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王健君:長效機制促西部大開發(六大亮點八大機制)
(博讯2006年12月18日发表)

    《西部大開發“十一五”規劃》攜八大長效機制出臺,有望將西部大開發推上新的發展臺階
    
     ● 王健君(瞭望新聞週刊記者 歐洲導報社轉自瞭望來稿首發) (博讯 boxun.com)

    
     國務院總理溫家寶12月8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審議並原則通過《西部大開發“十一五”規劃》。這部由國務院西部開發辦公室牽頭編制的規劃,是中國第一部有關西部大開發五年總體發展的規劃,為未來五年國家持續推進西部大開發的指導性檔。
    
     “這個《規劃》是國家‘十一五’規劃中關於繼續推進西部大開發戰略的細化或具體化,也是國家區域發展總體戰略(四大板塊)中第一個專項區域規劃。”中國社科院西部發展中心副主任陳耀對這份檔的第一個印象就是,“內容具體翔實,目標任務明確,具有很強的指導性和可操作性。”
    
     《規劃》指導思想明確:實現又好又快發展,突出提高經濟增長的品質和效益;夯實長遠發展基礎,突出基礎設施建設、生態環境建設和科技教育發展;增強自我發展能力,突出重點地區優先開發、特色優勢產業加快發展;堅持統籌城鄉發展,突出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深化改革和擴大開放,突出體制機制創新。
    
     在這個指導思想下,“十一五”西部大開發總的目標是,經濟又好又快發展,人民生活水準持續穩定提高。基礎設施和生態環境建設實現新突破,重點地區和重點產業的發展達到新水準,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取得新成效,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邁出扎實步伐。
    
     ◆ 《規劃》六大亮點
    
     “十五”時期,西部地區生產總值年均增長10.6%,財政收入年均增長15.7%。累計新開工70個重大建設工程,投資總規模約1萬億元。但陳耀也指出,“西部地區發展仍面臨嚴峻的挑戰。”西部與其他地區特別是發達地區發展差距還在擴大,基礎設施建設依然滯後,自我發展能力不足,“三農”和城鄉就業矛盾尤為突出,改革攻堅難度大,發展觀念和體制機制還不適應市場經濟的要求,保障西部大開發的長效機制還不完善。
    
     “針對這些問題,這部規劃分門別類給予了全面詳細的指導。”陳耀說,《規劃》與《西部開發“十五”計畫》相比有六個突出的特點。
    
     其一,在指導思想上貫徹了全面協調可持續的科學發展觀的要求,強調西部開發要“堅持實現又好又快發展,突出提高經濟增長的品質和效益”。
    
     實施西部大開發以來,西部各省區都提出要實現跨越式發展的高增長目標。據2000~2005年統計,西部地區生產總值年均增長10.6%,財政收入年均增長15.7%,有的省區經濟增長率甚至連續幾年居全國第一,投資、工業、財政等增長指標也異常的高。
    
     這一方面反映了國家西部大開發戰略取得了明顯的成效,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暴露出西部一些地區發展急於求成、盲目追求速度的傾向。這必然導致資源高消耗和污染的高排放,不利於增長方式的轉變,因而這種發展也是不可持續的。《規劃》的指導思想,對指導今後西部地區致力於科學發展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其二,《規劃》更加體現出以人為本,構建和諧社會的目標導向。長期以來,我們致力於縮小地區差距,但對地區差異特別是東西部差異的內涵缺乏正確界定。事實上,由於自然地理條件、經濟技術基礎等原因,東西部之間經濟水準在相當長時期不可能追求一致。
    
     《規劃》明確提出了兩個差距的控制和縮小的目標:一個就是城鄉居民人均收入水準與全國差距擴大的趨勢得到遏制,另一個就是城鄉居民人均享有的基本公共服務與東、中部地區的差距逐步縮小。這兩個目標既符合西部廣大人民群眾的利益訴求,也符合和諧社會的建設理念;同時,也是最能體現市場經濟下國家和各級政府職能之所在。所以,這樣的規劃會得到更多人們的認同。
    
     其三,《規劃》有很大的繼承性和保持政策的連續性。如繼續加強對西部地區基礎設施和生態環境的建設,改善西部地區的投資環境,增強西部地區自我發展能力。再如,國家繼續在政策上加大對西部的扶持力度,提出進一步增加對西部地區財力性轉移支付和專項轉移支付規模。
    
     其四,對西部地區特色優勢產業的發展進行了重點規劃。這是未來西部地區經濟保持又好又快發展的關鍵。首先是明確提出重點支持六大類特色優勢產業,在六大類中,除了資源類產業外,特別引人注目的是強調了西部裝備製造業和高技術產業。
    
     這不僅是由於西部有些地區具有發展這類產業的條件和基礎(如成都、重慶、西安、蘭州),更重要的在於西部經濟不能總是停留在資源型產業上,必須在有條件的地方積極發展一些非資源類產業,以逐步減少經濟發展對資源的依賴程度。
    
     其五,在支持西部大開發的政策工具運用上有不少創新之處。如採取投資補貼、貸款貼息等方式,加強對金融機構參與西部大開發的財政政策支持。投資補貼是國際上政府對落後地區實施發展援助的一種重要工具,主要是通過對投資落後地區的企業給予一定的資助,以減少由於轉移投資帶來的運輸成本等費用的增加,這種投資補貼並不違背WTO的規則。這是引導企業西進的一種新的有創意的工具。運用得好,可以加快西部承接發達地區的產業轉移,應該說是促進西部地區經濟發展值得嘗試的手段。
    
