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亦忱:痴情卖淫与高尚嫖娼
(博讯2007年01月17日发表)

    亦忱更多文章请看亦忱专栏

只剩生理欲望的人群中像熊猫一样珍贵的行为——《讲一个真实的故事:从“小姐”本身的情感来描述》读后感
     一, (博讯 boxun.com)

    最近,老朽因为俗务缠身,几乎没有什么时间涂鸦,只是间或来和讯博客瞅瞅。哪怕对一些非常精彩的好文章也没有什么时间来细细咀嚼,更难得在任何好文章后面留言,我除了会在那些熟悉的网友写的好文章后面写点感想之外,几乎从不在陌生人写的文章后留言,这倒不是说我轻视或看不上那些很有才华的文章作者或博客主人,而是怕自己随意说出的一些简短留言给读者们落下狗尾续貂的糟糕印象。
    可是,上星期周末11月4日早上,当我点开和讯博客首页,顺着和讯知名博主刘淑媛女士的文章路径,在她博客中那如泣如诉的音乐伴奏下,阅读了她几个月前写的一篇最热门的文章《讲一个真实的故事:从“小姐”本身的情感来描述》之后(注1)。我作为一名来自中国社会底层,却混到了社会中层,但一直与社会底层有着血肉联系的人,真的被刘女士讲述的这个凄美和婉转的故事深深地感动了,遂情不自禁地在她那篇点击数超过42000,评论数高达300多的文章后留言如下:
    “我绝对相信这个故事真实得像看到自己的手一样。
    “在一个信仰、理想、道德和思想荒漠化的社会里,在一伙只剩下欲望的人群中,一个贫穷而又痴情的‘小姐’和一个欲望四射但良知未泯的嫖客,其实都是这个社会里比较高尚的人。关键是,你怎么去看待他们之间性行为的合理性。
    “大叔几乎不再在别人的文后留言了,可看到你能如此严肃地写作和面对真实的人生,我忍不住要为你赞一声:你成为一个有思想、有才华、有人性关怀的知名女作家,只是时间问题。”
    在写下这段留言后,我仍觉意犹未尽,感到有必要从思想、文化、伦理和制度层面来继续解读这个我相信是真实的故事中所蕴含的法学和社会学意义。在此,我首先要申明,我的文章题目不完全是为了吸引读者的眼球,那是我真实的看法,我会对自己文章中说过的每一句话承担法律和道德责任。我之所以在下面的叙述中把与嫖客对应的词汇大多写作“小姐”而不是妓女,一是不忍心,二是感觉那位贫穷而又痴情的女孩与传统意义上的“妓女”有着天渊之别。
    我诚挚欢迎读者们对我的观点展开批评乃至批判,本人愿意抽空回应任何不属谩骂而是理性的批评或批判的文章。
    
    二,
    根据我的人生经验和阅读各种哲学、法学、社会学与历史学著作的感悟,我一直认为,无论古今中外,大凡一个社会要趋于正常与和谐,社会秩序要做到良性循环,一般都要以下四个最基本的支柱来支撑:
    一是要靠有说服力和吸引力的信仰、道德、理想等组成的意识形态来引领社会成员,促使绝大多数社会成员的生活能够获得一种有极终价值追求的人生目标和人生意义;
    二是要靠国家的强制力和公正的法律制度来规范社会成员的行为,以确保每个社会成员在法律制度的框架内都有大致相同的自由言论和自由行动的空间;
    三是要有众多而不是单一的可供追逐的利益目标乃至人生目标,来驱使或诱使所有社会成员,把自己的才华和精力投向自己的利益偏好领域,以最大限度地使得所有的社会成员在追逐自己的利益目标时,不以损害别人的利益为基本前提,从而避免剧烈的族群冲突进而导致社会动乱;
    四是要建立一种有效的社会保障机制和社会救济机制,来安顿和收容在社会各个领域的竞争中被淘汰的弱势人群,而不能放任在社会各个领域的竞争中失败的人群自生自灭,听任社会走向断裂或者被人为地撕裂。
    基于以上的认识,我还认为,一个比较和谐的社会,一个秩序优良的社会,一个社会成员各得其所怡然自乐的社会,它在道德和伦理学的意义上,都是“金规则”和“银规则”能够较好地落到实处的社会。所谓“金规则”,是指“你希望别人怎样对待你,你就怎样去对待别人”;所谓“银规则”,是孔夫子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按刚刚去世的何家栋老先生的理解,“金规则”给人们提供了为人处世积德行善的慈悲观念,“银规则”给人们提供了以己度人的自由观念。
    自然,当今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和社会敢声称自己很好地做到了完全按以上四个社会支柱和“金银规则”来支撑社会、组织社会、管理社会、运行社会。但上述内容无疑是衡量一个社会优劣最基本的标准和原则。
    
