任汉、赵剑玲、张树同、伍尚斌、陈启家、江红星、黄祥铭、杨文锦、陈清发等。军警随后即派来大型军车多辆,将在华中南中校内静坐的学生共五百多人悉数拘捕军营看管。华侨学生个个视死如归。
    
    
    下午七时左右,在华中校外聚集的缅甸“暴徒”约二三千人,一声呼啸分成二队,向华区进发,一路高呼“打倒狗中国人”,人数越聚越多。他们北行到中国大使馆、新华社、领事馆、武官处、援缅办事处等建筑物前投掷石头,并闯入与捣毁援缅办事处(即旧领事馆地址,在仰光北郊卑谬大道)。另一路人马则南行进入市区唐人街,在华侨高尚住宅,特别在侨团学校前面高呼反华口号,等待命令。
    
    
    当日下午六时,中国领事馆召集华侨领导人开会讨论对策。会议还没有开始,暴徒就已到达门口。使领馆几处地方早已为军警监视,普通人进出一律被查询被拘捕,使领馆官员汽车进出均有吉普车跟踪监视。使领馆指示各侨团负责人应该为自己的团体不受侵犯而斗争到底。这一晚华侨团体的负责人都到自己的会所守卫。这时,“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已安排更多军人打扮成“暴徒”,正在磨刀霍霍。
    
    
    1967年6月27日上午十时左右,各路“暴徒”几万人,一批批的进入仰光市区华侨集中的地方。东区直奔弗拉沙(Fraser)街,西区则以班都拉(Bandula)街(即广东大街)为主要目标,大举捣毁、抢掠烧杀暴行,让反华暴行达到高潮。
    
    
    缅甸军政府耍两面手法:一面由“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 指挥兵士为骨干的民妆“暴徒”,以群众面貌烧杀捣毁;另一面则以政府军警队伍,全副武装“维持治安”——对华侨区进行军事监控。当日一清早,华区各团体四周就有大量便衣侦探来回窥伺,众多警察站岗巡逻。各华侨团体大多遵照使领馆的指示集会,保卫会所。十时左右,见到更大批暴徒涌进市区,有的华侨团体当机立断化整为零,但许多团体还在开会,不知大屠杀就要开始。
    
    
    “暴徒”有计划有组织,其行动目标有二:一是捣毁华侨团体,如遇抵抗就格杀无赦,另一是烧杀捣毁华人商店住宅。各队“暴徒”都手持铁棍短刀,沿途破坏打杀,暴徒后面有军警车辆随行,看似维持秩序,实则保护“暴徒”。下午,经“暴徒”大肆破坏烧杀过后,政府出动救火水龙车,扑灭余火,冲洗血迹,消灭罪证,最后再出动垃圾车,装运死尸、碎砖、破瓦、灰烬、残物等,扫清现场,有分工有配合。
    
    
    有的华侨团体幸能及时撤退躲避,如唐人街的缅华救济总会,东区的工友联合会,工商协会等,暴徒们捣毁与放火以后就呼啸扬长而去。逃避不及的团体被暴徒围攻打杀,死伤惨重,但华侨个个血战到底,临死无惧。
    
    
    兹举数例以示“暴徒”之卑鄙残暴、毫无人性,以及华侨之宁死不屈、可歌可泣:
    
    
    缅华教师联合会在华区河浜街与南勃陶街角,是一间三层楼房间,它是暴徒攻击之首要目标。当日中午,约有一千左右暴徒聚集在两街夹角地方,狂呼:“红中国人滚回去!”等口号。教联会所内约五六十个师生,他们紧锁铁门,严防暴徒进攻。他们高唱:“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与暴徒互相怒目对峙。下午二时,暴徒上楼进攻,师生们以木棍还击。暴徒在楼下向上投掷石块,师生则把花盆由空中推下。暴徒们找来巨斧狂劈铁门,师生则煮开水淋泼还击。一攻一守一个多小时,暴徒们攻不下,最后转从侧面住宅爬上屋顶,揭开瓦面,把火水倒进会所,再丢下火把,刹那间浓烟四起,接着火光冲天。
    
