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我对国民党的质疑和期待/张鹤慈
(博讯2006年09月07日发表)

    一、

    台湾的总统选举,对一个老百姓来说,只不过是一个选择,只是从两 个总统候选人、从两大政党中选择其一。很多时候,与其说是用选票 选上谁,不如说用选票把谁选下。如果我有选举权,我一定还是把票 投给民进党,不是因为我了解并支持民进党,而是我了解国民党、厌 恶国民党。 台湾内部的情况,我了解得不多,应该是没有发言权。但两党的对大 陆的政策,我觉得自己是基本了解的。一个想依靠大陆的中国共产党 的力量,来夺回已经失去的政权的党,我是深恶痛绝的。不说那些政 客的龌龊心理,就是那些能够拿到桌面的理由,如民族大义或统一大 业吧。如果台湾岛内,已经必须依靠岛外的力量来抑止台独,那么, 是不是说台独已经是在台湾深入人心了?国民党和大陆的共产党,在 把民进党赶下台这一点上面,利益一致,相互勾结。这就是为什么我 对国民党全面加以否定的理由。 从马英九出访的风光,对比陈水扁过境的艰难,这根本不是国际社会 偏爱国民党,而是中共偏爱国民党。中共不和台湾的执政党接触,尤 其不和台湾的政府接触,就是不承认台湾是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不 承认台湾的民选政府。而国民党为了一己之利,居然和中共积极配 合。国民党也不想一想,你们争的不就是这个中共根本不承认的政权 吗? 作为台湾最大的反对党,作为在立法院占多数的政党,作为在县市政 权中在台湾占了多数的政党,居然可以和不承认自己政府的政权,眉 来眼去、勾勾搭搭,而美其名为"破冰之旅",以此作为先期工作, 然后再交给政府。一个恨不得今天就能够把民进党、陈水扁推倒的政 党,会为他人作嫁衣裳?它除了给民进党出难题,就是唯恐天下不 乱。你们帮助民进党作过什么?你们封杀议案,让政府空转,希望 民进党把国家搞得越槽越乱越好,企图用牺牲台湾利益的手法来提升 你们得回天下的成功率。作为一个为反对而反对的反对党,你们哪里 还有一点国家的概念?中共给个熊猫,给一些小恩小惠,为了统战倾 向泛绿的台湾的农民,竟然牺牲本国生活于最底层、而且无力反抗的 农民的利益。一个不关心自己属下的人民的政府为什么会关心还没有被收编的人民?你们为什么不问一个为什么? 宋楚瑜到大陆扫墓,还有被保护了的墓园可扫。可他是否知道大陆有 多少国民党的将士,是死无葬身之地吗?连战回大陆去拜祖居,还有 被维修了的家园可拜。可他是否知道有多少留在大陆的国民党人员家 破人亡?如果真的是向前看,不再提所有这些过去了的事情,我当然 不反对。但是,连、宋为什么就能够回大陆?为什么就有权向后看? 为什么就可以缅怀过去?大陆他们的特殊优惠,并不是因为这些人多 么可爱,而是可以通过他们的出卖,可以让自己夺得台湾。这类 过气老人之所有被中共欢迎,正是因为他们拥有真正的利用价值、可 以出卖台湾。马英九也承认,连战和大陆有没有公开的谈话,只有暗 箱的协议或密谋。(马英九的原话是:"在〔国民党前主席〕连战两 度访问中国时,没有被提起的部分其实比浮现的事务更重要。") 如果国民党真的是为了台湾的人民,就绝对不应该和中共在一切方面 打压民进党,就绝对不应当配合中共"不和台湾执政党接触"的政 策,堂堂正正地对中共的一切诱惑说"不"。只有在中共和台湾的政 府打交道后,国民党才可以进行什么"破冰之旅"。 中共对台湾的打压,是全面而且毫不留情的。在国际事务中,中共的 黑手处处可以看见。但在台湾的国内今天如此纷乱的局势中,为什么 独独看不见中共的黑手?中共,从政治局到对台办,从国家安全部到 总参三部,难道会不插手台湾的国内斗争?在看不见中共的黑手时, 我们就应该问一问: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在陈水扁被周围的弊案缠身时,在台湾罢免、静坐搞得热火朝天时, 中共为什么会不动声色?为什么会不抓住时机? 合理的推测是:不是中共这次没有伸出黑手,也不是中共的黑手看不 见,是中共在台湾的黑手太肆无忌惮,公开活动,使人们对它反而视 而不见了。 打击陈水扁的真真假假的爆料和媒体的真真假假的疯狂炒作,其后面 就没有中共的影子?中共的情报工作,是绝对一流的,丢了江山的 国民党,后来才知道中共特工的厉害。今天,中共对台湾的军事、政 治、社会都有着深入的了解。为了搞情报,中共是不惜血本的。中共 手里的情报,不可能都是有利予陈水扁的情报,不可能没有不利于陈 水扁的情报。中共也同样不可能不利用自己已经入手情报。特别是在 能够给陈水扁严重或致命的打击时,它一定会通过各种渠道,把这些 能够左右台湾政局的情报透露出去。它一定会利用自己的代理人、野 心家等等,煽风点火。我相信,在台湾今天的爆料中,应该有很大的 一部分是来自中共的军情机构。 所谓的爆料英雄邱毅,我现在没有根据说他和中共有什么特殊关系, 但我有理由说,中共为了提高邱毅的形象,和邱毅曾经一起演出了一 出苦肉计。 邱毅原定在北大演讲,后来被取消了。理由有二,全部不能成立。一 是中共要求取消学生提问。这真是拿天下人开玩笑。中共如果不怕演 讲人,为什么会怕自己完全可能控制的学生?让哪些学生去,让哪几 个学生发言,让哪个学生说什么──中共是如电影脚本一样,不会出 什么差错的。克林顿、布什的演讲,学生都应付自如。为什么到了一 个中共喜欢的人,中共就不能控制同样的学生听众了?第二个理由更 是莫名其妙了。是北京不可以演讲,而上海、南京可以演讲──难道 中共已经划江分治、大陆也实行了"一国两制"、需要南北两套不同的"外 宾演讲办法"了?中共煞费苦心这么做,应该是为了给邱毅漂去太多 的红色。这么笨拙的表演,不是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 二、