    三,
    我曾经不止在一篇文章中分别说过,当今的中国社会是一个信仰、理想、道德、思想和文化高度荒漠化的社会。如果现在要我用一个词组来概括当今中国人最突出的人格特征,只有一个词组最为准确,那就是:竞相追逐生理欲望的满足。
    中华民族在她5000年不间断的文明史中,从来就没有像现在这样赤裸裸地把追求生理欲望的满足,当作自己最堂而皇之公开追逐的目标。所谓“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原本在有信仰和理想支撑下,是个非常有价值的国家与社会追求的方向,全民都可从经济增长中获得大致公平的物质实惠。可是,当中华民族中几个能够主控社会绝大部分财富的强势族群信仰沦丧和理想破灭了,也没有了真正值得称道的道德操守,在我看来,他们把这句话当作“口头禅”来说,无不是以追逐和占有钱财的物质欲望和生理欲望满足为中心。对此,我相信凡关注中国社会不正常、不健康现象的中外人士,都可以看到,时下中国境内很多毫无廉耻的社会现象,诸如争相修建“金瓶梅”旅游文化中心、在地震纪念墙上刻名收费、把国外的垃圾当财富进口到自己国家来消化、把别国正在淘汰的高污染工业项目引进到神州青山绿水的地方来建设等等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现象,全是由当代中国那些基层很有权势的人打着这面“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旗帜,理直气壮地干出来的。我相信,只要不是又聋又瞎的中国人,谁都能举出一些诸如此类的活生生的例子来。
    以我在中国官场上讨生活的履历,我从一个当初充满崇高理想踏入官场的热血男儿,到垂垂老矣,成为被淘汰出局提前进入准退休状态的小官,这20多年来的所见所闻,仅就我在一个小地方的官场上所接触到的大大小小的官员而言,我绝对敢说,他们之中,没有一个是有坚定的信仰和崇高理想的人,自然,这里面也包括现在的我。
    实事求是地说,在20多年的官场履历中,我所接触和看到的数不胜数的各级官员里,并不是没有非常优秀的人,但这些优秀的官员,大都仅仅是些富有同情心,能够洁身自好,基本上不会违背常识和良心胡作非为,且办事非常干练而已。我这样说,可能我的那些官场朋友听到或看到后会很生气,但他们也不得不服气,因为我说的就是铁一样硬的事实。我甚至比较极端地认为,我所接触过的各级官员,其实从最本质的意义上说,全都是些凡夫俗子,对追求生理欲望的满足与刘淑媛女士所描述的那位嫖客,并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车越坐越高档,办公室越来越宽敞,私房越住越奢华,食不厌精衣追时尚,对声色犬马鲜有自觉加以拒绝的,男的没有一个不喜欢和漂亮女人厮混,女的没有一个不是帅哥给她当司机,其中,离过1至3次婚的家伙远不止一个两个,而是成班成排。
    至于商界的人那就更不用说了。那些在中国经商成功,富得流油的人士,就我所亲自接触和近距离观察到的为数不多的几位身价过亿的超级大款,没有一个具有社会责任感和人道主义关怀以及对陌生穷人的悲悯之心,全是“西门庆”式的俗不可耐的土财主。
    