    
    师生到此再也无法坚守会所了,于是决定冲下去拼死。他们找木板木棍防身,拉开铁门冲下去。为首的是中国小学校长缅华妇联主席老教师周颖如,她双手捧着挂在会所的毛泽东肖像,昂首而下
    
    —— 她要为捍卫毛泽东思想,为执行使领馆的指示而不惜牺牲。1000多暴徒乍见50多师生们下来,惧而都退到街上,抡着铁棒、斧头,摆开阵势。周老师毫无畏惧地刚刚迈到街上,就被大铁棍迎头劈来而倒下了,热血喷溅满地,接着的几棒只是显示暴徒的残暴而已。50名师生中大多数是女学生,个个赤手空拳,短短几十分钟,当场老师学生二十八人,以及华侨诊所职员两人,共三十人被暴徒们活活击毙。其名单如下:
    
    周颖如、吴子帆、林福将、萧显达、管广华、徐庆强、叶素英、陈淑崖、简长瑞(以上老师),林青替、陈宝秀、庄锦秀、谭春福、陈秀英、叶秀凤、温振福、洪美銮、伍佩珊、王素芳、戴金花、余秀娥、龚霞冰、寸镇文、王爱惠、陈一兵、叶淑燕、江宗元、郭×宏(以上学生),吴万昌、林海塘(以上二人为缅华诊疗所职员)。
    
    
    当时有受重伤的师生十人,被好心人护送入对面医院,其名单如下:
    
    黎锦标、曹炳庆、柯淑萍、郭惠兰、苏金安、简倩冰、蒋章汉、刘汉中、傅月娥、程依珠。
    
    另突围生还者有十七人。
    
    
    据当时在河浜两旁住户透露,这些暴徒活活击毙这么多赤手空拳的华侨师生以后,兽性未尽,解开女教师与女学生的上衣侮辱一番,有些暴徒还脱去她们的下衣,用铁棒往阴户插,其卑鄙残暴,令人发指。
    
    
    伊江合唱团的保卫战极其悲壮。该团地址在大金塔路下段的一间四楼上。当暴徒上楼破坏铁门,想冲上去杀人时,护卫小组杨荣照、陈承世、谢宗育三人把电流接入铁门,暴徒有几人触电受伤。最后暴徒爬上屋顶放火,群体跳下去杀人,他们三人身裹五星红旗,从四楼跳下,被暴徒围斩而壮烈牺牲。
    
    
    另外,缅华书记公会的守卫战也英勇不屈:三位守卫:陈祖荫、萧师宗、施学冰,因不屈膝投降而被暴徒活活打死。
    
    
    27日暴徒捣毁华区时,顺手牵羊而大发横财。因此第二日,四面八方的流氓地痞、无业游民以及想发财的坏分子,一大清早就聚合十几万人,有缅甸人也有印度人,有郊区或附近市镇的人,也有熟悉各华侨街道情况的本市区人,“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还没指挥,他们就急不等待地向仰光华人区进发,一批一批的挨家挨户,逐屋逐楼进入华侨住家捣毁抢劫。所以这一天华侨受害更大。几乎每家每户,每个门牌,每层楼房,都有暴徒光顾。暴徒们叫开门后,把华侨推打到角落,然后把家私床具丢到街上烧毁,连厨房的瓶瓶罐罐,米缸里的米,都不放过,所有红色东西,非毁个稀巴烂,不肯罢休。他们目的是要彻底破坏,以发泄仇恨。暴徒们最爱爬到水箱上面与厕所水柜等处搜查有无细软金器宝物等,也喜欢打碎相片框、镜子、桌面、地板。。。。,看看有否藏着大钞票。如发现有,无不欢天喜地饱入私囊。前一批刚刚走,另一批又来了。躲得一次不能躲过两次,真是一场浩劫。弗拉沙街一家老华侨,家里什么东西都给暴徒打碎了。暴徒拿着铁条在地板上猛砸,爬上厕所水箱内乱捞,见没有钞票宝物撬到捞到,愤而放了一把火才走。广东大街有一对老夫妇,买卖剩余都换成十元钞票(那时最大额的钞票)整整齐齐地叠在大像片里层,暴徒敲碎玻璃后把老本全拿走了。东区路易土街有一缅籍华人,其缅甸好友开车来接他们一家人到他家避难。车刚驶出市区就被暴徒截停,然后洗劫一空。其妻女不甘被抢,结果被杀。不管缅籍或中国籍,不管红中国人或白中国人,只要是华人,就是暴徒烧杀抢掠的对象。
    
