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皮諾切特與鄧小平的「成就」/余杰
(博讯2006年12月23日发表)

    余杰更多文章请看余杰专栏
    余杰 中國獨立作家
     (博讯 boxun.com)

    皮諾切特死了。
    鄧小平也死了。
    前者活到了九十一歲,後者活到了九十三歲,他們都逃脫了法律和道德的審判。皮諾切特至死也不認罪,他宣稱:「我不是獨裁者,因為獨裁者都不能善終,而我卻過得很好。如果上帝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依然會選擇像從前那麼做。」
    
    鄧小平生前也沒有公開為六四屠殺認罪,他堅信「屠殺二十萬,換得二十年」的「硬道理」。但是,與希特勒、墨索里尼、列寧、史太林和毛澤東等獨裁者一樣,皮諾切特和鄧小平皆無法逃脫歷史和正義的審判。
    
    跛腳政策被批評
    皮諾切特被稱為「智利的鄧小平」。大陸媒體在報道其死亡的消息的時候,多突出其經濟改革的成就。皮諾切特採納芝加哥學派的經濟學說,在其統治期間,智利保持每年百分之七的經濟增長,是整個拉美地區經濟增長的三倍,其國民人均壽命、收入水平、醫療保障系統和育質量,均高於其他拉美國家。就連剛剛去世的美國自由主義經濟學大師佛利民,也曾撰文為其辯護。
    但是,少數大陸媒體也曲折地批評了皮諾切特施行的經濟開放、政治獨裁的「跛腳政策」。如《新京報》發表的學者周慶安的文章指出:「民主政治已經成為國際社會的公認法則。任何國家在現代化進程中,都共同選擇了人民決定執政的方式。任何現代政權,都是建立在政治合法性的基礎之上。重視和保護民權、公正、自由,已經變得和提升社會物質水平同等重要,甚至更加重要。」「那些通過政變、武裝暴亂上台的政權,不得不接受政治制度的挑戰,經歷民主政治的轉型。大量事實已經說明,一個合法、健康、良性的國內政治秩序,是一個國家得到世界認可,創造良好外部發展環境的前提。」
    
    大肆暗殺反對派
    作為一個被控訴犯有嚴重侵犯人權罪的老邁逃犯,垂老的皮諾切特不得不輾轉於多個國家的司法機關之間,受盡羞辱。根據「政治犯與酷刑」國家委員會發布的報告,大約有三萬五千多名智利公民,聲稱遭到過軍政府的酷刑折磨。通過惡名昭著的「禿鷹行動」,皮諾切特還與其他拉美國家的軍事獨裁者一起,大肆暗殺和刑求反對派。
    而作為「中國的皮諾切特」,鄧小平似乎更加高明。從反右運動中充當迫害數百萬知識分子的先鋒,到「十年改革,一夜屠城」,他也沒少幹過壞事。但是,鄧小平從來沒有自信到像皮諾切特那樣,允許全民公決和選舉。換言之,鄧小平比皮諾切特更清醒地知道:民眾心有多麼厭惡他和他的黨。
    皮諾切特的自信其實是輕信。當他獲知在全民公決中大敗的消息之後,氣急敗壞地召集三名高級將領到總統府,命令他們執行戒嚴令。三名將軍拒絕從命,其中一名將軍當場將命令撕碎丟在地上。反對黨的領袖拉格斯在電視上直言不諱地痛斥皮諾切特說:「一個智利人竟敢在野心驅使之下肆無忌憚地抓權長達二十五年,這是不可接受的。」那一天,聖地牙哥市民開車上街,大按喇叭,如同狂歡節一般。
    
    不嘗試任何選舉
    鄧小平不敢嘗試任何形式的選舉,因而逃避了失去權力並被追究罪責的噩夢。鄧小平的後繼者江澤民和胡錦濤,更是不敢越雷池半步。即便是像彼岸的國民黨那樣實施黨魁自選,於中共而言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中共甚至竭盡全力阻止香港民眾直選特首,「一國兩制」逐漸淪為「一國一制」。但是,按照「皮諾切特模式」治國的中共,究竟能比皮諾切特走多遠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12/20061223000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