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楊鴻璽 楊中強:“9•11”反恐困境五年
(博讯2006年09月11日发表)

    
     2001年9月11日紐約世貿中心發生恐怖襲擊以來,每年的這一天都成了讓世界人民神經高度緊張的時刻
     (博讯 boxun.com)

     ● 楊鴻璽(中國當代世界研究中心)● 楊中強(濟南市曆下區黨校)(歐洲導報轉自《瞭望新聞週刊》)
    
     “911”事件已經過去整整5年時間,那一慘烈的襲擊畫面,給全世界留下了深深的創傷。然而,自此以後在世界各地不斷發生的種種恐怖襲擊事件卻給人們造成了更嚴重的心理創傷。每當又一個9月11日來臨,人們總會本能地感到緊張不安。
    
     人們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911”事件發生以來的5年,美國主導的反恐戰爭直接導致了兩場戰爭,但世界範圍內的恐怖活動不僅沒有減少,反而有越反越恐之勢,並出現許多新特點和新動向,更加防不勝防。今年7月,印度孟買發生導致數百人死亡的大規模恐怖事件;8月,英國倫敦希思羅機場發生嚴重的恐怖襲擊未遂事件,讓許多國家一度極為緊張。而最大的恐怖組織“基地”組織頭目本拉登至今逍遙法外,“基地”組織仍是心腹大患,不能不讓人憂。
    
     不穩定的高位間歇平臺期
    
     在英國、歐洲以及美國,恐怖分子本土化、高科技化趨勢,近年來明顯增強;伊拉克成為世界恐怖事件的新淵藪;塔利班和“基地”組織正在捲土重來;南亞、東南亞地區也頻發恐怖事件。從中不難發現,恐怖主義已出現了一些新特點和新動向。
    
     除繼續突出清晰強烈的政治針對性外,恐怖活動趨向擴大化、高科技化和組織嚴密化,活動高度靈活機動;恐怖主義不斷從組織上進行快速整合與演變,除原有的“基地”組織和塔利班外,在伊拉克形形色色的聖戰組織和反美國武裝等新生的反美力量層出不窮,並與伊拉克的教派和民族矛盾結合在一起,致使伊拉克安全形勢遲遲得不到改善;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組織的情報搜集和遞送能力、襲擊計畫嚴密程度繼續提高,突顯其靈活性、隱蔽性和威懾性,使襲擊針對國政府疲於防備而無法予以致命打擊,反而直接影響到其國內的民眾政治和社會權利。世界尤其是西方一些國家仍然面臨恐怖襲擊的現實危險。一旦恐怖組織掌握了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後果將不堪設想,而技術的散播在全球化的今天使之成為可能。
    
     回顧幾年來,重大恐怖事件不斷。美國全國廣播公司2004年9月報導說,三年間全球總共發生了2929起恐怖事件,僅2004年就有1709件。這其中就包括發生在西班牙的馬德里火車站爆炸,以及發生在俄羅斯的一系列恐怖事件。到了2005年,國際反恐形勢也不輕鬆,上半年恐怖主義活動一度降溫,但7月之後,在埃及、伊拉克、黎巴嫩和倫敦,恐怖爆炸頻繁發生。“77”倫敦地鐵爆炸導致70多人死亡,同月發生的埃及沙姆沙伊赫爆炸異常慘烈。
    
     令人遺憾的是,從2001年“911”事件發生後,美國極力推進反恐戰爭,國際社會為此作出種種努力,但效果令人沮喪。一方是恐怖主義,一方是霸權主義,國際社會實際面臨越反越恐的困境。幾年下來,地區與國際安全陷入長期緊張與動盪,受害的是廣大無辜的平民。比如在伊拉克,戰爭結束3年有餘,不但有超過2500名美軍士兵付出生命,更有將近4萬多伊拉克平民非正常死亡。不僅如此,由於美歐國家在軍事和技術上嚴格防範和打擊恐怖威脅,雖然恐怖事件有所控制,但公民日常生活的個人隱私和自由權利所受到的侵犯比以前明顯增多。長期生活在這樣高度緊張和防範的社會裏,使民眾的生活品質嚴重下降。
    
     5年中,恐怖與反恐怖的較量一直在繼續。而從目前的態勢看,反恐形勢實際正處於一個高位間歇平臺期。美英等國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經歷了大規模“反恐”戰爭後,已暫時無力發動新的大規模“反恐”軍事行動,激進恐怖勢力似乎是要釋放平靜期間積累的對西方不滿和憤恨。在這一階段,鑒於恐怖活動的特定土壤和群眾基礎,極端分子或恐怖分子神出鬼沒,難以鑒別和打擊。2005年倫敦恐怖襲擊和今年的恐怖未遂事件表明,歐美國家還面臨恐怖分子本土化的棘手難題。美國輿論擔心,美國社會可能會由於在反恐進程中對穆斯林的歧視和戒備而“自家孕育”出許多本土的恐怖分子,就歐洲而言,歐洲的穆斯林人口在二戰後便迅速增長,目前達1000多萬人,大致上占歐洲總人口的4%。倫敦發生的恐怖襲擊未遂事件可能繼續在西方社會尤其美英引發對穆斯林的反感和排斥。
    
     為何越反越恐
    
     首先是反恐主要發起國在反恐中並未擺脫“雙重標準”。美國在反恐鬥爭中長期以來採取實用主義政策和雙重標準。“911”以來,美國借反恐之名行霸權之實,所進行的戰爭實際助長了恐怖主義的發展。埃及、伊拉克、巴勒斯坦和黎巴嫩發生的一些所謂恐怖活動,在某種程度上實際是對西方強權和國家恐怖政策的一種反彈。美國無視巴以衝突的根源,一味偏袒以色列,指責巴方沒有約束“恐怖分子”,無視以對巴方的激進組織發起“定點清除”行動,一些外報把這類行動稱為國家恐怖主義。不久前,美更是在黎以衝突中極力偏袒以色列。美國還拒絕向中國引渡羈押的“東突”恐怖分子。這都表明,美國並未從當年培養出本拉登、薩達姆等勢力並最終受害的事例中吸取教訓。
    