    
    据悉,“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还安排白中国人(亲国民党)“狠狠教训”红中国人(亲共华侨),上演“以华制华”——令天下华人痛心的悲剧。
    
    
    可怜呀!我们缅甸华人华侨——炎黄子孙:自军人政府上台后,起先遭突击检查银行账户而被敲诈勒索一番,接着被无偿没收工商企业,遭扫地出门,再接下去是接二连三宣布大钞作废,刹那间个个一贫如洗。可怜华侨们再省吃俭用,再日夜苦干,好不容易再积蓄些现款,但却不知藏在什么地方才好——放在银行怕查收,放在箱柜怕打劫,随身携带怕扒偷。更怕有朝一日,钱没了就不得吃不得喝,寸步难行——岂料这厄运这么早就到来了!
    
    
    我虽为国家工业发展局的官员,但暴徒只要是华人就杀,只好悲愤忍辱地藏身于缅甸友人屋顶。我永远忘不了暴徒在屋下水缸旁,边磨刀边仰问缅甸友人“有否狗中国人在屋内?”,我至今仍然历历在目我老父与7岁妹妹躲在床底下的可怜背影。 
    
    
    28日下午,一队暴徒攻打中国驻缅大使馆。有几个暴徒越过高大的围墙,杀了援缅专家刘毅,另有二个中国人受伤。有一名暴徒被使馆人员擒获,经问明是现役军人。
    
    
    遵照军政府精心安排,暴徒流氓们越抢劫烧杀越是劲头冲天,后来竟然学起将军们的贪婪与无法无天,最后“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对他们都指挥不灵了,特别是仰光郊区,木屋、茅屋很多,暴徒们杀人放火,闹得天翻地覆。缅甸军警怕玩火自焚,就把暴乱郊区的华侨送到军营,7日以后才放回来。人一走,房屋就被抢掠一空。有些华侨留在屋内,财产还是被抢,人被杀。甘马育郊区还有谢姓华侨,暴徒来抢劫时,其子谢玉芳与暴徒理论,结果被殴打致死。他妈妈上前劝解,亦被暴徒打成重伤。(谢玉芳后来列上死难者名单,71年缅甸政府办理赔偿时,他家属获得象征性恤金,马虎了事)。
    
    
    6月27、28两日的排华屠杀抢掠事件,华人是攻击目标。28日这一日,有不少印度巴基斯坦侨民出来维护华人。或在街上拦阻暴徒,或让华人进他们家躲避,或寄存东西等,值得我们赞扬与感激。很多华人与缅甸人历来相处很好,正直的缅甸人都觉得军政府太卑鄙,暗中尽力帮助华人华侨。显而易见,各族人民都是友好善良的,人民之间都是礼尚往来,互相帮助。
    
