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张鹤慈:知识分子是如何被打断脊梁的
(博讯2006年10月15日发表)

    如果5.4运动,给中国带来的不是民主和科学,而是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今天的中国,完全可能会是另一番面貌.
    
     西方的船坚炮利,打掉了中华老子天下第一的骄傲.中国人不得不承认自己不如人.但是,中国人只是承认自己技不如人,而不承认自己需要彻底的改造.所以,中国人开始的学习西方,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学的只是技术,手艺等皮毛,而没有去学西方的根本. (博讯 boxun.com)

    
    5.4运动,一般人都认为是洋务运动结束,开始了真正的从西方的根本去学习.今天看来,5,4后的向西方学习,仍然是急功近利,是实用的做法,如给一个重病人找药方.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并没有真正找到西方文化的精髓.
    
    中国人的运气真是太坏,中国开始虚心向西方学习的时候,正好是结果两次世界大战后的欧洲,资本主义的弊病暴露无遗.作为新思潮的社会主义,刚刚开始露头.
    
    5.4运动后,提出的民主和科学,当然是西方文明的精髓,但不是西方文明的根本.我觉得,西方文明的根本是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
    
    5.4运动提出的民主和科学,不幸的是正好给马列主义在中国的泛滥清理了道路.
    
    为了劳苦大众,让人民当家作主等等提法.完全符合所谓的民主.而唯物主义,特别是历史唯物主义,和横竖正反总是有理的自然辩证法,又完全符合所谓的科学。民主变成对民的强调,变成了阶级斗争的理论基础,民主最后等同于无产阶级专制。科学变成了经济决定论,共产主义必然到来的宿命论。动态,发展的科学成为死的教义。
    
    .5,4运动后的德先生和塞先生,似乎是为了马列主义量体裁衣制作的.以人民的名意,剥夺了人民的自由,被叫做新民主主义.不允许批评,甚至不允许怀疑的教义, 被称为科学社会主义.独裁专制的最不民主的社会,仍然可以叫做民主,没有思想自由,最违反科学精神的学说,也居然可以叫做科学.这不只是对初入大观园的中国人,对有着自由民主传统的西方,也同样具有相当大的欺骗性.中国人从民主,科学的路,滑向马列主义,就几乎是必然了.
    
    一直到了今天,自然科学的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科学,似乎还是两回事.当事实和学说发生矛盾时,修复的办法是:自然科学是修改理论,而社会科学是修改事实.
    
    如果5.4运动,提出的口号是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则马列主义就可能没有那么容易的乘虚而入.共产党只能利用集体主义,很难利用个人主义,马克思的理论,就只有必然,没有自由。同样对于中国的封建传统,民主比自由更容易被接受和改头换面的运用.
    
    在中国,为什么形形色色的西方思潮,最后都败在马列主义的手下,这当然和苏联的共产国际的渗透有关,但决定的因素,仍然是中国自己的国情和人民的素质..
    
    说到底,中国在5.4后.只能提出民主,科学, 而根本不可能提出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二十世纪初的中国,的确是缺乏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存在的土壤.
    
    中国在四十年代的为数不多知识分子中,除去马列主义的信徒,除去不少的技术分子,和相当多的没有受什么西方思潮影响的旧文人,剩下的已经就不多了.如果,再把理论上算是自由主义者,而骨子里仍然没有自由主义的精神,如写文章,做演讲说的头头是道,回家就打老婆的人也除去,.真正可以勉强算是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人,可能是太少了.
    
    就是这么一点点的自由知识分子,本身也存在形形色色的缺陷和问题.他们的身上,中国儒家的影响很深,所谓的士的精神,是从修身到治国,这点没有什么值得指责,但士为知己者用,甚至是,士为知己者死.而这个知己,又基本是指向统治者,就经不起推敲了.
    
    知识分子作为清议,作为一种舆论监督的力量,是正确的选择.即议政而不参政.但如果知识分子对自己的能力估计过高,真正的参与政治的博弈,那时候才叫做秀才遇上了兵.民盟诸君的悲剧是时代的必然.谁让他们自不量力 ?
    