     其次,國際反恐合作任重道遠,局限不少。幾年來,各國努力尋求在聯合國框架內通過反恐合作打擊恐怖主義,並在協同切斷恐怖分子資金、加強海關防範、資訊共用、引渡罪犯等方面取得一些進展。但是,許多國家和國際組織高度重視反恐怖,形式多於實質,區域性反恐合作虛多實少。各類聯合國決議執行成效有限,恐怖主義活動資金並未被徹底截斷。此外,關於恐怖主義的定義依然沒有統一標準,一國認定的恐怖分子甚至可能被另一國政府或民眾視作英雄。2005年第59屆聯合國大會檔草案沒有對恐怖主義進行政治定義,說明各方依然存在分歧。各國的反恐法律也不盡對等,中間的繁文縟節使得反恐協調面臨諸多漏洞。國際反恐合作的效果因此大打折扣。
    
     第三,一些國家未走出技術和軍事反恐誤區。恐怖主義作為一種非傳統安全威脅,是國家內部複雜矛盾的反映,必須從政治、經濟、教育、國際援助和軍火貿易控制等方面展開立體合作,逐漸消除導致恐怖主義產生的土壤。單純用軍事手段反恐,實踐證明並不成功。美國國防部曾於2005年起草了一份檔,提出美國採取先發制人核打擊行動的可能,說明美國沒有放棄依賴技術和軍事手段反恐的指導原則,並對反恐越來越失去耐心。法國媒體反思說,越是從技術層面上尋找恐怖主義的因素並用高技術嚴密防止和打擊恐怖主義,就越來越遠離、越來越少地反思導致恐怖主義的根源性問題。但美英尚未認識到從長計議、對恐怖主義進行標本兼治的必要性。
    
     再有,人為製造的“文明衝突假像”。個別西方國家某種程度上把伊斯蘭文明對立于西方文明。一些大國表面上聲稱尊重伊斯蘭文明,但骨子裏沒有改變對伊斯蘭文明的偏見,並未正確客觀看待和分析國際反恐合作中的宗教和民族因素,而是繼續謀求以西方文明核心價值弱化甚至取代伊斯蘭文明的內核。人為製造的“文明衝突假像”激發了廣泛的對立和反感情緒,為恐怖組織提供更多發展機會和土壤。輿論認為,美國亟需改變在伊拉克等一些國際問題上的政策和立場,重視穆斯林世界發出的合理訴求。
    
     布什反恐仍“癡心不改”
    
     客觀地說,在美國及其盟國的嚴厲打擊下,反美激進組織和恐怖主義勢力一定程度上遭到削弱,但全球反恐形勢難言樂觀。幾年來,布什政府付出巨大傷亡代價,耗費鉅資進行反恐,其反恐戰略在國內外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和指責。儘管布什政府在第二任期內對反恐戰略和對外政策做了調整,考慮利用多邊合作反恐和柔性外交的一面。但不過是權宜之計,不足以改變其反恐指導思想。幾年來,美國的軟實力和國際形象已受到削弱。
    
     根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9月6日公佈的一項民意調查結果,儘管美國總統布什近來反復強調伊拉克是反恐的中心戰場,但大多數美國人認為伊拉克戰爭與反恐是兩回事。美聯社的一項調查則顯示,60%的受訪者認為,伊拉克戰爭加大了對美國的恐怖威脅。美國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項調查中,45%的受訪者認為消除恐怖威脅的最好辦法是減少美國在海外的軍事存在。2/3的受訪者認為,如今美國受別國尊敬的程度不如從前,其中伊拉克戰爭是首要原因。隨著美國中期選舉臨近,布什政府在反恐問題上將面臨更多挑戰。
    
     顯然,美國的內外政策已經並將繼續受到反恐的嚴重拖累。美國在反恐方面的處境直接影響其全球戰略運籌的餘地和手段,美國在世界其他地區、其他方面戰略利益以及國內問題的處理和應對就會顧此失彼,受到不同程度影響。美國陷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意圖在伊朗、朝鮮核問題上有所作為和對潛在大國進行遏制的戰略已經有心無力,難以兼顧。未來幾年美國不得不把注意力在放在中東地區,集中應對國外反恐、保衛本土安全、推進防擴散等問題,對伊朗和敘利亞保持高壓。美國不分具體國情,一味推行美式民主、自由,進一步使自己陷於戰略被動。但是為了維護自己執政合法性和背後的利益集團,布什政府已別無選擇,只能繼續背負甚至製造更多的戰略包袱。
    
     但無論怎樣,反恐都仍將是美國政府今後2年多的戰略目標。布什政府在其有限任期內不會放棄反恐的“千秋大業”。儘管面臨巨大壓力,布什多次表示要將反恐戰爭進行到底的決心,認為防止遭到恐怖襲擊的惟一方式就是發動攻勢。9月5日,布什表示,儘管自“911”事件以來的5年中,美國本土再沒有發生過重大恐怖襲擊事件,但美國人不應放鬆警惕。事實上,布希政府在反恐戰略方面已經沒有退路,其反恐政策至多是隨著形勢有所調整,但不會改弦更張。
    
     恐怖主義是反人類的,理應受到嚴厲譴責和打擊。恐怖主義要標本兼治、綜合治理,不過,這或許還只能依賴於下屆美國政府從根本上調整政策,彌和與伊斯蘭世界的關係。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9/20060911223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