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震撼!!!国人糊涂!思维混沌!文化浑浊!/曾宁
(博讯2006年08月13日发表)

    曾宁更多文章请看曾宁专栏

    国人糊涂,毫无疑问,国人的糊涂堪称世界各民族之最。国人糊涂,而且盲目,盲目得糊涂,糊涂得盲目。更有奇谈怪论最甚者,“难得 糊涂”,不以糊涂为耻,反以糊涂为荣。可见,国人在专制主义的奴 役之下,人性已经扭曲到了怎样的地步?国人的人格又裂变成了什么 模样?

     糊涂,而且盲目,几成痼疾。这样的糊涂病恐怕就无药可救!那么, 难道中国人就永远也走不出民族文化的宿命? 清醒者痛苦莫名,糊涂者妙不可言。人世间的咄咄怪事,哪能不是岂 有此理? (博讯 boxun.com)

    糊里糊涂地来,糊里糊涂地去。盲目地出生,糊涂地活着,盲目又糊 涂地死去。只见人口象蝼蚁一般疯长,只见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 奴役,只见自由被扼杀、思想进了囚笼,只见被治理者被统治者们专 权,只见主宰者穷奢极欲、穷凶极恶、醉生梦死、钩心斗角,却不见 国家真正意义上的强盛,强盛到牢不可破──美国、日本、西欧各国 会因为自身内部的原因,类似中国这样多如牛毛、层出不穷的问题, 而有国破灭亡之虑吗?

    中国人的思维混沌,说《易经》是否反映了中国人思维混沌的最高成 就,可能扯得太遥远。举一现实例子即能生动、形象地说明中国人思 维的混沌。在一场体育比赛中,当人们说“中国队大胜美国队”,意 思是说“中国队是胜方,美国队败了”。但当人们说“中国队大败美 国队”,意思还是在说“中国队胜了,美国队是败方”,也就是说, 无论中国人、中国语言作怎样的表述,“中国队大胜美国队或中国队 大败美国队”,其表述的意境、逻辑、结果都是一样的,那就是“中 国队胜、美国队败”。是中国的语言文字出了毛病,还是中国人的思 维本身就是混沌?或者原因两者兼而有之。中国人的血管中含有兴奋 剂抑或是麻痹液?中国人混沌的思维是上天对国人的奖赏、厚爱抑或 是严惩不贷──一个陶醉于自我与感官的民族,不知还有没有能力清 醒的认识自己、清晰的认知世界。

    中国文化无哲学,而哲学则是思想的良心和文化的筋骨。哲学是对人 的存在及生命意义的追问,即哲学是关于求索“我是谁、谁是我、我 从何而来、我要到哪里去”等生命意义终极答案的理性学说。中国文 化中,

    ◆要嘛追求所谓的“内圣外王”,内心追求虚伪的完善,向外寻求成  为王侯,即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要嘛崇尚虚幻、缥缈的所谓自然无为,不切实际、不着现实人世的  边界;

    ◆要嘛遁入虚无空门,以出离于尘世,行回避、逃遁现实世界之实。

    中国文化怎一个“虚”字了得。在中国文化之“虚”的表象下,掩藏 着的却是赤裸裸的中国人的不平等,和中国文化对中国人生命个体的 绞杀、扼杀、封杀,一部分中国人对另一部分中国人的屠杀。可以 说,没有哲学、缺乏哲学精神的中国思想文化,是一种浑浊的文化。

    民本及民本主义,本身的含义及正确的理解应指“人民是根本、本 原”。而中国文化中的民本是“民为邦本”,即“民”是从属于 “邦”之本,而不是高居于邦之上的“根本、本原”。“民为邦本” 本身恰恰还正是对真正的民本及民本主义的否定及反动,东、西方文 化中的“民本”观形似而神不同,其实是根本对立的。这里,东、西 方文化中“民本”观念上的差异,颇有点类似现代社会政治学意义上 的“人权与主权”之间的关系及“人权是否高于主权”的论争。

    我们都知道,中国文化中的“民”,其实是中国文化、中国的统治者 从来就视为没有主体意识、没有主体精神、没有主体地位、没有主体 性质,象儿子、子女一样的“子民”,而不是“人民”──人权、个 体、主人意义、基础、前提上的集合体,“民”,“人民”。

    孔子无疑是伟大的伦理学家、大教育家。他或许算得上一个思想家, 但他肯定不是一个哲学家。他的人格可能是崇高的,他的理想姑且是 伟大的。问题是,他的政治理想在现实社会中有实现的可能吗?事实 上,一方面,他的思想一直被历代统治者、文人们篡改、利用;另一 方面,他的政治理想在现实社会中从来也没有得到实现过。难道,这 些还不足以说明中国文化、中国社会本身存在着问题吗?

    中国文化是“救世主义”的。中国的先人们,栖栖皇皇,热衷于救 世,换来的结果却是专制主义、集权主义大行其道。

    西方文化是“个人主义、自我主义”的,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西方的 自由、民主、法制、科学、理性精神等文化社会形态。西方最终走上 了文明的神圣殿堂。

    当然,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政治制度上的宪政民主,并非一定要以 其民族文化的彻底改变为必要条件,正如邻近的日本国的情况──在 保留自己民族传统文化的同时,政治制度层面上也实现了宪政民主。 中国社会的宪政民主化,不是一定要以中国传统民族文化的“西化” 为前提,但是我们自己必须首先要有一个对中国文化、中国社会清 醒、正确的评价和认识。中国良性变革局面的出现,也首先要以中国 的执政集团主观意识上、至少客观行为上把宪政民主作为要实现的目 标来追求才能成立。否则,中国的重生、新生,就只能另择它途、另 辟蹊径,这就是──

    中国,如果没有一场真正意义上的自由精神、文化启蒙、道德觉醒、 社会政治理想等的伟大革命或运动,中国就不可能会有新生。中国, 如果诞生不了一批真正意义上的无私、勇敢、眼界开阔、胸怀坦荡、 富于献身精神的理想主义者,类似美国的建国先父们那样能为国家开 创新纪元、为国家设计并实施伟大蓝图的爱国主义者,中国就不可能 获得重生。而这几乎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情,也正是笔者对中国的前 途、命运之所以持悲观态度的原因。

    中国专制主义流毒数千年而不衰,国人糊涂、思维混沌、文化浑浊, 不能不说是重要的原因之一。中国人的糊涂、思维的混沌、文化的浑 浊,正好也为中国的专制主义大开了方便之门。

    2006-08-10于贵阳

    (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8/20060813122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