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外媒:安倍当选,中日关系仍不见曙光
(博讯2006年09月24日发表)

    
     综合海外媒体消息:即将卸任的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为把日本塑造成为更自信、更民族主义的国家打下了坚持的基础。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他的继任者做铺垫,而这位继任者是日本历史上迄今为止最年轻的首相,也是第一个出生在二战结束以后的首相。
     (博讯 boxun.com)

     本周,安倍晋三已经当选为日本执政党自民党总裁,他将成为小泉卸任后理所应当的日本首相。小泉为曾一度陷入停滞的日本经济和政治作了大量的清理工作,安倍晋三,这位祖父曾任日本首相、视撒切尔夫人为偶像的即将到任的日本首相,将静静将给日本对外政策加入更多强硬色彩。他将重新让日本回到天生就是亚洲与世界的领导地位。
    
     作为通往这条道路的引子,他将展开与中国的对话,这是小泉在任五年来因坚持参拜靖国神社而一直没哟实现的愿望。安倍非常聪明,他拒绝公开就参拜问题表态, 这给中日高峰对话留下可能。
    
     身为改革派的安倍晋三也急切希望修订日本二战以后的和平宪法。该宪法在美国占领时期起草,局限性太大,无法适应作为世界上第四军事强国协助西方国家处理世界骚乱地区问题的要求,也无法适应它自身防御来自朝鲜的导弹及核威胁的需要。
    
     他首先最要做的应该是取消宪法中对相互防御的禁令,该荒谬的禁令不允许日本在自己最亲密的盟友—美国在亚洲的军队受到袭击时参与保护工作。
    
     2002年,他出访朝鲜,对抗朝鲜独裁领导人金正日,要求朝鲜归还几十年前朝鲜间谍绑架的日本公民,自此以后,安倍晋三为国家利益赴汤蹈火的名声在国内传为佳话。本周,为回应朝鲜7月4日进行的导弹测试,日本要求对它实行严厉的金融制裁,安倍晋三强烈支持这样的制裁举措。
    
     他还可能修改学校的历史教育方式,灌输新的爱国主义。安倍其他可能的革新将刺激日本经济。他将为打开国门欢迎移民工人进入日本,他还要求学生参加一年的公益劳动然后进入大学学习。最重要的是,他将继续沿着小泉压缩政府机构的道路,进一步削减日本庞大的国家债务。
    
     美国一直以来鼓励日本领导人参与国际事务,承担国际责任。例如,小泉首相就在美国政府的支持下向伊拉克派遣的维和士兵。
    
     应对实力不断加强的中国,小泉绝不会坐以待毙,他将更快发展日本经济、军事力量。也许日本就是亚洲的英国,成为与英国同等地位的美国盟友。他曾对记者说:“日本过去太克制了。”
    
     来源: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
    
安倍时代 :中日关系将更复杂多元

    
     长期陷入僵局的中日关系似乎显露“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景象。随着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即将在9月22日展开,以及安倍晋三几乎将毫无疑义地当选,中日两国的官方似乎都在向对方释放出一些善意的信息,悄悄地做着一些工作。
    
     日本多家媒体透露,中日两国正商讨于9月22日和23日在东京召开第六轮副外长级战略对话,为新首相于月底就任前改善两国关系。无独有偶,22日也正是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安倍将当选之际。
    
    靖国神社:安倍或放下身段
    
     中方尚未回应日本媒体的上述报道。不久前,日本日中经济协会代表团访华,被认为是为未来日本新首相访华探路。访华团团长御手洗士夫被认为是“日本经济界首相”。访华团受到中国总理温家宝接见,显示北京的重视程度。
    
     值得注意的是,安倍上周在一个场合首次就靖国神社问题表态,称他若上任首相,将不以官式身分参拜靖国神社。种种迹象表明,北京和安倍最近展开十分微妙的互动,甚至包括双方未来在靖国神社问题上的立场。
    
    改善中日关系:安倍战略筹码
    
     作为中日关系中最敏感的问题,靖国神社问题过去一段时间几乎成为中日高层博弈和国家意志较量的试金石。但自从安倍决定参选自民党总裁,除了8月15日小泉最后一次参拜之外,靖国神社问题在北京和安倍之间似乎刻意淡化处理了。原因很简单:无论是安倍还是北京,都愿意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给对方一个机会,并共同开始一种在靖国神社问题上新的探索模式。
    
     在一些看似琐碎的细节问题上,需要中日双方据理力争和磨合,以确立可以为双方基本认可的标准;这种各退一步、各留面子的妥协做法,实际上可以为中日解决深层结构性矛盾赢得更多的时间和更大的空间。
    
     另一方面,靖国神社问题只是双方博弈的棋子,远未能反映中日关系的结构性本质;即使安倍愿意在靖国神社问题上暂时退避,也不意味着中日关系从此雨过天晴,相反一系列更为深层的矛盾可能在靖国神社问题缓解后浮上表层。
    
    中日结构性调适刚开始
    
     从政治光谱上看,安倍处于较小泉更为右翼的位置上,只不过他的手腕和风格较小泉更圆滑而已。虽然安倍最近接连发表重视改善与亚洲邻国关系的言论,但有迹象表明,改善中日关系只是安倍整体外交战略的一个筹码而已,他的外交战略不但仍将以对美外交为主轴,而且将在修改宪法和令日本成为一个外交独立、军力强盛的国家较小泉时代走得更远。
    
     未来面对一个在靖国神社等枝节问题身段更为柔软、而在实质性问题上则更为强硬的安倍,中国将有什么样的思维和策略,值得人们关注。只有在即将开始的安倍时代,中日关系才将真正进入笔者之前所说的中日关系千年历史上的首次结构性调整和双方民族心理调适。
    
     安倍时代的中日关系,可能在靖国神社问题上稍显缓和,但却可能在另一些问题上进入更为实质性的交锋,诸如涉及中国核心国家利益的台湾问题、日本修改和平宪法、日美同盟等。
    
     另外,随着靖国神社这一感性因素淡化,中日民间情绪将稍显平静;但双方民众对彼此国家和自身定位的心理调适,则将进入一个更实质性、更漫长的过程。
    
     来源:马来西亚《南洋商报》/作者:邱震海
    
     (博讯记者:胡军)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9/20060924124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