     其六,根據西部實際,提出了通過加強中央企業與地方的合作,促進西部發展的措施。《規劃》提出“加強中央企業與西部地區各類企業的聯合,通過股權置換和相互參股等多種形式,實現更高層次和更大範圍的資源優化配置”。
    
     長期以來西部地區中央企業與地方經濟是“兩張皮”,中央大企業對西部地方經濟的帶動作用很小。為了發揮中央企業對地方經濟的帶動作用,國家很早就提出了要“發展融合經濟”,《規劃》終於在這方面有了突破。事實上,這種合作不僅會實現雙贏,而且對於邊疆民族地區的社會穩定也會產生重要作用。這也是中央大企業的社會責任。
    
     ◆ 八大機制“保駕”
    
     陳耀認為,為了促進加快西部大開發,此次《規劃》提出了八項長效保障機制,讓整個《規劃》顯得引人注目。
    
     其一,國家政策扶持機制。加快建立長期穩定的西部開發資金管道。繼續保持中央財政支持西部大開發優惠政策的穩定性和連續性,根據形勢發展需要,不斷充實完善支援政策,創新支援方式。進一步增加對西部地區財力性轉移支付和專項轉移支付規模。
    
     其二,金融服務支援機制。加快推動金融市場的發展,鼓勵各金融機構採取銀團貸款、混合貸款、委託理財、融資租賃、股權信託等多種方式,加大對西部地區的金融支援。採取投資補貼、貸款貼息等方式,加強對金融機構參與西部大開發的財政政策支持,擴大國家政策性銀行對西部地區的信貸規模。
    
     其三,區域協調互動機制。健全市場機制,促進生產要素在東中西部地區自由流動;健全互助機制,鼓勵和支援發達地區探索對口幫扶西部欠發達地區的新機制、新方法、新形式;健全合作機制,鼓勵和支援東中部地區設立各類區域合作專項資金,引導企業參與西部地區特色優勢資源開發和產業發展,加強人才開發、技術合作、資訊交流等區域合作。
    
     其四,企業發展激勵機制。進一步改善企業發展環境,以轉變政府職能和深化企業、財稅、金融等改革為重點,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進一步清除制約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體制性障礙和政策性因素,改進和加強對非公有制企業的服務和監管,重點支援實施中小企業成長工程。深化壟斷行業改革,放寬准入,加強監管,積極引入戰略投資者,實行投資主體多元化,大力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加強中央企業與西部地區各類企業的聯合,通過股權置換和相互參股等多種形式,實現更高層次和更大範圍的資源優化配置。
    
     其五,資源合理開發機制。健全礦產資源有償使用制度和礦山環境恢復補償機制,完善重要資源產品價格形成機制,合理調整煤炭、石油、天然氣等資源產品價格。加快改革資源稅徵收制度,鼓勵和引導礦山企業實現規模開採。完善土地管理體制,加強土地整理複墾工作。國家集中資金繼續向西部地區糧食主產區、基本農田保護區和重大工程區傾斜。加大西部嚴重缺水地區地下水勘查的資金投入。
    
     其六,對外合作交流機制。優化外商投資軟環境,依法保障各類投資者的合法權益。拓展招商引資管道,適時調整和修改中西部地區外商投資優勢產業目錄,提高利用外資的品質和水準,鼓勵和支援國內外各類資金投向服務業、高新技術產業、資源節約和綜合利用、生態環保產業和現代農業等。國家安排的各類境外優惠貸款和援助資金繼續向西部地區傾斜。穩定現行邊貿政策。選擇條件成熟的邊境口岸組織邊境合作貿易區試點。
    
     其七,政府協調服務機制。加快推進政府職能轉變,健全政府決策機制,正確履行政府在經濟調節、市場監管、社會管理和公共服務方面的職責。進一步提高行政效率,加強組織領導和統籌協調,開展跨行政區域的重點經濟區規劃工作,改善投資環境。組織和引導市場經濟主體轉變經濟增長方式,增強地方經濟發展活力。
    
     其八,規劃有效實施機制。進一步強化西部大開發綜合協調機制。規劃提出的農村基本公共服務、列為國家限制和禁止開發區域的自然生態修復等任務,主要運用國家公共資源確保完成;重點基礎設施建設、環境保護等任務,主要通過中央政府投資支持完成;特色優勢產業發展、重點區域開發、人才開發等任務,主要通過政府引導、完善市場機制和利益導向機制促進完成。
    
     最後,陳耀認為,《規劃》在對一些西部地區發展的關鍵領域的政策支援方面,還需要有進一步的突破和創新。如對資源開發的政策,提出“對能源、資源開發、農產品加工實行稅收優惠”,其中能源資源開發不是給予稅收優惠的問題,而是要提高資源稅率、改變從量計征為從價計征、以及提高對資源產地的資源稅留成比例。
    
     另外,他指出,“西部地區最突出的優勢之一是土地資源。目前東部發達地區土地緊缺,如何通過適宜的政策使西部的土地優勢發揮出來,如實行東西部開發區合作,鼓勵東部到西部幫助開發區建設,在涉及跨省區稅收分成方面是否可以進行嘗試。這對於東西部都是有利的事情。”□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12/20061218190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