    如果说美国对华政策的最大失误,就是49年丢失了中国,那么,这里民盟的功不可没.中国的国内因素,除了国民党和共产党,民盟是第三大罪人,它帮助了中共,糊弄了美国.尽管他们自己也是被糊弄的.
    
    中国的自由主义者,就是其中最优秀的人,作为自由主义的考核,也有许多处的不及格,我这里只谈两个问题,一个是理论问题:对经济和政治的关系,和一个实践的问题:对中共的认识.
    
    两次世界大战,使资本主义的弊病暴露,整个世界向左转移.苏联作为新生事务.作为新的社会尝试.不论是在中国,还是在整个西方,除了少数清醒的知识分子外,肯定,赞美的声音占据了舆论.想想中国的文革在西方仍然有不少人赞美,也应该不难理解.
    
    民盟诸君当然多多少少的知道苏联的人权,自由的种种问题.但对苏联的社会主义的经济模式却仍然肯定.他们糊涂的提出要美国的民主,苏联的经济,根本不懂没有经济自由就不会有政治上的自由.苏联的经济就必然是苏联的专制政治。
    
    另一个是民盟对中共的认识,直到今天,很多人仍然不能理解,为什么说出共产党的自由使有无的问题的储安平,会仍然留在大陆.难道是他喜欢自由的无?
    
    事实上,民盟诸君对中共,还是基本了解的.虽然其本质的邪恶认识远远不够.但问题的根本不是民盟诸君对中共的一厢情愿的美化,而是他们对自己的过分自信.他们相信自己可以制约中共,甚至可以改造中共.他们以为在拿枪杆子杀出来政权的中共,有可能听他们的梦话.这种知识分子的在政治上的狂妄无知,让他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文章所说的是知识分子的脊梁骨的被打断,并不只是指自由主义者.但共产党打的最狠的,就是自由主义的知识分子.那些早已经信仰了马列主义的知识分子,已经不打自倒了.而那些虽然接受了完整的西方教育,但没有剪断和中国传统的脐带的人.本来就不是知识分子的中流砥柱.
    自由主义在中国是先天不足,后天失调.又赶上了毛泽东这个混世魔王.秦始皇加斯大林的这个痞子王,终其一生的破坏文化,到临死前,看着他的文革杰作,好不容易的吐出了一句话:大学还是要办的.但始终没有赦免文科 .
    
    其实,看看今天的现状,就能明白50年代的知识分子的命运.在知识爆炸的今天,中国又有多少人可以称为自由主义的知识分子?
    
    今天的中国,已经从集权主义的恐怖统治,变化成为权威主义的维持性的统治。中国的竹幕早已千疮百孔,外部世界的真实对中国人,不再是什么秘密。
    
    如果你想了解什么是真正的自由主义,在中国和世界其他任何地方,都不再有什么不同。不管中共仍然想控制,但今天开放后的中国,不得不成为地球村的一员。互联网的威力动摇了中共的谎言统治的基础。
    
    但是,为什么在今日的中国,自由主义者仍然是那么形影孤单?自由主义是真正符合人性的主义,为什么真正身心都可以称为自由主义者的,仍然是三三两两。用民主,自由,人民,正义作为武器的人,是前仆后继。而真正愿意以自由主义为自身追求的人,仍然是屈指可数。
    
    答案可能是,作为投资,自由主义是高风险,底回报的愚蠢商业行为。是投入多,收效慢的不精明的商业行为。
    
    喜欢在赌场上一试身手的人,看不起自由主义的小家子气的。
    
    今天在中国朝野上争论不休的,自由主义仍然占据着舞台的中央,我相信,不管前途多么的崎岖坎坷,自由主义将领导世界和中国的潮流.对专制,独裁的政府,同时也对以民主压自由,以革命,正义,集体,国家,民族来压个人的天赋人权的势力,我都是不同政见者.
    
    .13.10.06. 墨尔本(10/14/2006 2:13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10/20061015131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