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陈维健:生命之河成死亡之水
(博讯2006年09月27日发表)

    
    近年来,中国的水污染以及造成的死亡逐年上升,据环保部门统计中国每年要发生一千多起水污染事件,与水污染相关的死亡人数则没有统计数,但我们从已知的个案的普遍性中能够推出,这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博讯 boxun.com)

    2005年5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分赴甘肃、宁夏、辽宁、内蒙古、江西、广东六省区,对水污染状况进行调查,结果是触目惊心的,水污染已在全国各地制造出无数个“癌症村”:
    
    山东肥城癌症村2000年死亡人数17人,其中11人是因为癌症死亡。2001年死亡人数16人,其中9人是因为癌症死亡。2002年死亡人数17人,其中10人是因为癌症死亡。2003年死亡人数19人,其中12人是因为癌症死亡。2004年死亡人数21人,其中14人是因为癌症死亡。江苏阜宁“癌症村”从2001年到2004年,洋桥村死于癌症的人数达到20人。三年来,因患癌症去世的村民年龄越来越小,有些死者还不足四十岁。无锡广丰“癌症村” ,几年来因癌症去世的近20人,目前已查出患癌症者有近30人,占了全镇癌症病人总数的60%以上。河南北老鹳嘴“癌症村”,近年来村民纷纷患上肠癌、食道癌、肝癌、胃癌等病,位于河渠交汇处的北老鹳嘴村情况尤为严重,已有近百人患癌症陆续死亡。天津西堤头“癌症村”最近5年以来200多名癌症患者,他们的平均年龄才51岁,已经死亡172人。沈丘县孙楼“癌症村”280户人中有40多人患了食道癌。沙颖河畔的另一个村子黄孟营村,10年来,该村死亡的205人中,因癌症死亡106人,不名病因的猝死者有22人。而这样的癌症村中国有多少呢?在这些冰冷的统计数中,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这些生命的痛苦和死亡的原因只有一个,他们喝水的河流被污染了。而这些河流曾经养育了他们的祖祖辈辈,是他们的生命之水,而如今这生命之水成了他们的死亡之源。
    
    中国河流的污染来自那些不受法律约束的企业,而这些企业敢不顾人命,公然将污水排放入河流,是因为这些企业都有中央和地方政府背景,他们之间是一个关系错纵复杂的利益集团。这个集团享受到企业带来的种种好处,而不承担这些企业所带来的环境生态的污染所造成的灾难。这些灾难却由那些和企业毫无利益关系的村民来承担。这些污染环境企业的受益者之所以对污染无所顾虑,是因为不喝被他们利益所污染的水,他们住在城里,有着严格把关的自来水供应,可以买纯净水喝。而被污染的河流两岸的乡民则没有这样的水可喝,无论水被污染到何种程度,都只能喝被污染了的水。他们无法逃避,一是贫穷,二是这是他们生于斯,长于斯的家乡。他们是无依无靠的弱势群体,他们完全无力与利益集团抗争,只有无奈地、默默地承受着生命的折磨和死亡。而这些利益集团并不因为有多少个癌症村、多少个无辜的生命死亡而让他们有任何良心上的不安,他们既不会为那些癌症患者送上一包药,也不会为死者赔上一块钱,套句时髦话说叫做:污染你没商量。你死你的,我赚我的,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的乡村。
    
    在经济发展的中国,在利益集团中有着这样一种论调,只要经济发展了,GDP增长了,其它一切问题都变得微不足道了。这种论调就是邓小平的“发展是硬道理”,这种道理既丧失了人性,也丧失了理性。丧失人性是因为这种发展污染了环境,使人的生命因污染而遭受病痛和死亡。丧失理性是环境的污染最终将毒害这块土地上的每一个人,无论是弱势的穷人和权贵的富人,当所有的河流全被污染以后,再好的水厂都无法生产出洁净的水时,权贵者也无法避免喝毒水的命运,而成为始作俑者。发展并不是硬道理,特别是以无辜的生命承担折磨与死亡的发展。以生命的折磨和死亡为代价的发展实际上是一种罪恶。当今的中国,这块养育十三亿人的土地上,已经很难找到一条干净的河流,因为罪恶已渗透到了每一块土地。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9/20060927102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