    我以前写过:总统身旁的弊案,乃是台湾现在的民主制度的问题,不 是陈水扁个人的问题。现在,我想详细地加以说明。 在台湾的县市长的选举中,不论是蓝是绿,都一再发生买票的事。而 在澳大利亚这些民主比较成熟的国家,这是不能想象的事。因为,在 澳大利亚,如果有人花钱买票,保证他赔本,因为,当官的好处肯定 小于贿选的投资。但台湾不论是媒体监督、法制的管理,仍然有人作 奸犯科。就是说,当官的油水完全可能大过贿选的成本,甚至还加上 风险成本。一个县市长,就可能捞到这么多的好处,总统和总统的身 边的人,当然就更加有盈利的机会。于是,大量的肖小之徒,一定会 千方百计地寻找机会。这些人,根本不会考虑是陈水扁、还是连总 统,也根本不会考虑是民进党、还是国民党。这些,就是今天台湾民 主不成熟的现象。 作为总统,不论对身边人的管教、还是对社会制度上的弊病,当然都 有不可推却的责任。但是,这绝不是陈水扁一个人的责任。作为半个 世纪的执政党的国民党,对今天台湾的现状,难道不要负起最大的责 任吗?(今天的台湾,在清廉、法制方面,比起国民党时期,已经有 了长足的进步。)作为台湾在立法院中的第一大党的主席的马英九, 就没有责任吗? 台湾和大陆在人们对政治的关心、狂热上,是有那么一些相似。之所 以会如此,是因为这里的政治和权力,和利益的关系太密切了。这不 是一个社会的常态。 三、 马英九的法制、理性是本质、还是权谋?" 3.19 "枪击案后,马英九的法制、理性在蓝营中独树一帜。作为台北市的市长,他对蓝营的 游行、示威,完全不徇私,法定时间一过,马上翻脸不认人,坚决执 法。但今天,为什么同是一个台北市市长马英九,就允许一天 24小时的抗议活动? 答案也许并不正确,但也应该是一种可能。" 3.19 "时的马英九,和今天的他同是台北市市长,但当时的马英九是国民党多个副主席当 中的一个,而今天的他已经是国民党的主席。当时,拦阻马英九进入 总统大位的,不是陈水扁,而是连战。如果,连战的抗争成功,马英 九的总统梦,可能就不会实现。今天,王金平的温和、理性,和当年 的马英九有着一些类似。 到今天为止,我对马英九是越来越失望。但愿我是错的。但愿马英九 能够再造国民党,让中国人的民主能够有一个立足地。 张鹤慈(2006-09-05 于墨尔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9/20060907075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