    四,
    下面,我就讲一个自己亲身经历过的真实故事。
    前年深秋的一天,我去上海办事,借宿在上海浦东一财富据说过了4亿的房地产老板朋友自己开的,不亚于三星级宾馆的他自己公司的招待所里。在我离开上海的前一天,凑巧从澳洲和新加坡来了这位老板的三个生意上的伙伴,都是男士,年纪也都比我大,一个在60开外,两个在55岁上下,据说都是家资巨万的商贾,个个戴着很大的钻戒和名表。
    承蒙这位房地产老板朋友厚待,那天傍晚,当我正要去他公司的食堂吃晚饭时,我被他截住拉去浦西位于南京西路一个叫“新雅”的饭店作陪吃饭。那顿晚饭,可以说是我今生吃过的最奢华的一顿夜饭,整整吃了两个多小时,光我面前的碗碟餐具就换了不下五回。买单时,我亲眼所见,老板的司机从包里取了一万元,结帐后拿回的钱,我看绝对不到500元。此前,我只听说过别人一掷万金吃顿饭,现在,总算也亲自领教了这样的饭局是怎么回事。说来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那顿夜饭,我除记住了一种玻璃瓶装名叫“一帆风顺”,可自己一滴也没沾的五粮液白酒,和自己亲口尝了一小盅的鱼翅之外,其它所吃的内容全都给忘了。但是,饭后上演的节目内容,却深深地烙在了脑海里,今生恐怕永远也不会忘记。
    那晚,我们一干人酒足饭饱之后,我的老板朋友醉醺醺地开着他的宝马车,载了三位远道而来的生意伙伴,呼啸而去。我则与他的司机和三个助手坐了一辆别克商务车,来到一个叫“万紫千红”的夜总会里,陪着他们过了一回纸醉金迷的上海夜生活。
    我记得非常清楚,那个我们玩的包厢,收费标价是2800元;来陪我们9个男士唱歌的小姐,每人的台费是300元,一共来了8个。老板的司机则进进出出上下打理,大多时间是坐在包厢外面听候差遣,所以他自己要求不要小姐来陪。
    在我这个从小地方进入上海的“老土”看来,那些陪我们唱歌的小姐,出现在若隐若现的灯光下,清一色地身段迷人,面若桃花,歌喉婉转,个个光彩照人,不仅不比央视春节晚会上登台唱歌的明星们长得差,而且个个都是名曲张口就来,一色的歌坛明星的派头,我都不忍心喊她们做小姐,而是叫她们做小妹。因为,她们在我这个没有见过大世面的“老土”看来,仿佛是七仙女外带着玉帝的小姨子从天而降。那三个从澳洲和新加坡来的老男人,每人搂一个小姐在怀里,让小姐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一双手在小姐的身上乱摸根本就没有停过,那些小姐则咯咯笑得没有停过。而我则和其中一个据说是来自无锡乡下的小姐唱了五、六首歌曲,感觉自己真他妈有点飘飘欲仙。
    我们16个男女在那个流光溢彩的包厢里唱了两个多小时的歌以后,那位最年长的海外来客有点疲态,提议打道回府。我的老板朋友便对我耳语:“今晚,你挑个姑娘带回去睡觉,她陪你过夜的钱我会给你付。”我乍听之下,一点精神准备也没有,当时就手足无措,连说:“这怎么可以?这怎么可以?!”
    我的老板朋友哈哈大笑地说:“这有什么不可以,你不是男人吗?”
    情急之下,我只能慌不择言地胡乱编造拙劣的谎话来拒绝他的美意。我说:“我已经ED快三年了,这事恐怕干不了。”
    可这个土财主居然不知ED的意思就是阳痿的委婉说法,大声说:“什么ED不ED的,你别跟我来这一套!”
    待我说清楚那两个英文字母的意思后,谁知,那老板朋友像看着一个怪物一样,用鄙夷的眼神打量了我好一阵子,弄得我几乎无地自容。于是,我的直觉告诉我,我因为这个拙劣的谎言,将永远失去这个“朋友”。
    次日,离开这位朋友的公司时,我与他告辞的兴致和勇气顿然全失,径直找了老板的司机送我去了火车站。在路上,我问司机,那些小姐陪人睡觉是如何收费的,他说,睡一夜到天亮1500元,睡一阵子“放一炮”就走人800元。他还告诉我,在上海,除了“天上人间”夜总会,就算“万紫千红”夜总会最高档了,它们其实算一个档次的最高档的夜总会。
    此后,我又去过上海多次,再也没有去过这个朋友的公司招待所借宿。虽然这位土财主还经常吩咐其助手给我打打电话,问问他的一个项目在我市的进展情况,但我们之间的友谊,因为我的一次拙劣的撒谎而彻底宣告完蛋。现在,我除了间或用他送给我的一支派克金笔写字时,会记得他曾经是我的朋友,可能今生再遇到他的可能性,会比我中福利彩票500万元大奖的可能性还要小100倍。
    通过这件亲身经历的事情,加上我对中国社会的观察,我有一个最悲观的预测:中国在这个一千年内,是不可能会出现比尔•盖茨和沃伦•巴菲特那样把自己的几乎全部财产回馈给社会的企业家和慈善家。因为中国根本就没有出产这样的企业家和慈善家的文化土壤和制度环境,中国只会产生大大小小的“西门大官人”。
    
