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赵诚:邬书林到底在干些什么?
(博讯2007年01月24日发表)

    
    
     作者:赵诚 文章来源:观察 (博讯 boxun.com)

    
    很多年来,当权者禁书、禁报,被禁者总是忍气吞声,只有小圈子内知情,之后慢慢放大,也逐渐淡化,国民对此一切,无从知晓,民意也无法表达。这种事类似暗杀活动,暴行不为众人所知,杀手就可逍遥法外。
    
    自打有了互联网后,2000年发生《书屋》事件,部分知识人士在网上有了抗议。去年初《冰点》被叫停,引起海峡两岸有识之士的强烈谴责,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形势,“冰点”得以复刊。
    
    新年伊始,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又无视宪法,向天下公义示威,在全国图书定货会上,公开禁了八本书,声言对章诒和“这个人”就是要“因人废书”。
    
    章诒和先生以命相拼,发出抗议,维护自己基本的公民权利——言论权和出版权。沙叶新等众多人士著文声援,互联网上网民们讨论之热,可能出乎邬书林们意料。国内某大网站上关于沙叶新支持章诒和声明的贴子,一天之内跟贴达38页,绝大多数人表达了对章诒和的支持,其中不少人重复了一句话:“都什么时候了,还干这事?!”这说明,一部分中国人的心灵开始复苏,公民意识已经觉醒,对世界文明潮流的认同势不可挡。章诒和的抗议如同一记重锤,击响了中国公民护宪维权的锣鼓。今后,再有官员做出暗杀的脏活,受害者就要用天下公义和宪法准则来衡量,并将行使依法诉究的权利!这就是中国的希望!
    
    邬书林的行为,对国家,对民族,害处多多。在此我仅列出三点:
    
    其一,伤害了中华民族的历史记忆。他点名所禁的八本书,多数涉及中国百年历史。人类从野蛮进入文明,标志之一,就是发明了文字,学会了通过文字保存记忆,传承先人之经验,避免以往之错误。人类有文字的历史不过七千年。但这七千年的进步,却胜过了从旧石期时代进入新石器时代的十几万年。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悠久史学传统的民族。像太史简、太史公,宁愿杀头受刑,也要记录下历史的真相。对于当今世界各个的民族而言,保存历史记忆,更是维系文明的根本所在。邬书林禁书,意在封杀当代文化人记录本国的历史,割断国人对本国历史的记忆,让国人陷入对历史的无知状态。这到底让中国走向文明?还是走向野蛮?很显然,这与建设高度民主高度文明的国家目标完全背道而驰。
    
    其二,伤害了中国社会的公理和正义。公民行使言论出版权,品评天下事的是非曲直,可使公共事务受到公众的监督。一个社会失去了公共言论空间,公共生活的品质必然退化,社会风气必然恶变。天下的事都不能用公理和正义来衡量评论,掌握各种权力的人必然无所畏惧,社会道德防线必然崩溃。长此下去,中国将变成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
    
    其三,伤害了中华民族的和解与统一。去年中宣部和团中央封杀《冰点》,危害了两岸关系,高层赶忙以复刊方式来弥补,并且招呼再不要弄出新的“冰点事件”。警钟言犹在耳,邬书林却重蹈覆辙。这位无知的官员,根本不知道章诒的作品在台湾、香港和全球的华文读者心目中有怎样重要的位置。邱吉尔伟大,因为他懂得,宁愿失去一个印度,也不能失去一个莎士比亚。斯大林残暴,还知道对萧洛霍夫网开一面。民族文化的凝聚,绝不能缺少自己的文学代表。两岸的统一,一定要有共同的文化心理基础。进入新千年,章诒和已经成为全球汉语读者心目中最美丽、最典雅的作家。谁粗暴地对待她和她的作品,谁就伤害了数以千万计的华人心灵中最圣洁的地方。这种恶行造成的离心力,怎样估计也不为过。
    
     (博讯记者:蔡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1/20070124000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