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潘一丁:游街示众和虐囚哪个更践踏人权
(博讯2006年12月11日发表)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最近深圳在“扫黄”行动中,发生了让被抓到的嫖客和妓女游街示众的行为,引起国内外很大反响。据说有律师上书人大,指责说是“违法行为”,要站出来维护那些本来已经站起来,堂堂正正做人的妇女们,现在又被迫(被钱或社会黑势力所迫)“躺”下去的姐姐妹妹们的“人权”;更有著名电视台作了一个“外国人看中国”的专题节目,将这种行为拿来跟文化大革命中的类似作法相提并论。幸亏妇联已经站出来公开辟谣,说她们没有对深圳公安提出过任何批评或谴责,否则岂不是有“性联(性工作者联合会)”的嫌疑了! (博讯 boxun.com)

    
    看来现在“接轨”已经接出成效来了,因为中国人终于开始习惯用西方的思维逻辑方式来看中国的社会问题,动辄就大谈起什么“人权”啊、“民主、法制”啊、“自由”啊、“打官司”啊之类的时髦词汇,看在愚钝而冥顽不灵的笔者眼里,却老是联想起鲁迅在“阿Q正传”里塑造的主角以及其他假洋鬼子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来!
    
    其实,要是说中国怎么愚昧、落后都行,因为那的确都是举得出真凭实据来的,比如在迷信或整体高科技、以及工农业生产技术水平等、诸多方面的实际差距,不承认是不行的。但要是说中国文化“落后”,那笔者第一个就要站出来跟它们“过不去”,指出它们整个一“狗屁不通”。认为这样的“人”,最多也只能算要比西方自然科学家还低一个档次的“高等动物”。因为这些“人”连受过基本科学常识训练的西方自然科学家都不如,才会让今天的社会科学沦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到今天还对上述“人权”之类的概念,连一个准确而经得起推敲质疑的定义都拿不出来。反而用一个为严谨的自然科学家所不齿的什么“多元化”的模糊概念来搪塞。这才是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人类社会,总是要产生无数难以解决或克服的问题的总根源所在。就像我们不能靠一个类似“大爆炸”的天体物理学理论,来解释人类起源问题一样,当然也不能靠一个连自己理论中的基本概念都搞不定的社会理论,来认识或解决人类社会的问题。
    
    就以深圳拉嫖客、妓女出来游街示众的行为来说吧。其实这应该被看成是真正利用人性的“条件反射”,来解决社会不良现象的巧妙方式。是以只有人才特有的“羞耻心”——精神之“痛”,施加到做了违背社会道德或法律准则、造成不良影响和后果的人身上,让这种对人而言是刻骨铭心的“痛”,而不敢轻易再犯,在本人以及其他人心理上,起到真正精神上的威慑作用。
    
    当然,正因为我们对中国文化没有信心,对过去的某些不妥当(或过分、过头)却未必不合理的行为,不敢拿出来公开讨论,在肯定其合理的同时,检讨并剔除不合理或过火或真正不人道的那部分,然后理直气壮地加以采用,在全人类面前作一示范。最后让“友邦”在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威力事实面前,真正“惊诧”一次!
    
    现在既然有人拿“人权”这顶大帽子来吓唬人,那笔者不禁要问:跟肉体战争以及美国在伊拉克监狱里的虐囚行为相比,哪一个才是真正在践踏人权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12/20061211232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