    五,
    现在,再回到刘女士所描写的嫖客和小姐故事上来。
    我认为,那位家境贫寒,生性腼腆的女大学生所遇到的嫖客,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已经不能叫做嫖客,而应该称为那位女大学生有偿的性伙伴才比较合适。虽然他们第一次的性交易属于典型的卖淫嫖娼行为,但后来他们之间发生的故事,与其说是“嫖客和妓女”的关系,不如说是纯粹的性伙伴关系更加合乎实际,尽管其中依然夹杂着金钱关系。他们之间所玩的性游戏,其实就是一种准婚姻游戏,即使按现在通行的道德规范,也没有什么可以过分地指责之处。
    按博主刘淑媛女士的说法,这位心地还算善良的嫖客在夺走了那位贫穷的女大学生贞操之后,不仅给了她8000元的“巨款”予以补偿,而且,在“以后的一段时间内,每到双休日的时候,他就会开车来接我,似乎我已经成为他包养的女人了,每次他都会问我你缺什么?要什么?然后还会塞钱给我,而且每次都不少于500,我真不知道我是幸福的女人,还是一个被宠着的妓女。”
    作为一个有点社会阅历的读者,谁都能轻易发现,这位嫖客和小姐的关系,在他们之间建立了比较稳定的性伙伴关系之后,从性关系的意义上说,已经从“卖淫”和“嫖娼”的阶段上升到了准爱情阶段。我这个连历史都敢假设的白痴,甚至假设过这样的问题:如果这个贫寒的女大学生在与这个嫖客保持带有交易性质的性关系的过程中,突然获得一笔千万元以上的横财,或者她就如当今喜欢胡编乱造的电视肥皂剧的剧情一样,她是某个当朝权贵沦落到社会底层的千金小姐而被他的老爹找到,我绝对敢用自己这个愚蠢的脑袋打赌,那个家财富有但心地还算善良、行为还算高尚的嫖客,一定会明媒正娶把这个“小姐”风风光光地娶回家去。
    
    六,
    我为何要说这个贫穷但痴情的小姐,和那位富有但善良的嫖客,其行为是像熊猫一样珍贵?
    首先,我认为这两个人,一个为了摆脱贫困,把自己视作最珍贵的贞操变现给卖了个好价钱,完全是被贫穷给逼上了风尘之路;另一个,为了满足自己的生理欲望,在用钞票做武器夺取了别人的贞操后,没有泯灭良知以几百块钱打发小姐走人,而是继续和这个“小姐”进行“性交易,”其帮助她的成分与玩弄她的成分至少有一样多。他们在这种性交易中,以不危害第三方而实现了各自资源的边际效用最大化,乃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这种性关系撇开冬烘的道学家所推崇的道德因素而言,我认为一点也不肮脏,一点也不卑鄙,是完全无可指责的。我甚至认为,这位“嫖客”,绝对比那些凭借权势玩弄良家妇女的大小贪官们高尚100倍,那位“小姐”绝对比那些靠出卖姿色而从官场寻租的女人们高尚1000倍。
    其次,从博主刘女士的叙述中,我们知道,那位误入风尘的小姐从嫖客手里获得了宝贵的8000元贞操“赎买”费后,并未沦为人尽可夫的妓女,而是仅仅和那位夺取他贞操的“嫖客”继续保持着唯一的性关系,其对待性的严肃态度甚至比那些所谓名门淑女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中国的女人们对性的态度都能达到如此水准,我相信,中国社会在不远的将来一定会变成一片道德净土。
    第三,按照我在此文前面所说的“金规则”和“银规则”,我认为像博主刘女士所叙述的这个嫖客和小姐的故事,其实是一个对社会完全无害的现象。当贫穷继续在张开巨口吞噬良家妇女贞操的时候,所谓卖淫嫖娼现象就不可能被禁绝。以我搞法律十多年所见所闻,在我所知道的所谓卖淫嫖娼的案例中,刘女士讲的这个故事带给我的其实是美感而不是丑恶感。我完全相信那位“小姐”和“嫖客”的未来会比较美好,因为他们并未把自己身上最宝贵的品质完全沦丧。他们身上残留的那种羞耻感、同情心,绝对是当今中国人身上像熊猫一样珍贵的品质。虽然那位贫穷的女大学生的沦落令人感慨嘘唏,但她比那位叫徐萍的农村女教师,在工作日以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出现在自己的学生面前,周末则以妓女躺在众多低劣的嫖客身下,则幸运一万倍,这位乡村女教师的际遇才是一场真正的人间悲剧。(注2)
    
