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昝爱宗,敢说“皇帝没有穿新衣”,关起来!/陈树庆
(博讯2006年08月12日发表)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记得我读高中的时候,英文课本里有《皇帝的新衣(The Emperor's New Clothes)》一课,说的是一个爱慕虚荣的皇帝不仅喜欢穿新衣服,而且还热衷于向世人展示他的新装扮来“与民同乐”。几个看穿了皇帝和官僚们都沉湎于自欺欺人的歹徒,投其所好谎称能够织出世上最美丽、轻盈的布料和缝制出最时尚的服装,利用“只有笨蛋才看不出布料和服装的品质”这样一个心理圈套,结果在骗走了皇帝大量金币后,还让一丝不挂的皇帝自以为穿着最华丽衣服招摇过市大游行。当习惯于和皇帝“保持一致”的臣民们山呼“看呀,皇帝的新衣,好美丽啊!”( Everyone said, loud enough forthe others to hear: “Look at the Emperor's new clothes. They're beautiful!”)的时候,有一个小孩大声喊道“皇帝没有穿新衣(The Emperor is naked,皇帝光着身子)!”。

     当时,我就觉得这不仅是故事里的杜撰,现实生活中也有类似的事发生过,例如人民公社、大炼钢铁和大跃进三面红旗下,一方面党管舆论一片叫好“喜获丰收,亩产万斤”,另一方面饿殍遍野。彭德怀元帅在庐山会议上为民请命的《万言书》,不就是等于《皇帝的新衣》那小孩说的“皇帝没有穿新衣”吗?那小孩的结局如何,《皇帝的新衣》里没有叙述,但“谁敢横刀立马”的“惟我彭大将军”,后来却被“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及其英明领袖整得死去活来、生不如死。 (博讯 boxun.com)

     还好,正如鲁迅先生所言“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昝爱宗,就是这样一个埋头苦干的人、拼命硬干的人、为民请命的人、舍身求法的人,一个敢于大声疾呼“皇帝没有穿新衣”的人!朋友们不妨搜索一下google栏的“昝爱宗”,数万网页所显示的几乎全都是昝爱宗“埋头苦干”、“拼命硬干”、“为民请命”或“舍身求法”的内容。

     在我家中,有一本《渔民》的书,里面叙述了浙江温州洞头县北岙镇小三盘村失海渔民理性维权的艰难历程,在渔民们面临强权的一再欺压几乎走投无路之际,2003年11月,是中国海洋报记者昝爱宗先生的三篇文章《浙江失海渔民维权之路》、《涉海法律岂能成为摆设》、《提请关注我国海洋事业》为题向温家宝总理发出了公开信,最先客观报道了此事。 其意义,“横眉冷对腐官”的渔民维权领袖林炳长先生在《民告官,难于上青天》一文中表达道:“海洋报的曝光,给以权代法、镇压群众的执政中的恶棍当头一捧,挽救了即将扑灭的维权星星之火。”

     2006年8月1日,我在多家网站见到了昝爱宗《请浙江省调查并公开杭州市萧山区政府“7.29暴力拆迁教堂(注:为 在建)真相”》一文,昝爱宗先生在中共浙江省委和杭州市委大力推行“法治浙江”与“法治杭州”之际,能够勇敢地站出来披露和质问萧山区政府与“法治浙江”及“法治杭州”背道而驰的“7.29暴力拆迁教堂”行为,这不是明摆着揭露“皇帝没有穿新衣”吗?正当我暗暗担心那些大小土皇帝们恼羞成怒要对昝爱宗先生打击报复之际,2006年8月9日,昝爱宗先生《"萧山7.29事件"致杭州公安局吴鹏飞局长的紧急呼吁公开信》公开了“8月4日被贵局(杭州市公安局)网监分局传唤,电脑主机扣押,并口头要求不能离开杭州”;2006年8月11日我晚收到了杭州的中国民主党同伴池建伟先生发来的短信“独立作家昝爱宗采访披露杭州萧山7.29党山教会事件,被当局有司诬蔑散布谣言,被拘留7天,树庆你知道此事吗?”,我接下来打了几个电话问杭州其他民主党人或维权人士,他们都说:早就知道此事,应该对浙江杭州地方当局的这种“封口”行为进行谴责。

    我当时就想起了《皇帝的新衣》这个故事,想到那个敢在大众广庭下叫“皇帝没有穿新衣的人!”的小孩,如果出现在如今中国大陆的浙江杭州,是否就能幸免于被以“散布谣言”的名义拘留7天呢? 噢,对了,小孩作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是不用承担“法律责任”的,而对昝爱宗就不一样了,已经过了三十而立,早就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还敢说“皇帝没有穿新衣”,关起来!

    原来法治浙江和法治杭州,除了法治民而不法治官外,把工夫下在捂真相、封消息、堵记者上,如此而已,看来“皇帝”真的还“没有穿新衣”!

    陈树庆

    2006年8月12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8/20060812040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