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陈光诚一案:生命的抗争-----上网杂感/牧晨
(博讯2006年07月12日发表)

    近日,围绕着陈光诚一案,人们又一次看到了中共专制主义的生动表演。一个小百姓,一个盲人,只因关注被“计划生育”恶政残害的姐妹乡亲,竟被政权垄断者们视为大敌而无所不用其极地加以封锁迫害,连同其他关注者都连连遭受了典型的黑帮式袭击。人们不禁要问:中共为什么要如此穷凶极恶?
    仔细分析一下,我们可以看到,中共的“小题大作”是“有理”的:民众维权斗争的实质是什么?就是民权运动!因为五十年多来民众并没有获得过真实的权利,所以,所谓的“维权” 实质上只能是夺权斗争!不但要夺回人们的天赋人权,最终也必然要夺回人民的所有政治权利。
     有人会说,计划生育与夺权是不相干的嘛。的确,按常理,生育问题是民众的私事,与政治风马牛不相及。可是,偏偏有一个国家政府要将自己的权力范围扩大到包括裤档之内的所有领域,为此可以置民众的生命财产人格尊严于不顾,甚至还将它纳入生财之道。对此丑恶的罪行,如果听任其摆布蹂躏,岂非甘为牲畜?而中共就是要民众成为任凭宰割的牛羊,所以它绝不改弦更张,所以它会把计划生育当作一把驯服民众的利器继续使用下去,一如鞑子实行“留发不留头”的“国策”一样。 (博讯 boxun.com)

    有人说计划生育政策是必要的,因为中国人口太多了。如果此逻辑成立,中共党团员干部军警连同此项政策的赞同者大可以带头实行自己、全家、全族、全党的红色结扎甚至革命自杀,有这几千万至几亿人的“自我改造、自我牺牲”,中国人口问题应该圆满解决了。请问计划生育鼓吹者们,为何不这么干?
    为何?当然为己!共产党要共别人的产,共产党人的产决不让别人来共!共产党要别人绝户断宗,他们自己则要妻妾成群儿孙成堆!共产党要别人克己奉公公而忘私,他们自己则要假公济私化公为私!共产党的“社会主义”就是让他们永远成为社会之主,这个自封为真龙天子“执政党”的集团不但要控制所有社会财富,还要控制所有“生产力”和“生产力的生产力”!当年的希特勒创造了“优化人种”的屠杀纪录,与他相比,中共的确更“先进”得多了。
    
    广大民众作为毫无权利的弱势群体,对中共暴政所取的立场,要么是逆来顺受苟延残喘,要么是背水一战奋起抗争:民众已被逼到死角了,还有什么理由要他们继续沉默?只要还承认人之所以为人是应有尊严的,就应该站在反抗者一边!
    
    “民众”的含义,不但包括“弱势群体”,也包括了并不很弱的许多“特殊群体”。例如宗教群体、民族群体、地区群体、行业群体、社交群体等等。在良性发展的社会里,这所有的民众群体会形成“公民社会”来解决大部分社会问题。但在中国大陆,统治集团根本不允许民间有任何独立有效的社会力量,它们要垄断一切权力,就连替受害者申冤替自己叫屈的“权利”也被没收,连上告上访都成了犯罪!这种前无古人的暴政,已经把社会矛盾激化到爆炸的温度了。
    中国大陆社会矛盾的主线无疑是阶级矛盾。在执政的“官僚特权阶级”和它豢养的“官吏食禄阶级”统治下,由职业工薪阶级、自发资产阶级、流动打工阶级、自养小农阶级组成的民众群体失去了所有保障,仅靠一点靠不住的小钱维持生计,还要“识相”地表现对权势的顺从,其“社会地位”犹如现代奴隶。长此下去,中华民族的生气将比“万马齐喑”的满清时代更虚弱,什么“强国之路”皆成梦话。拯救之道,唯有“重抖擞”起来,让生命的力量冲破封锁,让自由的精神砸开铁镣,让神洲迎接革命的洗礼!
    在中国,革命早已被“异化”,以致于人们往往是以反意来理解它。例如当年的“文革”,其实是对革命的再一次反动,所以“文革”产生的一大批民运人士基本上都当过“反革命”。同样的原因,如今许多向往推翻中共的志士仁人,却不敢再提“造反”、“夺权”,似乎已默认那都是中共的专利。人们甚至不敢提及当年热衷于“巴黎公社”模式的“幼稚”,把对于民主自由真诚的追求误判为“受骗”的羞耻。他们这是中了毒;他们似乎已“汲取了文革的教训”,如今已“懂得自由民主的真谛”了,他们非常老成持重地站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城搂上,观测着大陆的山景;他们自许为裁判,剥夺了自己上场参战的权利和义务。
    相比之下,香港名人陈方安生表现得是那么简洁自然:她“只是期望实现民主选举”,“只是希望当局拿出普选时间表”。这样的“温和”姿态并没有掩盖她倾向于“颜色革命”的立场,简单的表述同样也否定了中共政权的合法性。没有人会说陈方安生是造反派,但她已经在造反了。
    所以说,许多“老民运”实在应该向陈方安生学习,学点自然大方直接了当的表达方式,抛弃那些一团浆糊的思想负担。对中国的现状,该怎么办就怎么说,用不着非得“语不惊人死不休”地提出一大堆“锦囊妙计”。也该学学陈光诚,就事论事,一针就点痛了中共的要穴。莫再把精力浪费于不着边际的“民运玄学”。
    当然,更重要的是得形成组织效应。至今几乎所有的民运组织都是徒有虚名,一旦开赛,能拉出队伍参赛的能有几个?如果真是出于公心地投身于民运,何必死抱着“童山濯濯”的小山头,披戴着“困难时期”特有的假领袖!如果就这么百来人都捏不到一起,还侈谈什么救国救民的天下大计!
    “等待戈多”只能是冷冰冰的默剧。等待中国的必然是热火朝天的革命。这次革命绝不是中共专利的残害生灵的痞子运动,这次革命必将是中华自由生命力的复苏。
    
    牧晨
    2006。7。11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7/20060712192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