    七,
    我不知道别人是如何看待当今中国社会广泛存在的“卖淫嫖娼”现象。我认为,当今中国社会众多丑恶现象之不可理喻,完全可以从“卖淫嫖娼”非常“猖獗”的现象中,透视到其荒唐到了多么丑恶的地步。
    稍有法律知识的人都知道,卖淫嫖娼是被中国法律所禁绝的行为,其中,对妓女和嫖客的处罚,在老的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修订后,妓女嫖客被捉奸在床,其处罚可以说是非常严厉的:对嫖客,不仅要罚款1000至5000元(一般都是被顶格处罚),且要处治安拘留10至15天,即民间所谓“打了还要吊起来”,若是逮住党员干部嫖娼,按纪委的制定的“家法”,一律予以“双开”(即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杀无赦”;对卖淫女的处罚,一点也不比嫖客宽容,可以处劳动教养半年至一年的惩罚;至于对哪些组织、容留妇女卖淫者,更是有牢狱之灾在等着他,甚至被处死刑者也不并鲜见。
    可是,在神州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现在,据说连一些“职业和尚”都敢开始嫖娼了,因此,我绝对敢说,时下,从首善之区北京,到最现代化的上海,从布达拉宫脚下,到南普陀寺的佛门圣地门前,从富得流油的广州深圳大城市五星级高档酒店中,到穷得每年要到中央政府讨救济款的云贵高原的偏僻小县城的肮脏的客栈里,不但嫖客和妓女都在干着同样的勾当,而且,这些地方的警察也都在和妓女嫖客们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均乐此不彼。
    我相信,凡学过法律的人都知道,当一个人的行为,对另一个人并不构成伤害反而是带来“益处,”且对第三方不构成任何危害时,这样的行为,无论是依据大陆法系或是英美法系的立法精神和司法原则,都是不能够被定义为犯罪或者违法的行为。但中国对“嫖客和妓女”的处罚,显然是最有“中国特色”的法律制度,因为它依据是道德原则而不是法的精神。当然,它比那些由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掌权的国家如伊朗,把同性恋者绞死,还算是很人道的制度。
    据我那些当警察的朋友对我说,他们逮住嫖客和妓女之后,一般是分开审讯,首先,是要嫖客和妓女把对方的名字、年龄、住址、职业和爱好等私人问题说个清清楚楚,而一般不会问他们在床上是如何干那活的,当然,性取向有点变态的警察除外。凡能准确说清楚这些对方私人问题的人,一般不会是在干卖淫嫖娼的勾当,几乎不是恋人在偷吃禁果,就是情人在干露水夫妻的营生,警察问完话之后,只要不是逮住有头有脸的所谓党政领导干部,而给自己带来这些家伙以破财来消灾的外快,他们也就算基本白忙活了一场。而那些真正的嫖客和妓女,在回答警察讯问的这些对方的私人问题时,鲜有不原形毕露的,因为再傻的嫖客也绝对不会把自己的姓名、职业和家庭住址告诉给“小姐”的。只要是真正逮住了嫖客和妓女,任何一帮作业的警察,其高兴的劲头,与商人们做了一单无本万利的买卖绝对别无二致。接下来的节目是,嫖客和妓女乖乖地认罚,而过不了多久,财政局全额返还这些嫖客妓女的罚款时,这些作业的警察们将会分成30%至50%不等的好处,其中,一部份作奖金,一部份作所谓办案经费。
    就我所知,任何一个心理正常的警察都不会对嫖客妓女过分地为难和伤害,当然,那是在他们坦白的前提之下,而嫖客和妓女也绝对不会因为被逮住一次就上岸的,100%会继续在欲望之海里扑腾,一般嫖客会因为嫖资不继,妓女会因为卖淫工具损坏或过于陈旧,而淡出江湖。如果要统计一下中国的警察在抓卖淫嫖娼者的行动中,究竟获得了多少经济利益,我估计那一定是个非常吓人的数字。当年,我在市委一个部门工作时,不止一次对市、区的公安局长们说,如果警察在办其它的案子时,有抓卖淫嫖娼者时一半认真,我们这个城市的社会治安状况也绝对会好得难以想象。这些局长们,对我的这个观点一般都予以承认或默认。
    前不久,重庆一个城市区率先出台了一个规定:妓女和嫖客干那勾当时,必须戴“套”操作,否则,将被课以重罚。(注3)依此看来,中国朝性产业合法化的方向真正迈出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第一步。因为卖淫嫖娼合法化的缺口一旦被“艾滋病”这个魔鬼撞开,任谁也不敢、也不可能堵住:当中国的法律制度在听任“艾滋病”肆虐和给与性产业合法化地位之间,不得不做出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抉择,我相信任何一个为了民族未来负责的中国领导集团,都会作出明智的抉择。
    
    (草稿于2006-11-4,定稿于2006-11-11“光棍节”)
    
    注1:刘淑媛文章链接:
    http://francoise.blog.hexun.com/4205526_d.html
    注2:《世象观察:乡村女教师徐萍的双面人生》:
    http://news.sohu.com/20060225/n242011220.shtml
    注3:《100%安全套 小姐们百分百“安全”?》:
    http://cq.qq.com/a/20060906/000308.ht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1/20070117092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