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郭永丰:访民除了自杀,还能有何选择?
(博讯2006年12月19日发表)

    
    文章摘要: 作为专制制度,绝对是现代社会最邪恶的制度,只要它存在一天,其永远都是广大人民头上最沉重的泰山以及最狡猾邪恶的敌人,只要其一日不结束,就要让广大人民群众遭受一日的祸害和血腥的灾难。当然,作为绝望至极的上访者们,也便只有选择自杀,否则,他们还能有何选择?
     (博讯 boxun.com)

    作者 : 郭永丰,
    
    發表時間:12/18/2006
    据大纪元记者赵子法、杨光12月17日图文并茂报导,12月15日上午10时许,在天安门大会堂侧,一男人拿着一个大可乐瓶,一边向自己的身上泼浇汽油,一边向戒备森严的大会堂冲,在他试图用打火机点火时被警察按倒后抓到了天安门分局。当天,在纪念堂附近,几名便衣和警察又抓获一名想自杀女子,该女子声称不想活要自杀,她也被警察押送天安门分局。
    另外,近中午时分,当警察在广场搜包查出两位黑龙江工厂下岗的老太太是和200多人一起到北京上访后,警察显得很紧张,立即在广场四处寻找这200多名集体访民。
    由于有旧访民绝望的自杀,也有新访民的蜂拥而至,所以,天安门大会堂连日来持续戒备森严。
    而在这次的戒严,乃是由于在15日这天,中共当局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首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活动。
    为什么旧访民要选用这种时候自杀哩?因为这个时候中外记者最云集,他们自杀的英雄行为可以被媒体捕捉后向世界报道出去。或者,如果自杀不成功,也会引起中共当局的高度重视,把自己所遭遇问题确实能够解决了。否则,这自杀又有何意义?
    固然,作为新上访者,他们绝对不会知道旧访民的这种苦衷。但是,只要这一人一党专制的体制不变,这些新访民也会很快陆续变成绝望至极的永久性旧访民。除非他们上访到中途就罢休了,不再一味较真下去了,就象当年也是地方访民的笔者,由于笔者当时很快就发现这种上访实际毫无意义,解决不了任何根本问题,甚至还陪了夫人又折兵,更浪费时间、金钱、精力和生命,根本不划算,所以才潘然醒悟,立刻罢手的。
    而在一人一党专制的中国,之所以设立这种部门和机构,实际也是专制政府为了愚弄和麻痹绝大多数民众虚晃一招的统治手段,当然仅仅是一种手段而已。毕竟,在他们认为,绝大多数老百姓一般都不会上访的,全部都会任劳任怨,即便遭遇多么冤枉的事,由于自认命该如此而自行全部消化掉的。真正需要上访者,在他们眼里,应该是属于“刁民”的人。象这类人,他们认为毕竟是极少数,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的。那么,既然他们硬要选择上访,那就让他们上访,而死在这永远没有归期和尽头的漫漫上访路上。
    但近年来,由于共官僚越来越有恃无恐,肆无忌惮的作恶,便把属于上访者的队伍激化得愈来愈庞大了。所以,这便确实把越来越多的人民群众,通过这种也许是最合法的维权,实际却是共专制的谎言机构给全面教清醒了。否则,中国眼下就绝不会拥有如此众多的已经站出来的民主先行者和维权斗士们了。当然,以后一定还会涌现出更多更大量的这类人群的。这才是中国民主的最好兆头。
    虽然有人相信上访也能解决一些问题的,笔者认为这仅仅只是极少数人的极细小的事情。绝大多数人一定都会非常失望的,也一定会走到最绝望的边缘。固然,这便让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抱怨这个邪恶政府,而从内心深处彻底抛弃掉。当然,也包括抛弃顽固执守这一最原始滞后的邪恶制度本身的所有官僚们。
    因为,社会之所以难以顺利且健康发展,就是由于这些既得利益者的顽固执守和恶意抵触,并誓与广大弱势群体作斗争才真正害苦了所有上访者们的。固然,他们这些人才真正是今日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敌人。否则,作为本属于人设计的制度,怎么倒变成了是制度总是在障碍本属于高级动物的人的很多事情?这固然仅仅只有这些拥有邪恶野心的人的心里最清楚。
    作为局外人,除了所有清醒者认清这类人的邪恶本质和内部黑幕,广大普通老百姓,又如何才能全部看得出来哩?尤其当邪恶政权故意对广大人民专门设置重重障碍和封锁时,把很多真相、事实和大道理全部或部分封锁包庇起来的情况下,只一味拿谎言蒙蔽群众,这便无形中助长了邪恶政府内部的邪恶官僚们的兽性行为的无限膨胀。
    固然,这对于也许还依然存有一丝幻想的旧访民来说,便只有拿生命做最后的赌注和尝试,自然便只能选择自杀,而这又多么悲哀了。很明显,只要精心策划,自杀成功率也是很高的。而自杀所获取的,仅仅只是让世界媒体的瞬间注意。但在舆论封锁森严的中国,即便多么正义的记者,又会能探知多少真相和内部实情哩?因此,也许就等于白白自杀了。
    如果自杀不成功,向往通过自杀模式提醒当局高度重视自己的事情,我想也许也是做梦的,因为,我们经常会发现,凡是这类自杀者,一般在被抓捕后,不是被关押,就是再次被遣送回家。当然,其根本问题和死结依然不会有丝毫解决。便在更绝望中又再次找机会来自杀,否则,还能怎样哩?甚至有人就被当局关押至死了,等等。在专制大黑幕里,很多事情,绝对都是鲜为人知的。而谁又能知道那么透彻、全面、准确和详细哩?也便只有天晓得了。
    总之,作为专制制度,绝对是现代社会最邪恶的制度,只要它存在一天,其永远都是广大人民头上最沉重的泰山以及最狡猾邪恶的敌人,只要其一日不结束,就要让广大人民群众遭受一日的祸害和血腥的灾难。当然,作为绝望至极的上访者们,也便只有选择自杀,否则,他们还能有何选择?
    固然,如果在民主制度下,由于一切事情皆由人民自己做主,人民可以拿自己手中的选票决定并选择一切,他们还会遭受这类本属于罪犯的官僚们的无端欺凌与任意迫害吗?甚至还被逼迫到垂死的边缘上吗?就绝对不会了。当然,也更不可能存在上访现象与任何上访之说的。到时候,共专制的这类特有机构,恐怕就成为迫害人民的罪恶机构和机器,只能留在血腥残害人类本身的罪恶耻辱柱上,而永远被钉着,让后人永远默记这段极为可耻、卑鄙、荒唐、且荒谬到绝顶的沉痛历史教训了。
    2006-12-18
    《自由聖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12/20061219101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