    
    这两天的排华杀掠,财产损失根本无从估计,死伤人数也不知多少。中国使领馆收集得的死难名单,主要是亲共团体人士,一般默默无闻的华侨草民或亲国民党的,有的被暴徒打死,也有被军警开枪,死伤人数很难知晓。恐怖的一个多月内,仰光市戒严军管,官方密不透露任何对其不利的消息。缅政府在全国范围内拘捕华侨团体领导人,安排“白中国人”收拾“红中国人”,无所不用其极地敲诈勒索华侨华人长达一年,大家敢怒不敢言。
    
    
    孤儿般的广大华侨,劫后余生之后,大量默默移居澳门与美加,在那里经过一番奋斗,安居乐业之余,痛心往事谁都不愿重提——所以这些任人宰割,任人打杀烧劫的孤儿伤痛史,可能永远尘封。
    
    
    1967年9-10月,中国驻缅大使馆开追悼会,当时称为烈士的共征集到三十五人,拍有像片纪念,这算是官方记录之一。1971-72年缅甸政府为死难人员赔偿,每人象征性给缅币伍千元,并为死者举葬,缅甸政府派人参加烈士葬礼,这时死难华侨被追封为“殉难爱国华侨”,总算有个交待。
    
    
    是日式“小靖国神社”?君不见缅北缅中“中国远征军”杂草万人坟,荒芜纪念碑,几万条国魂好汉,却都是“无名英雄”?在清明节日,有见到“小泉”等去参拜、扫墓、感恩、追思吗?
    
    
    内心话
    
    
    近年看到和平崛起的中国,面对四周邻国与国际社会,友好地表示睦邻、善邻、富邻、以人为本、和谐社会、共同富裕等基本国策。
    
    
    见到在欧盟东欧之中国侨民,当发生官方或民事纠纷时,可尽快与使领馆联系,而使领馆必在第一时间内,遵照国际法或惯例,开始必要的护侨、保侨工作。
    
    
    最近又频频目睹在西班牙、意大利、东欧、俄国、美国、阿拉伯、非洲等国的中国使领馆,对被绑架、欺负、扣留、受不平等对待的在外中国子民,及时伸出援手,关怀备至,开始显现欧美加澳那种负责大国之风范。
    
    
    以上面目一新的活生生事实,不禁使我追忆到当年在缅甸、印尼、柬埔寨、越南等国孤苦伶仃,四望无助、任人宰割的千千万万华侨孤儿。。。。。
    
    
    我记忆犹新,我百感交集,我老泪纵横。
    
    
    弱国无外交!19世纪末八国联军攻打北京的准亡国奴时代,20世纪在列强环伺、围堵、扼杀下中华民族生死存亡年代,巍巍大中华土地上的中国人,被八国联军与法西斯日军当作不是人,而散居海外的华侨更是野草——他们到处求生,无依无靠,任人宰割、践踏、烧斩,命贱得几乎一文不值——即使缅币伍千元,也不过一顿饭钱而已。
    
    
    中华民族必须牢牢记着:再也不要分什么国民党、共产党、白中国人、红中国人或黑猫白猫,再也不要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争权斗利,你死我活,更不可被人挑拨离间而互相攻击、残杀、内斗
    
    ——令亲者痛,仇者快。
    
    
    炎黄子孙必须牢牢记着:国家要独立与强大,民族要解放与富裕,制度要民主平等与法治。
    
    
    天底下的华人呀!你们一定要坚持勤俭、自强、自尊哟!
    
    天底下的华人呀!你们一定要坚持和平、团结、奋斗哟!
    
    天底下的华人呀!你们一定要热爱民主、法治、人人平等哟!
    
    天底下的华人呀!你们一定要与邻为善,助人为乐,取于斯用于斯,与天下各族人民和谐共处,荣辱与共哟!
    
    只有这样,炎黄子孙才能顶天立地于地球村、民族林!
    
    只有这样,中华民族才能对人类做出较大的贡献!
    
    (本文承蒙逃难广州的仰光华侨王敬忠,回归闽粤滇港澳以及移民美国的南中华中教师学友们提供大量真材实料, 在此特意感谢)。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2/20070201040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