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誰想不讓我們過耶誕節?/余杰
(博讯2006年12月26日发表)

    余杰更多文章请看余杰专栏
     耶誕節前夕,北大、清華等名校的十名博士聯署的一封主題為抵制耶誕節的公開信,成為媒體上的一大新聞。
     (博讯 boxun.com)

     近年來,內地城市過耶誕節的氛圍愈來愈濃。聖誕是商家的節日,是年輕人的節日,是長期壓抑的中國人少有的一次狂歡的機會。正如《新京報》〈歡娛〉專刊的評論員所說,我們所有人都因這個日子找到了一個可愛的藉口:去拋開工作,去約會朋友,去接近愛情,去親吻家人,去改變形象,去裝點房屋;甚至去賺更多的錢,認識更多的人,喝更多的酒,製造更多的驚喜和精彩。我們在這個失去束縛的日子裏將積壓的那些細微情緒全部釋放、點燃。
    
     然而,有人卻企圖禁止我們過耶誕節。這十個博士的公開信寫得殺氣騰騰,他們將國人過耶誕節提升到危害中國傳統文化、危害中國國家安全、抵抗西方殖民主義的高度上。這些年紀輕輕,沒有經歷過文革的青年人,怎麼一提筆寫文章,便有濃得化不開的文革遺風呢?他們真是姚文元、胡喬木式的刀筆吏的繼承人。可惜作為「今上」的胡錦濤缺乏慧眼,他們雖然利用這封抵制耶誕節的公開信暴得大名,但想要在南書房上行走,卻還遙不可及。
    
     我不知道可愛的同胞們過過耶誕節,怎麼就崇洋媚外、辱沒祖宗了?日本和韓國,耶誕節的氣氛比中國濃得多,人家的傳統文化卻保存得比中國好得多。真正摧殘中國傳統文化的,不是耶誕節,而是十博士們試圖諂媚的這個政權。
    
     正是這個政權,在暴君毛澤東的驅使之下,焚書坑儒百倍於秦始皇,多少不可複製的文物古於一旦,連孔夫子的墳墓都被挖了;正是這個政權,強行通過三峽工程,將漢民族古文化保持最完整的一塊區域變成一片澤國,詩人王以培在《白帝城》中哀嘆說,我們的家園已經沉淪;正是這個政權,在奧運會的旗幟之下,肆無忌憚地壞古都北京的老城區,一片又一片的胡同和四合院,成為官商勾結、掠奪式的開發的犧牲品。學富五車的十博士,為什麼對明擺這一切視而不見,反倒拉來一個耶誕節當作替罪羊呢?
    
     這也正是他們「過於聰明」之處。他們知道什麼可以批評,什麼不可以批評。批評什麼會得罪官家,批評什麼會諂媚官家。他們是慣於培養偽君子的教育制度的犧牲品,他們可以上午激情澎湃地去喊口號打倒人家的醜惡制度,下午畢恭畢敬地去大使館排隊辦理簽證。如今,有面對礦難時冷漠地說「誰讓你們生為中國人」的院士,有出席北韓使館的宴會歌頌「偉大的金正日」的教授,再蹦出這十個博士來,又有什麼奇怪的呢?
    
     這十個博士的工作有落了。他們可以到延安去擔任風化警察或文化稽查隊隊員,那裏曾經發生過夫妻在家看「黃色影碟」被抓事件,他們可以再接再厲,繼續將那些在家中看黃碟的夫妻抓進監獄;他們還可以追隨已經升任江蘇省副省長的原宿遷市市委書記仇和,仇和要樹立節儉的民風,便規定百姓辦喜喪活動,不得超過五桌酒席,他們可以出任仇和設立的道德委員會的成員,每天到酒店餐館中閒逛,看看誰犯規了。
    
     一封信便找到了工作,倒不失為一條終南捷徑。但是,百姓和商家們照樣過自己的耶誕節,十對螳臂焉能擋車?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12/20061226114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